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CVM的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及影响因素研究——以嵊泗马鞍列岛为例

蔡玉莹 于冰

引用本文:
Citation:

基于CVM的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及影响因素研究——以嵊泗马鞍列岛为例

    作者简介: 蔡玉莹(1997-),女,浙江舟山人,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环境经济学,E-mail:caiyuying9966@126.com;
    通讯作者: 于 冰,女,E-mail:yubing1@nbu.edu.cn
  •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8CJY007)
  • 中图分类号: X196

The standard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of ecological compensation on marine protected areas based on CVM: A case study of Shengsi Ma'an Islands

  • 摘要: 生态补偿标准的核定是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研究的关键,而利益主体的生态补偿意愿与水平及其影响因素是制定合理的生态补偿标准和提高补偿效率的重要基础。本文以嵊泗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为例,根据利益相关者分析,确定该生态补偿的主要受偿者为居民,主要补偿者为政府、游客和外来经商人员。在此基础上,根据条件价值评估法,通过对保护区内居民和游客的问卷调查,并结合Logit和Tobit模型对影响居民和游客的生态补偿意愿与水平的关键因素进行识别。结果表明:68.54%的被调查居民具有受偿意愿,平均受偿水平约为248.03元/(人·年)。其受偿意愿主要受年龄、职业等因素影响,而受偿水平主要受年龄、家庭年收入等因素影响。绝大部分游客(97.62%的被调查者)具有支付意愿,平均支付水平约为203.55元/(人·年)。其支付水平主要受家庭年收入、居住地和对生态补偿的了解程度等因素影响。
  • 图 1  居民受偿水平频数分布

    Figure 1.  Distribution of residents' acceptance value

    图 2  游客支付水平频数分布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tourists’ payment value

    表 1  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的利益相关者分析

    Table 1.  Stakeholder analysis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ecological compensation of Shengsi Ma'an Islands

    利益主体类别损益情况分析*生态补偿主体
    当地居民消费品与游客同价,生活成本增加;保护区实行功能分区,利用海洋资源的生产活动受限[14],经济利益
    受损
    受偿
    主体
    转产人员生产方式转变,如进入休闲渔业、养殖业、外出务工等,导致经济利益受损受偿
    主体
    政府作为海洋保护区的管理者,有义务保护好区内的资源环境,避免环境受损可看作其环境利益增加[9]补偿
    主体
    游客享受海洋保护区生态系统服务,如休闲、娱乐等,环境利益增加补偿
    主体
    外来经商者利用海洋保护区生态资源从事开发活动,经济利益增加补偿
    主体
    注:*为各利益主体因海洋保护区建立而产生的损益情况分析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样本区域分布

    Table 2.  Statistical data obtained from the field survey

    地点样本数有效数量
    居民游客居民游客
    花鸟岛24222321
    菜园镇26242623
    枸杞岛21191819
    嵊山岛2321222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变量说明

    Table 3.  Explanation of defined variables

    变量编号变量内容变量赋值
    X1性别0指男性,1指女性
    X2年龄1指19岁及以下,2指20~29岁,3指30~39岁,4指40~49岁,5指50~59岁,6指60岁以上
    X3受教育程度1指初中及以下,2指高中(包括中专、技校、职高),3指大专/本科,4指研究生及以上
    X4家庭年收入1指1万以下,2指1万~5万,3指5万~10万,4指10万~20万,5指20万以上
    X5职业1指生计渔民,2指行政机关,3指事业单位,4指企业,5指休闲渔业,6指水产养殖业,7指媒体/环保NGO/科研机构
    X6生活对海洋的依赖程度0指不相关,1指依赖度一般,2指依赖度较高,3指依赖度非常高
    X7是否参与生态补偿0指未参与生态补偿,1指参与生态补偿
    X8对生态补偿的了解程度0指了解0项生态补偿政策,1指了解1项生态补偿政策,2指了解2项生态补偿政策,3指了解3项生态补偿政策,4指了解4项及以上的生态补偿政策
    X9游客类别0指舟山市外游客,1指舟山市内游客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居民受偿意愿及水平的影响因素结果

