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TOPSIS的中国不同海岛(群)发展比较研究

张坤珵 郭佩芳 侍茂崇 石洪源 杨树清

引用本文:
Citation:

基于TOPSIS的中国不同海岛(群)发展比较研究

    作者简介: 张坤珵(1990-),男,天津人,博士,从事海洋综合管理研究,E-mail:15253257767@163.com;
    通讯作者: 石洪源(1986-),男,讲师,山东滕州人,E-mail:shihongyuan1234@163.com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U1806227);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8YFB1501900);中国海洋大学资助博士研究生国(境)外联合培养项目(2018年第二批)
  • 中图分类号: P741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development of different islands (groups) in China based on TOPSIS

  • 摘要: 在海洋强国的战略下,由于海岛特殊的自然条件制约其发展,对比与其临近的陆域来说较为落后。我国海岛大多数成群地散布在各个海区,并在人类向海发展的进程中起到了桥头堡的作用,因此海岛的发展问题得到了我国各个沿海省市广泛关注。由海岛群资源供给能力、海岛群生态环境承载能力、海岛群经济发展能力和海岛群社会支持能力四个层面上选取评价指标构建评价模型。根据海岛群所处海区、与大陆联通程度、海岛气候类型及数据可获取性等方面考虑选取长岛岛群、南澳岛岛群及涠洲岛岛群进行海岛群发展水平评价,并对结果进行比较分析。最终评价结果长岛岛群发展水平优于南澳岛岛群和涠洲岛岛群,分析可得海岛群基础设施条件的完善程度、海岛旅游的发展水平的高低、保护海岛生态环境的力度大小和当地政府对海岛的重视程度是促进海岛地区快速发展的主要因素。
  • 图 1  海岛群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框架

    Figure 1.  Island group development level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framework

    图 2  南澳岛岛群区位图

    Figure 2.  Nanao island group location map

    图 3  长岛岛群区位图

    Figure 3.  Long island island group location map

    图 4  涠洲岛岛群区位图

    Figure 4.  Weizhou island group location map

    表 1  海岛群发展水平综合评价指标体系

    Table 1.  Island development level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类型编号指标指标方向权重
    资源供给能力A(0.2876)A1人均年供水量/t+0.0332
    A2人均年供电量/kw·h+0.0317
    A3人均海岛面积/m2+0.0248
    A4海岛岸线系数/km·km−2+0.0208
    A5人均农、渔产品产量/t+0.0197
    A6人均货物吞吐量/t+0.0253
    A7人均日新能源发电量/Kw·h+0.0245
    A8人均日海水淡化能力/t+0.0226
    A910米等深线距岸最近距离/km0.0283
    A10人均潮间带面积/m2+0.0306
    A11海域平均波高/m0.0261
    生态环境承载能力B(0.2762)B1海岛周边海水水质达标率/(%)+0.0226
    B2空气质量良好比例/(%)+0.0238
    B3海岛垃圾无害处理率/(%)+0.0235
    B4人均海洋灾害损失/104 RMB0.0275
    B5影响与登陆台风、风暴潮次数0.0219
    B6赤潮发生次数0.0213
    B7海岛植被覆盖率/(%)+0.0278
    B8离岸距离/km0.0238
    B9大雾日比例/(%)0.0267
    B10浮游植物生物多样性指数+0.0283
    B11浮游动物生物多样性指数+0.0290
    经济发展能力C(0.2679)C1海岛城镇化率/(%)+0.0248
    C2人均GDP/104 RMB+0.0283
    C3GDP增长率/(%)+0.0253
    C4第三产业比重/(%)+0.0277
    C5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104 RMB+0.0236
    C6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0.0213
    C7人均可支配收入/104 RMB+0.0223
    C8可支配收入增长率/(%)+0.0214
    C9人均旅游收入/104 RMB+0.0283
    C10旅游收入增长率/(%)+0.0265
    C11登岛交通成本/RMB0.0184
    社会支持能力D(0.1683)D1万人教育从业者人数+0.0235
    D2万人医疗从业者人数+0.0243
    D3万人病床数+0.0237
    D4人口自然增长率/(%)+0.0198
    D5人均社会保险救助金额/103 RMB+0.0205
    D6所属市级行政区高校数量+0.0183
    D7星级酒店数量+0.0193
    D8恩格尔系数/(%)0.0189
    注:“+”为效益指标,“−”为支出型指标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海岛发展水平综合评价结果

