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分布特征及污染状况

胡超魁 李楠 吴金浩 赵海勃 王召会

引用本文:
Citation:

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分布特征及污染状况

    作者简介: 胡超魁(1986-),男,辽宁凌源人,硕士,助理研究员,从事海洋环境调查与测绘技术研究,E-mail:hkyhck@163.com;
    通讯作者: 王召会(1981-),男,硕士,副研究员,从事海洋环境监测调查与评价研究,E-mail:king3708@163.com
  • 基金项目: 辽宁省重点研发计划项目(2018228004);辽宁省海洋与渔业科研项目(201828,201824)
  • 中图分类号: S913

Distribution character and pollution statu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in sediment in Liaodong Bay inshore sea areas

  • 摘要: 利用2015-2017年海洋环境监测数据,对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时空分布状况进行阐述,对其污染状况进行分析,对其污染来源进行讨论。研究结果表明,2015-2017年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1.5×10-6~2790.0×10-6,中位值为62.7×10-6。2015-2017年辽东湾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总中位值大小顺序(前三位)为港口航运区>保留区>农渔业区。2015-2017年辽东湾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站位总超标率大小顺序(前四位)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保留区>农渔业区>港口航运区。石油类主要产生于港口航运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沿岸、保留区沿岸、农渔业区等生产活动较为频繁的区域。
  • 图 1  站位分布

    Figure 1.  Sampling locations

    图 2  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分布频数

    Figure 2.  Frequency histogram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in sediment

    图 3  沉积物石油类污染指数散点分布

    Figure 3.  Dispersion distribution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pollution index in sediment

    表 1  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统计结果

    Table 1.  Statistical result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content in sediment

    监测时间样品数/个含量范围/×10−6均值/×10−6中位值/×10−6标准差/×10−6
    20151364.2~1620.0151.256.2249.2
    20161061.5~2750.0162.768.1337.3
    20171163.6~2790.0155.468.3490.0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海洋功能区沉积物石油类含量

    Table 2.  The petroleum hydrocarbon contents in the sediment of marine functional zoning

    功能区2015年2016年2017年总中位值/×10−6
    数量/个含量范围中位值/×10−6数量/个含量范围中位值/×10−6数量/个含量范围中位值/×10−6
    港口航运区316.7~1620.0
    239.4
    431.5~2750.0
    94.3
    2614.1~1240.0
    104.5
    100.2
    保留区274.2~424.5
    99.3
    274.2~1036.0
    27.0
    2712.4~2790.0
    77.2
    77.2
    矿产与能源区116.90271.6~74.7
    73.2
    71.6
    农渔业区376.5~516.0
    31.7
    221.5~643.0
    76.2
    393.6~371.0
    52.8
    53.5
    海洋保护区224.4~454.0
    41.6
    49.3~69.7
    46.8
    113.6~85.9
    22.4
    39.2
    旅游休闲娱乐区637.4~205.0
    38.8
    411.4~272.0
    48.9
    513.9~121.6
    34.7
    38.4
    工业与城镇用海区118.7~774.8
    26.1
    61.5~223.0
    9.1
    624.9~2650.0
    162.7
    30.2
    特殊利用区128.20028.2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海洋功能区沉积物石油类评价结果

    Table 3.  The evaluation rusult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in the sediment of marine functional zoning