    Table 4.  Influencing factors on residents' WTA and value

    变量Tobit模型回归结果Logit模型回归结果
    系数标准差TP系数标准差TP
    性别−32.9034.041−0.970.3370.280.6660.420.674
    年龄149.8717.7278.450.000***0.720.2233.240.001***
    受教育程度38.2733.1751.150.252−0.190.605−0.310.757
    家庭年收入−189.6022.894−8.280.000***−0.620.373−1.660.096*
    职业生计渔民−134.7567.909−1.980.051*−2.291.5483−1.480.139
    行政机关−80.9279.385−1.020.311−2.981.690−1.760.078
    事业单位−130.6488.066−1.480.142−2.411.807−1.330.183
    企业−43.7570.160−0.620.535−1.771.577−1.120.261
    休闲渔业−22.5763.483−0.360.7232.320.8962.590.010***
    生活对海洋依赖度−6.6222.050−0.300.7650.161.5700.370.711
    是否参与生态补偿43.9434.7791.260.2101.590.6312.520.012**
    常数项324.32157.2542.060.042−0.711.5479−0.460.648
    注:***代表1%的显著性水平;**代表5%的显著性水平;*代表10%的显著性水平
    下载: 导出CSV

    表 5  游客支付水平的影响因素结果

    Table 5.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ourists' payment value