    Table 2.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results of island development level

    项目名称资源供给能力CiA生态环境承载能力CiB经济发展能力CiC社会支持能力CiD综合发展水平Ci
    长岛岛群0.60000.58060.42590.57660.5496
    南澳岛岛群0.46800.61770.34610.42550.4728
    涠洲岛岛群0.25320.47960.66960.47520.4553
    下载: 导出CSV
  • [1] 国家海洋局. 2016年海岛统计调查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7.
    [2] 王小龙. 海岛生态系统风险评价方法及应用研究[D]. 青岛: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海洋研究所), 2006.
    [3]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合国发布《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订版报告[EB/OL]. [2017-06-30]. http://www.cssn.cn/gj/gj_gjzl/gj_sdgc/201706/t20170630_3565264.shtml.
    [4] YOON K S, HWANG C L. Manufacturing plant location analysis by multiple attribute decision making: part I-Single-plant strategy[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1985, 23(2): 345-359. doi: 10.1080/00207548508904712
    [5] 陈梅英, 郑荣宝, 吴大放. 基于TOPSIS与PSR结合的城市土地集约利用水平综合评价-以广州市花都区为例[J]. 热带地理, 2010, 30(3): 227-231, 254.
    [6] OKOLI C, PAWLOWSKI S D. The Delphi method as a research tool: an example, design considerations and applications[J]. Information & Management, 2004, 42(1): 15-29.
    [7] SAATY T L. How to make a decision: the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J].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1990, 48(1): 9-26. doi: 10.1016/0377-2217(90)90057-I
    [8] 孙 伟. 层次分析法应用研究[J]. 市场研究, 2008, (12): 35-39.
    [9] MORTEZA Z, REZA F M, SEDDIQ M M, et al. Selection of the optimal tourism site using the ANP and fuzzy TOPSIS in the framework of Integrated Coastal Zone Management: a case of Qeshm Island[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16, 130: 179-187.
    [10] 徐文斌, 郭灿文, 王 晶, 等. 基于熵权TOPSIS模型的海岛地区资源环境承载力研究——以舟山普陀区、定海区为例[J]. 海洋通报, 2018, 37(1): 9-16.
    [11] 孙兆明, 李树超. 海岛县可持续发展综合评价研究——以长岛为例[J]. 海洋环境科学, 2012, 31(6): 872-876.
    [12] 席小慧, 赵东洋, 刘 明, 等. 基于综合评价模型的辽宁海岛开发潜力研究[J]. 海洋湖沼通报, 2018, (1): 46-51.
    [13] 叶祖超, 孙 燕, 高劲松, 等. 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适宜性评价——以防城港市六墩岛为例[J].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6): 843-848, 856.
    [14] MAVROMMATI G, RICHARDSON C. Experts' evaluation of concepts of ecologically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pplied to coastal ecosystems[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12, 69: 27-34.
    [15] 祁 毓, 陈建伟, 李万新, 等. 生态环境治理、经济发展与公共服务供给——来自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及其转移支付的准实验证据[J]. 管理世界, 2019, 35(1): 115-134. doi: 10.3969/j.issn.1002-5502.2019.01.008
    [16] 孔 昊, 杨 薇. 气候变化背景下海岛生态环境脆弱性分析及其应对措施——以南澳岛为例[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6, 33(10): 72-77.
    [17] 长岛县人民政府. 长岛概况[EB/OL]. 2019[2019-03-06]. http://www.changdao.gov.cn/col/col6411/index.html.
    [18] 中国新闻网. 广西北海涠洲岛打造国际休闲度假旅游岛[EB/OL]. 2013[2013-01-23]. http://www.chinanews.com/df/2013/01-23/4514925.shtml.
    [19] 生态涠洲. 植物多样性[EB/OL]. 2012[2012-09-22]. http://www.weizhouisland.com.cn/newsinfo_8_90.html.
  • [1] 高强刘韬王妍丁初晨 . 海洋生态经济系统协调发展评价研究——以海南省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3
    [2] 陈琛马毅胡亚斌张靖宇 . 一种自适应学习率的卷积神经网络模型及应用——以滨海湿地遥感分类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21
    [3] 王燕王艳洁赵仕兰王震姚子伟 . 海水中溶解态总氮测定方法比对及影响因素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25
    [4] 崔丽娜徐韧 . 两台多参数水质仪在线监测比对结果分析及方法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23
    [5] 卢霞范礼强包诗玉卢高丽费鲜芸 . 海州湾连岛周边海域沉积物重金属污染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011
    [6] 刘洪艳覃海华王珊 . 海洋沉积物中一株铁还原细菌ZQ21异化还原Fe(Ⅲ)性质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04
    [7] 吕宝一陈良龙罗婉琳田雯李静张迪陈晓菲 . 江苏某拆船厂船舶压载水舱沉积物重金属形态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0
  • 加载中
图(4)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04
  • HTML全文浏览量:  188
  • PDF下载量:  1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4-08
  • 录用日期:  2019-06-05
  • 网络出版日期:  2019-12-10