    功能区类型管控要求2015年2016年2017年总超标
    比率/(%)
    污染指数变化
    范围均值
    超标比率/(%)污染指数变化
    范围均值
    超标比率/(%)污染指数变化
    范围均值
    超标比率/(%)
    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二类标准0.01~0.77
    0.16
    00.01~0.22
    0.06
    00.02~2.65
    0.55
    16.74.3
    保留区二类标准0.01~0.42
    0.14
    00.01~1.04
    0.16
    3.70.01~2.79
    0.25
    3.72.5
    农渔业区一类标准0.01~0.52
    0.10
    00.01~1.29
    0.25
    9.10.01~0.74
    0.12
    02.1
    港口航运区三类标准0.01~1.08
    0.23
    3.20.01~1.83
    0.15
    2.30.01~0.83
    0.13
    02.0
    海洋保护区一类标准0.01~0.91
    0.20
    00.02~0.14
    0.09
    00.01~0.17
    0.08
    00
    旅游休闲娱乐区二类标准0.04~0.41
    0.10
    00.01~0.54
    0.16
    00.01~0.12
    0.06
    00
    矿产与能源区二类标准0.02
    0.02
    00.07
    0.07
    00
    特殊利用区二类标准0.03
    0.03
    00
    下载: 导出CSV
  • [1] PRINCE R C, GARRETT R M, BARE R E. The roles of photooxidation and biodegradation in long-term weathering of crude and heavy fuel oils[J]. Spill Science & Technology Bulletin, 2003, 8(2): 145-156.
    [2] KRUPADAM R J, KHAN M S, WATE S R. Removal of probable human carcinogenic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from contaminated water using molecularly imprinted polymer[J]. Water Research, 2010, 44(3): 681-688. doi: 10.1016/j.watres.2009.09.044
    [3] ZHOU R, QIN X B, PENG S T, et al. Total petroleum hydrocarbons and heavy metals in the surface sediments of Bohai Bay, China: long-term variations in pollution status and adverse biological risk[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4, 83(1): 290-297. doi: 10.1016/j.marpolbul.2014.03.003
    [4] 吴金浩, 李 楠, 胡超魁, 等. 夏季辽东湾表层沉积物中的硫化物含量分布与区域性差异[J]. 水产科学, 2014, 33(8): 503-507. doi: 10.3969/j.issn.1003-1111.2014.08.008
    [5] 李胜勇. 渤海及邻近海域表层沉积物中石油烃的分布特征及来源研究[D]. 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13: 88–93.
    [6] 刘 亮, 王菊英, 胡莹莹, 等. 渤海近岸海域石油类污染变化趋势[J]. 海洋与湖沼, 2014, 45(1): 88-93. doi: 10.11693/hyhz20130106001
    [7] 王召会, 吴金浩, 胡超魁, 等. 辽东湾水体中石油类的时空分布特征和污染状况[J]. 渔业科学进展, 2016, 37(3): 20-27. doi: 10.11758/yykxjz.20150824001
    [8] WANG C Y, LIU X, GUO J, et al. Biodegradation of marine oil spill residues using aboriginal bacterial consortium based on Penglai 19–3 oil spill accident, China[J]. Eco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Safety, 2018, 159: 20-27. doi: 10.1016/j.ecoenv.2018.04.059
    [9] GB 17378.3–2007, 海洋监测规范第3部分: 样品采集、贮存与运输[S].
    [10] GB 17378.5–2007, 海洋监测规范第5部分: 沉积物分[S].
    [11] GB 18668–2002, 海洋沉积物质量[S].
    [12] 辽宁省人民政府. 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辽宁省海洋功能区划》的通知. 辽政办发[2004]98号. 辽宁省海洋功能区划[Z]. 沈阳: 辽宁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2004.
    [13] 袁 宇, 朱京海, 侯永顺, 等. 辽东湾入海污染物调查及海域水质安全分析[J]. 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2008, 18(2): 12-16. doi: 10.3969/j.issn.1003-3033.2008.02.002
    [14] YANG X L, YUAN X T, ZHANG A G, et al. Spatial distribution and sources of heavy metals and petroleum hydrocarbon in the sand flats of Shuangtaizi Estuary, Bohai Sea of China[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5, 95(1): 503-512. doi: 10.1016/j.marpolbul.2015.02.042
    [15] 黄 昕, 郭少华, 王荣祥. 长江船舶油污染风险分析与管理对策[J]. 中国海事, 2013, (4): 45-47. doi: 10.3969/j.issn.1673-2278.2013.04.021
    [16] 戎武栋. 大连港3号排污口对海水的油污染及其扩散分析[J]. 交通环保, 1999, 20(1): 15-17.
    [17] 辽宁省海洋与渔业厅. 辽宁省海洋生态环境监测工作方案[Z]. 沈阳: 辽宁省海洋与渔业厅, 2015–2017.
    [18] 辽宁省海洋与渔业厅. 辽宁省渔业统计年鉴[Z]. 沈阳: 辽宁省海洋与渔业厅, 2015. (未找到本条文献信息, 请核对)
    [19] 黄一心, 鲍旭腾, 赵 平. 中国海洋捕捞渔船油污水产生量估算及对策研究[J]. 中国农学通报, 2018, 34(27): 82-88.
    [20] WANG Y, LI K Q, LI Y, et al. Assessing the total maximum allocated load of jurisdiction petroleum pollutants in the Bohai Sea[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18, 151: 150-164.
  • [1] 曹慧慧陈元赵骞王晶 . 辽东湾东部秋季海流特征的同步观测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20
    [2] 张文斌董昭皆徐书童高丽 . 微生物和藻类分解对荣成天鹅湖沉积物氮磷释放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2
    [3] 王晨晨潘大为韩海涛胡雪萍 . 烟台四十里湾潮间带表层沉积物中铁的形态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1
    [4] 张栋华吕钊臻邵主峰孔祥淮高会旺李雁宾 . 胶州湾沉积物柱状样重金属垂向分布特征及其控制因素.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090
    [5] 刘洪艳覃海华王珊 . 海洋沉积物中一株铁还原细菌ZQ21异化还原Fe(Ⅲ)性质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04
    [6] 卢霞范礼强包诗玉卢高丽费鲜芸 . 海州湾连岛周边海域沉积物重金属污染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011
    [7] 吴梅桂赵峰王锦龙杜金洲谷河泉 . 崇明东滩表层沉积物中7Be活度的粒度效应.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9
    [8] 杨梦蓉代小蓉肖航 . 象山港海水和沉积物中多环芳烃分布特征和来源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045
    [9] 吕宝一陈良龙罗婉琳田雯李静张迪陈晓菲 . 江苏某拆船厂船舶压载水舱沉积物重金属形态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0
    [10] 李汉英张红玉王霞于红兵徐玉芬刘兴健张叶春 . 海洋工程对砂质海岸演变的影响——以海南万宁日月湾人工岛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4
    [11]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053
    [12]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501
    [13] 胡克勇耿润田沈飞飞武曲郭忠文 . 一种通用的海洋环境监测系统设计方法.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22
    [14] 申友利孙燕张守文黄子眉 . 中石化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海洋自然灾害风险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05
    [15] 陈海洲李元超 . 文昌椰林湾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及其对围填海建设的生态响应.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08
    [16] 高强刘韬王妍丁初晨 . 海洋生态经济系统协调发展评价研究——以海南省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3
    [17] 劳齐斌卜德志张可欣孙霞颜金培陈法锦陈立奇矫立萍 . 秋冬季台湾海峡西部海域大气颗粒物中有机氯农药的污染特征及入海通量. 海洋环境科学, doi: 10.12111/j.mes20190418
  • 加载中
图(3)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71
  • HTML全文浏览量:  100
  • PDF下载量:  1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5-14
  • 录用日期:  2019-10-28
  • 网络出版日期:  2019-12-25

