[1] 唐俊逸, 余香英, 刘晋涛, 等.  广东省入海排污口分类分布特征及监督管理措施研究[J]. 海洋科学, 2021, 45(3): 51-58.
[2] 杨玉波.  闽江河口陆源入海排污口现状及氮磷排放调查[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20, 37(3): 36-40.
[3] 于丽敏, 张志锋, 林忠胜, 等.  陆源入海排污口多层次分类体系研究[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3, 30(6): 73-76.   doi: 10.3969/j.issn.1005-9857.2013.06.017
[4] 王利明, 马 蕾, 杨晓飞, 等.  渤海环境污染的治理与保护对策[J].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 2020, 38(3): 109-111.   doi: 10.3969/j.issn.1008-9500.2020.03.032
[5]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 中国近岸海域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环境保护部, 2011-2017.

[6]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 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中华人民共和国生态环境部, 2018-2020.

[7] 李欣阳, 陈 燕, 张永丰.  秦皇岛市主要陆源入海排污口污染现状评价[J]. 环境科学导刊, 2015, 34(2): 102-106.   doi: 10.3969/j.issn.1673-9655.2015.02.016
[8] 李文雯, 刘克明, 王 娜, 等.  2016年天津主要陆源入海排污口排污状况综合评价[J]. 河北渔业, 2019, (9): 43-50.
[9] 谢 轶.  辽宁省直排海污染现状分析[J]. 吉林农业, 2019, (11): 44-.
[10] 赵丽娟.  辽宁省直排海污染状况初探[J]. 现代农业研究, 2019, (5): 37-38.   doi: 10.3969/j.issn.1674-0653.2019.05.013
[11]

山东省统计局, 国家统计局山东调查总队. 山东统计年鉴[M].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1-2020.

[12]

辽宁省统计局, 国家统计局辽宁调查总队. 辽宁统计年鉴[M].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1-2020.

[13]

天津市统计局, 国家统计局天津调查总队. 天津统计年鉴[M].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1-2020.

[14]

河北省人民政府. 河北经济年鉴[M].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11-2019.

[15]

HJ 442.8-2020, 近岸海域环境监测技术规范 第八部分 直排海污染源及对近岸海域 水环境影响监测[S].

[16]

HY/T 076-2005, 陆源入海排污口及邻近海域监测技术规程[S].

[17] 福建省近岸海域环境监测站, 谢丽云, 徐洪顺.  福建省2008-2012年直排海污染源入海量浅析[J]. 海峡科学, 2013, (6): 68-69, 89.   doi: 10.3969/j.issn.1673-8683.2013.06.026
[18] 刘 念, 鹏 泰, 赵振业.  深圳陆源入海排污口现状及污染防治对策研究[J]. 环境科学与管理, 2015, 40(1): 91-93.   doi: 10.3969/j.issn.1673-1212.2015.01.024
[19]

杨 莹, 王秋莲, 韩 龙, 等. 我国近岸海域入海排污口现状及监管对策研究[C]//2020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科学技术年会论文集(第一卷). 南京: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 2020: 12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