基于TOPSIS的中国不同海岛(群)发展比较研究

    作者简介:张坤珵(1990-),男,天津人,博士,从事海洋综合管理研究,E-mail:15253257767@163.com
    通讯作者: 石洪源(1986-),男,讲师,山东滕州人,E-mail:shihongyuan1234@163.com
  • 1. 中国海洋大学 海洋与大气学院,山东 青岛 266001
  • 2. 鲁东大学 土木工程学院,山东 烟台 264025
  • 3. 伍伦贡大学 土木、采矿及环境工程学院,澳大利亚 伍伦贡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U1806227);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8YFB1501900);中国海洋大学资助博士研究生国(境)外联合培养项目(2018年第二批)

摘要: 在海洋强国的战略下,由于海岛特殊的自然条件制约其发展,对比与其临近的陆域来说较为落后。我国海岛大多数成群地散布在各个海区,并在人类向海发展的进程中起到了桥头堡的作用,因此海岛的发展问题得到了我国各个沿海省市广泛关注。由海岛群资源供给能力、海岛群生态环境承载能力、海岛群经济发展能力和海岛群社会支持能力四个层面上选取评价指标构建评价模型。根据海岛群所处海区、与大陆联通程度、海岛气候类型及数据可获取性等方面考虑选取长岛岛群、南澳岛岛群及涠洲岛岛群进行海岛群发展水平评价,并对结果进行比较分析。最终评价结果长岛岛群发展水平优于南澳岛岛群和涠洲岛岛群,分析可得海岛群基础设施条件的完善程度、海岛旅游的发展水平的高低、保护海岛生态环境的力度大小和当地政府对海岛的重视程度是促进海岛地区快速发展的主要因素。

English Abstract

  • 我国属于海洋大国,海岛数量众多,海岛资源极其丰富,共有海岛1.1万多个,海岛总面积约为7.7 km2[1]。面积大于500 m2的海岛就有6961个(不包括香港183个海岛、澳门的3个海岛、海南岛及台湾224个海岛)。岛屿岸线长度大于14000 km,其中无居民海岛约为6528个,有常住居民的海岛仅有433个,占6.22%,常住人口约4000万[2]。海岛往往不是孤立存在的,大多数海岛都是伴生的,所以我们通过海岛(群)来统称一个海岛地区。

    2017年6月联合国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对世界人口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与展望[3]该报告显示:世界人口在2017年达到了76亿,根据这个增长速度预计在2030年将达到86亿,2050年接近100亿。地球的陆地资源仅占约29%,剩余的71%均为海洋。想要探索、认识、建设、发展海洋,分布在辽阔海域上的众多海岛就成为人类向海发展的桥头堡。

    • TOPSIS(technique for order preference by similarity to an ideal solution)评价方法是C.L.Hwang和K.Yoon[4]于1981年首次提出,TOPSIS法根据有限个评价对象与理想化目标的接近程度进行排序的方法,是在现有对象中进行相对优劣程度的评价。TOPSIS模型是系统工程领域常用的决策技术,又称为逼近理想解排序法,其中最优解的各项指标都达到各评价指标的最优值[5]

      本文采取德尔菲法与层次分析法相结合的方法对评价指标赋权[6-8]。将二者结合进行评估不仅可以充分利用专家经验进行定性分析,还可以对其发展现状进行定量评估,真正做到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