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分布特征及污染状况

    作者简介:胡超魁(1986-),男,辽宁凌源人,硕士,助理研究员,从事海洋环境调查与测绘技术研究,E-mail:hkyhck@163.com
    通讯作者: 王召会(1981-),男,硕士,副研究员,从事海洋环境监测调查与评价研究,E-mail:king3708@163.com
  • 辽宁省海洋水产科学研究院,辽宁 大连 116023
基金项目: 辽宁省重点研发计划项目(2018228004);辽宁省海洋与渔业科研项目(201828,201824)

摘要: 利用2015-2017年海洋环境监测数据,对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时空分布状况进行阐述,对其污染状况进行分析,对其污染来源进行讨论。研究结果表明,2015-2017年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1.5×10-6~2790.0×10-6,中位值为62.7×10-6。2015-2017年辽东湾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总中位值大小顺序(前三位)为港口航运区>保留区>农渔业区。2015-2017年辽东湾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站位总超标率大小顺序(前四位)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保留区>农渔业区>港口航运区。石油类主要产生于港口航运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沿岸、保留区沿岸、农渔业区等生产活动较为频繁的区域。

English Abstract

  • 石油是一种由多种烷烃、环烷烃、芳香烃组成的成分复杂的混合物质,含有多种不易被微生物降解的致癌致畸物质[1-2]。石油主要被用作燃料油,也是化学工业主要原料,如溶剂、化肥、杀虫剂和塑料等。石油在开采、炼制、存储、运输、使用的过程中容易进入环境产生污染,而各种石油类污染物质最终将汇入海洋。因此,石油类对海洋的污染成为世界性的严重问题,尤其对近岸海域产生的影响更为突出[3]

    辽东湾是指河北省大清河口到辽宁省老铁山角以北的海域,渤海三大海湾之一,海湾面积约3.3万km2,属于半封闭海湾,海水自净能力较弱。辽东湾沿岸自东向西分布了长兴岛港、营口港、盘锦港、锦州港、葫芦岛港、绥中港等重要港口,有复州河、大辽河、辽河、大凌河、小凌河、六股河等入海河流,陆源排污口、排污河、排污渠等均有分布。此外,近岸海域渔业养殖、捕捞、旅游开放等人类活动频繁[4]。由此产生的石油类污染问题不容忽视。