    变量Tobit模型回归结果
    系数标准差TP
    性别−6.1323.009−0.270.791
    年龄−2.1711.664−0.190.853
    受教育程度46.0714.0913.270.002***
    居住地160.4424.8666.450.000***
    家庭年收入58.8212.5294.690.000***
    职业生计渔民27.7285.0510.330.745
    行政机关33.9353.6310.630.529
    事业单位26.2444.1140.590.554
    企业17.6545.5640.390.700
    生活对海洋依赖度22.899.1962.490.015**
    对生态补偿了解度81.6314.3395.690.000***
    常数项−310.2154.102−5.730.000
    注:***代表1%的显著性水平;**代表5%的显著性水平;*代表10%的显著性水平
    下载: 导出CSV
  • [1] KAMIL K A, HAILU A, ROGERS A, et al. An assessment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as a marine management strategy in Southeast Asia: a literature review[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17, 145: 72-81.
    [2] MANAF A A, SHAMSUDDIN M, OMAR M. Marine park gazzettement impacts on Pulau Tinggi community in Mersing, Johor[J]. Journal of Tropical Marine Ecosystem, 2011, 1(1): 35-43.
    [3] DEPONDT F, GREEN E. Diving user fees and the financial sustainability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opportunities and impediments[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06, 49(3/4): 188-202.
    [4] BARR R F, MOURATO S. Investigating the potential for marine resource protection through environmental service markets: an exploratory study from La Paz, Mexico[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09, 52(11): 568-577.
    [5] 郑冬梅. 海洋自然保护区生态补偿探析[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08, 25(11): 96-102. doi: 10.3969/j.issn.1005-9857.2008.11.021
    [6] 郝林华, 陈 尚, 王二涛, 等. 基于条件价值法评估三亚海域生态系统多样性及物种多样性的维持服务价值[J]. 生态学报, 2018, 38(18): 6432-6441.
    [7] JOBSTVOGT N, WATSON V, KENTER J O. Looking below the surface: the cultural ecosystem service values of UK 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s)[J]. Ecosystem Services, 2014, 10: 97-110. doi: 10.1016/j.ecoser.2014.09.006
    [8] 于志鹏, 余 静. 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的初步探讨——以厦门海洋珍稀物种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例[J].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2): 202-208.
    [9] 李京梅, 孙 晨. 海洋自然保护区居民补偿制度研究——以山东省滨州贝壳堤岛与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例[J]. 农业经济问题, 2012, 33(2): 97-102.
    [10] BATEL A, BASTA J, MACKELWORTH P. Valuing visitor willingness to pay for marine conservation-the case of the proposed Cres-Lošinj Marine Protected Area, Croatia[J]. Ocean & Coastal Management, 2014, 95: 72-80.
    [11] BROUWER R, BROUWER S, ELEVELD M A, et al. Public willingness to pay for alternative management regimes of remote marine protected areas in the North Sea[J]. Marine Policy, 2016, 68: 195-204. doi: 10.1016/j.marpol.2016.03.001
    [12] TONIN S. Citizens’ perspectives on marine protected areas as a governance strategy to effectively preserve marine ecosystem services and biodiversity[J]. Ecosystem Services, 2018, 34: 189-200. doi: 10.1016/j.ecoser.2018.03.023
    [13] 中国海洋在线. 浙江嵊泗马鞍列岛海洋特别保护区[EB/OL]. (2017-08-07)[2019-09-05]. http://www.oceanol.com/zhuanti/201708/07/c67216.html.
    [14] 嵊泗县政府网. 舟山市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管理条例[EB/OL]. (2018-02-23)[2019-09-05]. http://www.shengsi.gov.cn/art/2018/2/23/art_1354793_15580140.html.
    [15] 嵊泗新闻网. 我县减船转产五年任务完成过半[EB/OL]. (2017-12-22)[2019-09-05]. http://ssnews.zjol.com.cn/ssnews/system/2017/12/22/030596983.shtml.
    [16] 陈克亮, 黄海萍, 张继伟, 等. 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评估技术与示范[M]. 北京: 海洋出版社, 2018: 149-156.
    [17] 姜宏瑶, 温亚利. 基于WTA的湿地周边农户受偿意愿及影响因素研究[J].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 2011, 20(4): 489-494.
    [18] 刘玉卿, 张华兵. 基于条件估值法(CVM)的湿地周边农户受偿意愿及影响因素研究: 以江苏盐城珍禽自然保护区为例[J]. 生态与农村环境学报, 2018, 34(11): 982-987. doi: 10.11934/j.issn.1673-4831.2018.11.004
    [19] 葛颜祥, 梁丽娟, 王蓓蓓, 等. 黄河流域居民生态补偿意愿及支付水平分析——以山东省为例[J]. 中国农村经济, 2009, (10): 77-85.
    [20] 熊 凯, 孔凡斌. 流域生态补偿居民支付意愿与水平及其影响因素分析——以赣江流域南昌段为例[J]. 农林经济管理学报, 2017, 16(4): 504-512.
    [21] YU B, CAI Y Y, JIN L Q, et al. Effects on willingness to pay for marine conservation: evidence from Zhejiang Province, China[J]. Sustainability, 2018, 10(7): 2298. doi: 10.3390/su10072298
    [22] LEVINE D M, STEPHAN D F, SZABAT K A. Statistics for managers using Microsoft excel[M]. 8th ed. New York: Pearson Education, 2016: 281-285.
    [23] 嵊泗县统计局. 二O一八年嵊泗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OL]. (2019-03-21)[2019-09-05]. http://www.shengsi.gov.cn/art/2019/3/21/art_1354800_31443096.html.
  • [1] 杨淩雁梁书秀孙昭晨 . 海洋工程建设生态损失补偿方法探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630-637. doi: 10.12111/j.mes.20190042
    [2] 曾维斌韩民伟张瑞玲张瑞杰王英辉余克服 . 钦州湾海水养殖区水体有机磷酸酯的污染特征及生态风险.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600-605, 613. doi: 10.12111/j.mes.20190046
    [3] 付韵涵苏洁关道明樊景凤 . 入海排污口污水微生物群落结构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进展.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x1): 1-8. doi: 10.12111/j.mes.20200022
    [4] 黄备王婕妤魏娜母清林罗韩燕 . 滨海化工园区海域沉积物古菌多样性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593-599. doi: 10.12111/j.mes.20190050
    [5] 刘璐李艳孙萍王宗灵辛明 . 钦州湾外湾海域浮游植物群落结构季节变化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776-784, 790. doi: 10.12111/j.mes.20190094
    [6] 高云泽李瑞婧金帅辰高会侯超曹胜凯那广水 . 南极生态环境及管理现状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753-758. doi: 10.12111/j.mes.20190075
    [7] 程国益陈路锋刘畅李雁宾 . 东海夏季溶解气态汞和活性汞分布特征及控制因素.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768-775. doi: 10.12111/j.mes.20190100
    [8] 刘亮王厚军岳奇 . 我国海岸线保护利用现状及管理对策.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723-731. doi: 10.12111/j.mes.20190052
    [9] 张栋华吕钊臻邵主峰孔祥淮高会旺李雁宾 . 胶州湾沉积物柱状样重金属垂向分布特征及其控制因素.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664-669, 675. doi: 10.12111/j.mes.20190090
    [10] 张晓举于铭茹丁龙 . 石油烃对中华哲水蚤摄食和代谢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785-790. doi: 10.12111/j.mes.20190048
    [11] 卞培旺陈法锦张叶春周欣刘兴健徐玉芬 . 海底表层沉积物腐蚀性环境特征与评估——以三亚湾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563-569. doi: 10.12111/j.mes.20190010
    [12] 陆昊刘红岩黄秀铭王沛政李卫东顾志峰 . 洗涤剂主成分LAS和AEO对软珊瑚氧化应激水平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1): 133-138. doi: 10.12111/j.mes.20190266
    [13] 张硕唐明蕊路吉坤黄宏 . 缢蛏扰动对柱状沉积物中氮形态及其含量影响的实验室模拟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670-675. doi: 10.12111/j.mes.20190092
    [14] 张红梅刘素美宋国栋丁帅 . 河水溶解无机营养盐样品保存与过滤方式对其测定的影响:以黄河水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638-645. doi: 10.12111/j.mes.20190003
    [15] 马小峰林明森周武张有广 . 新型海洋微波辐射计遥感原理与发展.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622-629. doi: 10.12111/j.mes.20190032
    [16] 明红霞石婷婷苏洁樊景凤郭皓 . 浅谈我国海洋环境中人类肠病毒的污染监管.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 1-7. doi: 10.12111/j.mes.20200076
    [17] 夏文香刘丽张明远孟蒙蒙赵莹莹李金成 . 溢油后海洋沉积物中细菌群落的多样性.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652-656. doi: 10.12111/j.mes.20190009
    [18] 张建丽宋德瑞周超徐京萍孙榕 . 我国海洋产业用海空间资源使用现状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703-708. doi: 10.12111/j.mes.20190134
    [19] 黎双飞陈俞妃张惠萍杨雪薇陈敏纯陈辉蓉 . DMSP在海洋藻-菌互作中的作用研究进展.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5): 809-816. doi: 10.12111/j.mes.20190145
    [20] 刘珊王英华石先武贾宁孙雨希刘强 . 公元前48年-公元1949年我国四类主要海洋灾害的史料统计与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544-550. doi: 10.12111/j.mes.20190135
  • 加载中
图(2)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52
  • HTML全文浏览量:  160
  • PDF下载量:  5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09-03
  • 录用日期:  2020-01-09
  • 刊出日期:  2021-02-20