    • 将初始评价矩阵设为:

      式中:X为海岛(群)发展水平初始评价矩阵;$X_{{{ij}}}^{}$为第j个海岛(群)的第i个指标的初始数据值,${{i}} = 1,2, \ldots \ldots m$m为评价指标数;${{j}} = 1,2, \ldots \ldots $$ {{n}}$n为不同海岛群。

      要得到标准化评价矩阵,需要通过采取归一化方法:

      式中:$i = 1,2, \cdot \cdot \cdot m,\,j = 1,2, \cdot \cdot \cdot n$,得到的标准化矩阵$X_{_{i,j}}^* \in [0,1]$,且不会破坏数据间的相对比例关系。

      通过原始数据得到归一化矩阵${X^{\rm{*}}}$

      在海岛开发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权重确定之后,可以得到规范化评价矩阵$Y$[9]

    • 将模型的评价指标分为正向指标${{Y}}_{{{ij}}}^ + $和负向指标${{Y}}_{{{ij}}}^{\rm{ - }}$,其中正向指标为对海岛发展有益的指标,负向指标为限制海岛开发的指标。将${Y^ + }$设为评价数据中第i个指标在第j个海岛的正理想解,在各个指标中选取正向指标${{Y}}_{{{ij}}}^ + $的最大值及负向指标${{Y}}_{{{ij}}}^{\rm{ - }}$的最小值;将${Y^ - }$设为评价数据中第i个指标在第j个海岛的负理想解,在各个指标中选取正向指标${{Y}}_{{{ij}}}^ + $的最小值及负向指标${{Y}}_{{{ij}}}^{\rm{ - }}$的最大值。

      式中:$ i = 1,2, \cdot \cdot \cdot m,\,j = 1,2, \cdot \cdot \cdot n$

    • 规范指标数据与正负理想解的距离计算采用的是欧几里得度量计算公式。将$D_{{i}}^ + $设为第i个指标与$Y_{{i}}^ + ({{i}} = 1,2, \ldots \ldots {\rm{m}})$的距离,即与正理想解的距离;$D_{{i}}^{\rm{ - }}$设为第i个指标与$Y_{{i}}^{\rm{ - }}({{i}} = 1,2, \ldots \ldots {\rm{m}})$的距离,即与负理想解的距离,相应的计算公式为:

      式中:$y_{{{ij}}}^{}$为第j个海岛的第i个指标加权规范化后的标准值,$y_{{i}}^ + $$y_{{i}}^ - $的正负理想解。

      贴近度指的是评价对象与理想解的贴近水平,以$C_{{i}}^{}$来表示,计算方式如下:

      式中:$C_{{i}}^{}$的取值介于0和1之间,$C_{{i}}^{}$的值越接近于1代表海岛(群)发展水平较高,$C_{{i}}^{}$的值越接近于0则代表海岛(群)发展水平较低。

    • 尽管国内外对海岛发展进行了大量研究,已经建立了许多关于海岛发展评价的指标体系和模型方法:如徐文斌等[10]设计的海岛资源环境承载力模型,孙兆明等[11]设计的海岛可持续发展综合评价模型,席小慧等[12]设计的海岛开发潜力评价模型及叶祖超等[13]设计的无居民海岛开发适宜性评价等。本文以人与自然可持续发展为基本指导理论,借鉴陆域地区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结合海岛(群)具体的特征,从资源供给能力、生态环境承载能力、经济发展能力和社会支持能力四个方面构建海岛(群)综合发展水平高低的指标体系。

    • 对于区域性发展问题,国内外学者开展了深入研究,建立了许多成熟的评价模型[14]。人口、资源、环境、发展与管理决策五位一体的综合是可持续发展战略实施的基本核心,本文以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理论为指导[15],通过海岛群资源供给能力、海岛群生态环境承载能力、海岛群经济发展能力和海岛群社会支持能力四个层面选取评价指标,建立海岛发展水平的评价指标体系(图1)。

      图  1  海岛群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框架

      Figure 1.  Island group development level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framework