    国内研究人员关于辽东湾石油类污染状况的研究成果颇丰,李胜勇研究表明,2010年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中石油类含量平均值为29.55×10−6,近岸海域表层沉积物受到石油类污染[5];刘亮等研究表明,1997-2009年渤海近岸海域沉积物和贝类中石油类的含量和超标率均呈上升趋势[6];王召会等研究表明,2013-2014年辽东湾海水石油类含量范围为0.003 ~0.239 mg/L,均值为0.027 mg/L,随季节周期性变化,海水石油类含量水平整体呈下降趋势[7]。但是,在2011年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深远影响之后[8],关于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状况、变化趋势的研究则较少。本文利用2015-2017年海洋环境监测数据,对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时空分布状况和污染状况进行阐述和分析,通过与海洋功能区叠加分析,对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主要来源进行基本判断,为相关部门提供有效的管理依据。

    • 用于分析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状况的数据来源于2015-2017年海洋环境监测数据。由于各年份监测任务不尽相同,监测站位的数量略有变化,但主要监测站位均保持稳定,数据具有可比性。2015-2017年监测站位数量分别为136个、106个和116个(图1)。

      图  1  站位分布

      Figure 1.  Sampling locations

      沉积物样品采集严格依照《海洋监测规范》(GB17378.3-2007)要求进行[9],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测定依照《海洋监测规范》(GB17378.5-2007)中所规定的紫外分光光度法进行[10],测定结果为沉积物干样中石油类的含量(质量分数:10−6),方法检出限为3.0×10−6,准确度和精密度为石油类含量分别在80.1×10−6和300×10-6时,相对标准偏差分别为1.7%和2.8%。

    • 采用SPSS 18.0软件的Kolmogorove-Smirnov检验法进行概率分布检验,绘制样本频数分布图,确定数据态性及频数分布。

      采用单因子指数法对沉积物石油类进行评价,确定污染状况,其计算公式为:

      式中:Pi表示i站位石油类污染指数;Ci表示i站位石油类评价的实测数据;Si表示i站位沉积物石油类的评价标准值。当Pi>1,表明调查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不能满足相应功能区划环境目标要求。本文采用《海洋沉积物质量》(GB18668-2002)中海洋沉积物石油类质量标准进行评价[11]

      采用ArcGIS10.2软件的地理处理的相交功能,对海洋功能区和监测站位进行叠加分析,确定各海洋功能区内监测站位分布情况,分析各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含量分布状况。采用符号显示功能对石油类含量单因子评价结果进行数量分级处理,分为<0.1、0.1~0.2、0.2~0.5、0.5~1.0、>1.0五个类别,展现各个类别的空间分布状况,对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主要来源进行基本判断。

    • 经Kolmogorove-Smirnov检验法进行的概率分布检验表明,各年份的数据均不服从正态分布,对数变换后服从正态分布。由于样本数据分布不均匀,均值和中位值相差较大,采用中位值来描述沉积物石油类的含量状况。2015-2017年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1.5×10−6~2790.0×10−6,中位值为62.7×10−6。其中,2015年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4.2×10−6~1620.0×10−6,中位值为56.2×10−6;2016年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1.5×10−6~2750.0×10−6,中位值为68.1×10−6;2017年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3.6×10−6~2790.0×10−6,中位值为68.3×10−6。与海水、生物体相比,沉积物长期处于海底缺氧、少光环境,极少受到外部条件干扰,理化性质比较稳定。因此,沉积物石油类能够更为准确的表征一段时间内区域石油类含量状况。渤海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本底值为13.4×10−6 [6],2015-2017年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中位值为62.7×10−6,为本底值的4.7倍,表明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整体水平不高,但该区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显著增加。

      监测时间样品数/个含量范围/×10−6均值/×10−6中位值/×10−6标准差/×10−6
      20151364.2~1620.0151.256.2249.2
      20161061.5~2750.0162.768.1337.3
      20171163.6~2790.0155.468.3490.0

      表 1  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统计结果

      Table 1.  Statistical result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content in sediment

      图  2  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分布频数

      Figure 2.  Frequency histogram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in sediment