      本研究制定了一套《海岛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调查问卷》,分为制定具体评价指标的调查问卷和确定指标权重值的层次分析法调查问卷,向国内从事海岛研究方面的专家展开问卷调查。通过对50份具体指标调查问卷的回收、整理、统计与计算,由47个评价指标剔除掉6个专家们普遍认为不重要的指标(如海岛农作物产量、海岛海域面积、接待游客数量等),从而最终确定了海岛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根据50份海岛综合发展水平层次分析法调查问卷的反馈结果计算对应指标权重(见表1)。专家们普遍认为在海岛资源供给能力中的水、电等基础性资源的供应能力;在海岛生态环境承载能力中的生物多样性指数、植被覆盖率及海洋灾害损失;在海岛经济发展能力中的旅游收入和第三产业比重;在海岛社会支持能力中的医疗、教育从业者人数等指标受到了被调查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普遍认为是海岛综合发展水平的主要影响指标。

      类型编号指标指标方向权重
      资源供给能力A(0.2876)A1人均年供水量/t+0.0332
      A2人均年供电量/kw·h+0.0317
      A3人均海岛面积/m2+0.0248
      A4海岛岸线系数/km·km−2+0.0208
      A5人均农、渔产品产量/t+0.0197
      A6人均货物吞吐量/t+0.0253
      A7人均日新能源发电量/Kw·h+0.0245
      A8人均日海水淡化能力/t+0.0226
      A910米等深线距岸最近距离/km0.0283
      A10人均潮间带面积/m2+0.0306
      A11海域平均波高/m0.0261
      生态环境承载能力B(0.2762)B1海岛周边海水水质达标率/(%)+0.0226
      B2空气质量良好比例/(%)+0.0238
      B3海岛垃圾无害处理率/(%)+0.0235
      B4人均海洋灾害损失/104 RMB0.0275
      B5影响与登陆台风、风暴潮次数0.0219
      B6赤潮发生次数0.0213
      B7海岛植被覆盖率/(%)+0.0278
      B8离岸距离/km0.0238
      B9大雾日比例/(%)0.0267
      B10浮游植物生物多样性指数+0.0283
      B11浮游动物生物多样性指数+0.0290
      经济发展能力C(0.2679)C1海岛城镇化率/(%)+0.0248
      C2人均GDP/104 RMB+0.0283
      C3GDP增长率/(%)+0.0253
      C4第三产业比重/(%)+0.0277
      C5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104 RMB+0.0236
      C6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0.0213
      C7人均可支配收入/104 RMB+0.0223
      C8可支配收入增长率/(%)+0.0214
      C9人均旅游收入/104 RMB+0.0283
      C10旅游收入增长率/(%)+0.0265
      C11登岛交通成本/RMB0.0184
      社会支持能力D(0.1683)D1万人教育从业者人数+0.0235
      D2万人医疗从业者人数+0.0243
      D3万人病床数+0.0237
      D4人口自然增长率/(%)+0.0198
      D5人均社会保险救助金额/103 RMB+0.0205
      D6所属市级行政区高校数量+0.0183
      D7星级酒店数量+0.0193
      D8恩格尔系数/(%)0.0189
      注:“+”为效益指标,“−”为支出型指标

      表 1  海岛群发展水平综合评价指标体系

      Table 1.  Island development level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评价指标体系中的具体数据基本来源于2017年有关地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统计公报、相关海域海岛调查统计资料、相关省份海洋灾害统计公报、地方志及相关专家学者的研究论文的研究资料等。

    • 本论文根据海岛群气候条件、所属海域和离岸远近的不同及所需评价资料的可获取性,由北至南分别选取位于渤海黄海交界处,属于温带季风性气候类型,离岸距离较近的长岛岛群;位于东海与南海交界处,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气候类型且建有南澳大桥的南澳岛群及位于南海,属于热带季风性气候类型,离岸距离较远的涠洲岛群进行比较研究。

    • 南澳岛岛群由凤屿、案屿、猎屿、赤屿、乌屿及燕岩礁、鸟礁等大小37个岛屿组成。南澳岛群属于广东省汕头市南澳县管辖,主岛面积110.89 km2,海域面积4600 km2,海岸线长约77 km,建有南澳岛国家森林公园。海岛地形以丘陵为主,东、西部为宽而突起的丘陵低山,中部为狭小的海积平地,平地面积仅占总面积的6.4%[16]。据统计,2017年南澳县共有常住人口7.62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1848万元,同比增长7.1%。