    • 采用ArcGIS10.2软件的地理信息相交处理功能对海洋功能区和监测站位进行叠加分析,确定各海洋功能区内监测站位分布情况,统计各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含量分布状况,见表2。按照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中位值大小进行排序(前三位),2015年的顺序为港口航运区>保留区>海洋保护区,其中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最大值出现在港口航运区,数据来源为沉积物质量监测;2016年的顺序为港口航运区>农渔业区>旅游休闲娱乐区,其中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最大值出现在港口航运区,数据来源为海洋工程建设项目监测;2017年的顺序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港口航运区>保留区,其中沉积物石油类含量最大值出现在保留区,数据来源为排污口及邻近海域监测。连续三年的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总中位值大小顺序中,由于矿产与能源区数据量太少,并且没有历史连续性,在排序中予以剔除。最终,总中位值大小的顺序为港口航运区>保留区>农渔业区。

      功能区2015年2016年2017年总中位值/×10−6
      数量/个含量范围中位值/×10−6数量/个含量范围中位值/×10−6数量/个含量范围中位值/×10−6
      港口航运区316.7~1620.0
      239.4
      431.5~2750.0
      94.3
      2614.1~1240.0
      104.5
      100.2
      保留区274.2~424.5
      99.3
      274.2~1036.0
      27.0
      2712.4~2790.0
      77.2
      77.2
      矿产与能源区116.90271.6~74.7
      73.2
      71.6
      农渔业区376.5~516.0
      31.7
      221.5~643.0
      76.2
      393.6~371.0
      52.8
      53.5
      海洋保护区224.4~454.0
      41.6
      49.3~69.7
      46.8
      113.6~85.9
      22.4
      39.2
      旅游休闲娱乐区637.4~205.0
      38.8
      411.4~272.0
      48.9
      513.9~121.6
      34.7
      38.4
      工业与城镇用海区118.7~774.8
      26.1
      61.5~223.0
      9.1
      624.9~2650.0
      162.7
      30.2
      特殊利用区128.20028.2

      表 2  海洋功能区沉积物石油类含量

      Table 2.  The petroleum hydrocarbon contents in the sediment of marine functional zoning

    • 依据《辽宁省海洋功能区划(2011-2020)》海洋环境保护管理要求中的沉积物质量执行标准[12],对沉积物石油类数据进行单因子评价。表3显示,2015年港口航运区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变化范围为0.01~1.08,均值为0.23,站位超标比率为3.2%,其他类型海洋功能区站位超标率均为0;2016年保留区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变化范围为0.01~1.04,均值为0.16,站位超标比率为3.7%,农渔业区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变化范围为0.01~1.29,均值为0.25,站位超标比率为9.1%,港口航运区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变化范围为0.01~1.83,均值为0.15,站位超标比率为2.3%,其他类型海洋功能区站位超标率均为0;2017年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变化范围为0.02~2.65,均值为0.55,站位超标比率为16.7%,保留区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变化范围为0.01~2.79,均值为0.25,站位超标比率为3.7%,其他类型海洋功能区站位超标率均为0。连续三年的海洋功能区沉积物石油类站位总超标率大小的顺序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保留区>农渔业区>港口航运区,其中工业与城镇用海区和保留区集中分布在辽东湾沿岸,农渔业区和港口航运区在辽东湾近岸海域均有分布,上述四个海洋功能区离岸距离越近,沉积物石油类站位超标率相对较高,表明了该海域的石油类污染主要来源于陆源排放,并且与陆源石油类排放高于船舶等海上来源的结论相符[6],有效控制陆源排放将会是防治该海域污染的有效措施。

      功能区类型管控要求2015年2016年2017年总超标
      比率/(%)
      污染指数变化
      范围均值
      超标比率/(%)污染指数变化
      范围均值
      超标比率/(%)污染指数变化
      范围均值
      超标比率/(%)
      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二类标准0.01~0.77
      0.16
      00.01~0.22
      0.06
      00.02~2.65
      0.55
      16.74.3
      保留区二类标准0.01~0.42
      0.14
      00.01~1.04
      0.16
      3.70.01~2.79
      0.25
      3.72.5
      农渔业区一类标准0.01~0.52
      0.10
      00.01~1.29
      0.25
      9.10.01~0.74
      0.12
      02.1
      港口航运区三类标准0.01~1.08
      0.23
      3.20.01~1.83
      0.15
      2.30.01~0.83
      0.13
      02.0
      海洋保护区一类标准0.01~0.91
      0.20
      00.02~0.14
      0.09
      00.01~0.17
      0.08
      00
      旅游休闲娱乐区二类标准0.04~0.41
      0.10
      00.01~0.54
      0.16
      00.01~0.12
      0.06
      00
      矿产与能源区二类标准0.02
      0.02
      00.07
      0.07
      00
      特殊利用区二类标准0.03
      0.03
      00