      图  2  南澳岛岛群区位图

      Figure 2.  Nanao island group location map

    • 长岛岛群由大黑山岛、小黑山岛、北长山岛、南长山岛、南砣子岛、羊砣子岛及牛驼子岛等32个岛屿组成。长岛岛群属于山东省烟台市长岛县管辖海岛面积53.17 km2,海岸线长146.14 m。有南长山岛、北长山岛、小长山岛、大长山岛等岛屿组成,有较为丰富的自然人文景观。长岛岛群年平均气温11.9 ℃,年平均降水量为560 mm[17]。长岛岛群内地形属低山丘陵区,海岛滨海地区有小面积平原,最高海拔202.8 m,最低海拔7.2 m。长岛岛群四面环海,具有丰富的风能资源,全年有效风能时间高达2300 h,是中国三大风场之一。2017共有常住人口4.17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71.4亿元,同比增长2.7%。

      图  3  长岛岛群区位图

      Figure 3.  Long island island group location map

    • 涠洲岛岛群主要由斜阳岛和涠洲岛本岛组成,隶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政府管辖,与北海市的最近距离约38 km[18]。岛体最高海拔79 m,是广西省最大的海岛和中国最大的火山岛,并且是我国地质年龄最短的火山岛。2017年涠洲岛常住人口1.71万,全年生产总值约24.88亿元,其中旅游总收入约23.5亿元,同比增长10.7%。

      图  4  涠洲岛岛群区位图

      Figure 4.  Weizhou island group location map

      涠洲岛海岸线长约36.6 km,具有天然良港和宽阔平潭的沙质海滩资源,且其所处的北部湾是我国的四大渔场之一。涠洲岛年平均气温23 ℃,终年无霜,年平均降水量1297 mm,干湿季节明显,6-9月为雨季[19]

    • 利用TOPSIS模型,对长岛、南澳岛及涠洲岛的发展水平评价结果见表3。我们可以发现:自然条件最好的南澳岛岛群的最终评价结果(0.4728)却不如长岛岛群(0.5496),且仅仅略高于本身自然条件远远不如自己的涠洲岛(0.4553)的评价结果。

      项目名称资源供给能力CiA生态环境承载能力CiB经济发展能力CiC社会支持能力CiD综合发展水平Ci
      长岛岛群0.60000.58060.42590.57660.5496
      南澳岛岛群0.46800.61770.34610.42550.4728
      涠洲岛岛群0.25320.47960.66960.47520.4553

      表 2  海岛发展水平综合评价结果

      Table 2.  Comprehensive evaluation results of island development level

      长岛岛群的资源供给能力评价结果(0.6000)优于南澳岛岛群(0.4680)和涠洲岛岛群(0.2532)的评价结果。资源供给能力的大小直接决定着海岛群发展效果好坏,是海岛得以发展的前提条件和基础保障。在11项评价指标中,长岛在人均年用电量、海岛岸线系数、人均农渔产品产量、人均货物吞吐量、人均新能源发电量及人均日海水淡化能力这6个正向评价指标的数据值都位于三个海岛群的首位。尤其是长岛岛群的海岛岸线系数分别是南澳和涠洲的4.1、2.3倍;长岛岛群的人均农、渔产品产量分别是南澳、涠洲的3.9、2.9倍;长岛岛群的人均货物吞吐量分别是南澳、涠洲的8.9、6.2倍;且长岛岛群是其中唯一具有成熟海水淡化技术而为海岛地区供应淡水资源的海岛。所以长岛岛群资源供给能力最终的评价结果是南澳岛和涠洲岛1.282、2.370倍,长岛岛群较为完善的资源供给能力为长岛的整体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南澳岛群的生态环境承载能力评价结果(0.6177)优于长岛岛群(0.5806)和涠洲岛岛群(0.4796)的评价结果。生态环境承载能力的大小直接决定着海岛群生态环境质量及其综合发展效果的好坏,是评价海岛群发展水平的重要条件,海岛群生态环境的好坏也是其发展水平的主要限制性影响因素。2017年南澳岛生态环境承载能力的最终评价结果是长岛和涠洲岛的1.064、1.288倍。究其原因,在11个具体指标中,南澳岛群在空气质量良好率、垃圾无害化处理率、海洋灾害影响次数、植被覆盖率、大雾日比例及浮游植物生物多样性指数的数据值都优于长岛岛群和涠洲岛群。2017年南澳岛岛群没有受到台风及赤潮等海洋灾害影响;植被覆盖率分别是长岛、涠洲岛群的2.04、1.12倍;大雾日比例是长岛和涠洲岛群的0.38、0.51;浮游植物生物多样性指数分别是长岛和涠洲岛群的1.53、1.28倍。南澳岛岛群较强的生态环境承载能力使得海岛发展水平得以与生态环境状况共同提升,做到海岛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海岛开发利用还是以生态环境保护优先,但良好的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可以使海岛发展的脚步不至于减缓。

    • 涠洲岛岛群经济发展能力评价结果(0.6696)优于长岛岛群(0.4259)和南澳岛群(0.3461)的评价结果。经济发展能力的好坏决定着海岛群经济发展的现状和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并直接关系到海岛群综合发展水平的高低,海岛经济的发展也是海洋经济发展的主要任务之一。2017年涠洲岛群的经济发展能力的最终评价结果是长岛1.571倍,是南澳的1.935倍。其原因在于:在这11个指标中,GDP增长率、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可支配收入增长率、人均旅游收入、涠洲岛旅游收入增长率等5个指标的具体数据值皆为于首位。尤其是涠洲岛群的GDP增长率是长岛和南澳的3.96和1.51倍;涠洲岛群的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是长岛和南澳的5.13和4.19倍;涠洲岛的人均旅游收入是长岛和南澳的1.35和6.12倍;特别是,涠洲岛的旅游收入增长率是长岛的25.65倍,是南澳岛的15.44倍。涠洲岛较强的经济发展能力是使得涠洲岛发展水平得以提高的首要驱动力,涠洲岛既拥有较好的经济基础也有较强的发展动力。

    • 长岛岛群的社会支持能力评价结果(0.5766)优于涠洲岛岛群(0.4752)和南澳岛岛群(0.4255)的评价结果。海岛群社会支持能力对其开发水平提升的帮助充分与否直接关系到海岛群发展效果的好坏,社会支持能力也是其发展的内在动力,其完善程度还可以表征着海岛的发展水平。2017年三个海岛群的社会支持能力评价结果较为接近,评价结果最好的长岛是涠洲岛的1.213倍,是南澳岛的1.355倍。在8个指标中,长岛岛群的万人教育从业者人数、万人医疗从业者人数、万人病床数、人均社保救助金额及周边高等院校数量均排在三个海岛中的第一位。长岛万人教育从业者人数是南澳的1.14倍,是涠洲的9.34倍;长岛万人医疗从业者人数和万人病床数是南澳的2.26倍和3.05倍,是涠洲的1.18倍和1.13倍;长岛所属市级行政区高校数量是南澳的2.14倍,是涠洲的3.75倍。社会支持能力是海岛群得以发展的基础保障和内在动力。

    • 南澳岛岛群在三个岛群中具有最广阔的岛陆面积和最多的人口,各项自然资源也十分丰富,但根据上文可知2017年海岛综合发展水平评价结果不大理想仅为0.4728。究其原因,在海岛资源供给能力方面由于供水、供电条件及货运吞吐量等条件欠缺,导致海岛发展的迟滞;在海岛生态环境承载能力方面,南澳县评价结果高居第一,但其所处海区自然灾害频发,存在隐患;就海岛经济发展能力而言,在三个岛群中评价结果最低且南澳岛岛群的人均GDP和人均旅游收入都远逊于另外两个岛群;社会支持能力方面由于其较弱的医疗水平导致其评价结果也是三个岛群中的最低值。

      提升南澳岛岛群综合发展水平首先要保障更加充足的水、电供给并改善海岛交通条件,增强登岛便捷性。随着南澳大桥的开通,南澳岛岛群的交通条件得到了较大的提升,我们应该学习长岛岛群应用适宜PPP项目提升海岛水、电等资源供给能力及修建养老院、供暖设施等民心工程提升社会支持能力。其次,在进行海岛开发的各方面工作时都要注意到对海岛生态环境的保护,与此同时加强防灾减灾工作的力度,避免台风、海啸、赤潮等自然灾害对南澳岛综合发展水平的提升造成阻碍。第三,加强南澳岛群海岛经济的发展,重点发展高端海岛旅游业、休闲渔业等绿色产业,尽可能在不破坏海岛生态环境的情况下实现可持续发展。南澳岛所属的广东省属于我国的海洋经济强省,通过岛陆联动发展借助广东省优势资源的带动作用重点促进南澳岛岛群经济发展。最后,通过增加南澳岛群医疗从业者人数并改善其医疗基础设施的条件增强该岛群社会支持能力,实现岛群综合发展水平的提升。