      表 3  海洋功能区沉积物石油类评价结果

      Table 3.  The evaluation rusults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in the sediment of marine functional zoning

      采用ArcGIS10.2软件的符号系统分类显示功能将辽东湾各海洋功能区进行分类符号处理,并将2015-2017年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污染指数进行分级符号处理。图3显示,2015年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结果超标的监测站位分布在鲅鱼圈港口航运区,其他监测站位的沉积物石油类含量均能满足相应功能区划环境目标要求;2016年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结果超标的监测站位分布在鲅鱼圈港口航运区、锦州湾保留区、兴城海域农渔业区、绥中海域农渔业区,其他监测站位的沉积物石油类含量均能满足相应功能区划环境目标要求;2017年沉积物石油类单因子评价结果超标的监测站位分布在锦州湾保留区、锦州湾工业与城镇用海区,其他监测站位的沉积物石油类含量均能满足相应功能区划环境目标要求。

      图  3  沉积物石油类污染指数散点分布

      Figure 3.  Dispersion distribution of petroleum hydrocarbon pollution index in sediment

    • 2015-2017年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污染主要出现在港口航运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保留区、农渔业区等海洋功能区。经统计,辽东湾近岸海域共有17个港口航运区,其中分布的中小港口和渔港的数量100余个[13]。由于港口航运区内有大量船舶航行和停靠,产生的石油类污染物则成为该区域稳定的石油类污染物输入源,如压载水、洗舱水、含油舱底水等。此外,碰撞、破损、泄露偶有发生。石油类污染物不断被海水中悬浮物质吸附沉淀,逐年积累于海洋沉积物之中[14-15],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较高,属于区域性污染;工业与城镇用海区和保留区的沿岸则有工厂和企业分布,陆上人类生产活动频繁,陆源排污问题客观存在,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通过排污口、排污河、排污渠排放入海,受潮汐、海流、排放时间段、排放量等条件影响,石油类污染物一般围绕排放口呈现不规则扩散并沉积,排放口附近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较高,属于点源污染[16]。辽宁省海洋生态环境监测工作方案显示,2015-2017年辽东湾实施监测的陆源入海排污口数量分别为45个、43个和59个,分布在工业与城镇用海区的比例分别为40.0%、39.5%和39.0%,分布在保留区的比例为6.7%、7.0%和5.1%[17],陆源入海排污口排污是工业与城镇用海区和保留区的主要污染源;农渔业区主要开展养殖和捕捞等生产经营活动,各类渔船数量众多,船况参差不齐,船舶作业过程中油污水通常直接排放入海,属于线源污染。辽宁省渔业统计年鉴显示,2015年辽宁省环辽东湾各地市区共有机动渔船18500余艘,其中捕捞渔船14500余艘,养殖渔船3700余艘,辅助渔船300余艘[18]。船龄超过5年的船舶,柴油机、齿轮箱、水泵、油泵、输油管以及阀门等运动和密封部件容易出现损坏,拆卸、清洗和更换等维修工作较多,容易发生跑、冒、滴、漏等现象,产生油污水。由于船员环保意识普遍不足,习惯将油污水直接排放入海,或将上层高度油污水收集后,下层水排放入海[19],每年向海排放的石油类污染物不容忽视。石油类污染物主要集中在航线、捕捞区以及海上施工区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较高。

      此外,陆源径流入海所携带的石油类污染物对上述海洋功能区均会产生影响。船舶操作性事故溢油、石油开采平台溢油、海底输油管线溢油等重大偶发性溢油灾害也是本区域沉积物石油类重要来源[20],且产生的影响更为严重。

    • (1)2015-2017年辽东湾近岸海域沉积物石油类含量范围为1.5×10−6~2790.0×10−6,中位值为62.7×10−6。各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含量的总中位值大小顺序(前三位)为港口航运区>保留区>农渔业区。

      (2)2015-2017年辽东湾海洋功能区内沉积物石油类站位总超标率大小的顺序(前四位)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保留区>农渔业区>港口航运区。

      (3)石油类污染物主要来源于港口航运区、工业与城镇用海区沿岸、保留区沿岸、农渔业区等区域的生产经营活动。相关部门在做好监测工作的同时,应加强石油类污染物排放源的监督和管理。

参考文献 (20)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