    • 长岛岛群的综合发展水平评价结果在三个岛群中高居首位,但其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在海岛资源供给能力方面,海岛群的供水量需要提升;在海岛生态环境承载能力方面,植被覆盖率及生物多样性均急需提升;在海岛经济发展能力方面,GDP增长率、人均固定资产投资额及城镇化率都需要有所提升;在海岛社会支持能力方面,需要注意人口自然增长率的问题。

      提升长岛岛群综合发展水平,首先要进一步加强海岛供水设施的建设,提高长岛岛群供水能力,可以通过适当地发展海水淡化等设施来实现。其次,长岛岛群在开发的同时需要注重对海岛生态环境的保护,岛群的经济发展能力与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呈负相关的关系,同时恶化的海岛生态环境又会制约海岛经济的发展,鉴于长岛岛群已经建立生态环境保护区来进行生态环境修复,在日后的长岛开发利用工作中要以生态优先为第一原则。第三,长岛岛群GDP增长率及固定资产投资额均出现了增长减缓的趋势,急需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尽可能着力发展对于岛群生态环境影响较小的休闲旅游业、休闲渔业等开发模式助力长岛岛群经济发展。最后,尽可能完善海岛基础设施,提高长岛地区对各类人才生存发展的吸引力,促进海岛地区人口结构趋于优化,获得更强的发展动力。

    • 通过评价模型可以看出涠洲岛的经济发展能力评分最高,但受困于其自然条件的局限性,其综合发展水平评价结果还是三个岛群中最低的。就岛群资源供给能力而言,海岛供电量及货运吞吐量较低;就岛群生态环境承载能力而言,其离岸距离较远,登岛便捷性较低,自然生态环境较为脆弱;就岛群经济发展能力而言,其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低于另外两个岛群且其登岛成本数倍于另外两个岛群;就岛群社会支持能力而言,其教育从业者人数及社保救助金额均较低。

      提升涠洲岛岛群综合发展水平,首先要选择适宜的模式着力提升涠洲岛群的供电能力,改善涠洲岛岛群的通航条件,增强物资补给和登岛便利性的同时减低登岛成本同时促进海岛经济的发展。其次,鉴于涠洲岛群的生态脆弱性,在其经济发展的同时要选择适宜的产业,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的同时保持其优质的岛群生态环境。加之于降低的登岛成本,可以为经济发展增加新的活力并吸引更多的投资促进岛群持续向好发展。最后,建立健全社保体系,增加社保资金投入,吸引一定人数的优质教育从业者扎根涠洲岛岛群,助力海岛发展可持续稳定发展。

    • (1)本文通过TOPSIS海岛(群)综合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对具有不同气候类型,且分属于不同海区的长岛岛群、南澳岛群及涠洲岛群进行海岛综合发展水平对比评价。评价结果为长岛岛群(0.5496)最优,其次为南澳岛群(0.4728),涠洲岛群(0.4553)评价结果最低。通过三个海岛群在资源供给能力、自然生态环境承载能力、经济发展能力及社会支持能力四个方面分析三个海岛群在发展中存在的具体问题,分析并提出提高海岛群综合发展水平的对策建议。 (2)长岛岛群应该以生态环境保护优先,促进生态旅游业的发展,同时继续改善得到一定程度发展的海岛基础设施条件;南澳岛岛群应该着力于海岛经济发展工作,选取适宜的模式提高海岛群的供水供电能力,与此同时加强海岛环境保护及防灾减灾工作力度;涠洲岛岛群应该加强涠洲岛的供电及海岛交通条件,完善社会保险体系、教育及医疗保障能力,加强对人才的吸引力,选择适宜的海岛旅游业,在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力的同时加强对涠洲岛岛群生态环境的保护。

参考文献 (19)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