基于CVM的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及影响因素研究——以嵊泗马鞍列岛为例

    作者简介:蔡玉莹(1997-),女,浙江舟山人,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环境经济学,E-mail:caiyuying9966@126.com
    通讯作者: 于 冰,女,E-mail:yubing1@nbu.edu.cn
  • 1. 宁波大学 商学院,浙江 宁波 315211
  • 2. 宁波大学 东海研究院,浙江 宁波 315211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18CJY007)

摘要: 生态补偿标准的核定是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研究的关键,而利益主体的生态补偿意愿与水平及其影响因素是制定合理的生态补偿标准和提高补偿效率的重要基础。本文以嵊泗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为例,根据利益相关者分析,确定该生态补偿的主要受偿者为居民,主要补偿者为政府、游客和外来经商人员。在此基础上,根据条件价值评估法,通过对保护区内居民和游客的问卷调查,并结合Logit和Tobit模型对影响居民和游客的生态补偿意愿与水平的关键因素进行识别。结果表明:68.54%的被调查居民具有受偿意愿,平均受偿水平约为248.03元/(人·年)。其受偿意愿主要受年龄、职业等因素影响,而受偿水平主要受年龄、家庭年收入等因素影响。绝大部分游客(97.62%的被调查者)具有支付意愿,平均支付水平约为203.55元/(人·年)。其支付水平主要受家庭年收入、居住地和对生态补偿的了解程度等因素影响。

English Abstract

  • 建立海洋保护区是保护海洋生态资源的重要措施,但由于海洋保护区的建立往往涉及与高度依赖海洋生态系统的利益相关者的冲突[1-4],故海洋保护区的现状仍不乐观。为此,需要优先考虑利益相关者的意愿,以确保保护区的可持续发展。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以保护区使用人或受益人向保护区资源所有权人或为保护区建设付出代价者支付相应费用的方式[5],激励相关主体进行生态保护,对实现海洋生态环境的有效保护非常必要。

    相对于陆地保护区的生态补偿,海洋保护区的生态补偿研究起步较晚,但发展较快。其中补偿标准的核定是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研究的关键,关系到利益主体保护行为的积极性和补偿作用的有效性。根据相关文献,已有研究主要从3个层面展开:一是借助生态服务付费体系,评估海洋保护区生态系统的使用和非使用价值。如郝林华等[6]通过询问居民和游客对生态系统服务的支付意愿及水平,评估三亚海域海洋保护区的生态系统和物种多样性的维持服务价值。Jobstvogt等[7]通过调查潜水员和钓鱼者的支付意愿及水平,评估英国海洋保护区的使用和非使用价值。二是面向不同的利益主体行为,核算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如针对保护区的损害者,于志鹏等[8]采用专家调查法估算10种人类活动对厦门海洋保护区的损害程度,以此建立生态损害补偿标准估算模型。针对保护区建立后的受损者,李京梅等[9]通过参与式调查法计算受损居民让渡产权的机会成本,根据其放弃的生产方式类型给出不同的补偿标准。针对保护区建立后的受益者,Batel等[10]采用条件价值法,询问游客对海洋保护和“海豚观赏”旅行的支付水平。三是对不同利益主体的补偿或受偿意愿(水平)的影响因素进行研究。如Brouwer等[11]研究影响公众海洋保护区支付意愿的因素,发现对调查内容越熟悉,认为海水质量低的调查者越可能有支付意愿。Tonin[12]就意大利海洋保护区生物多样性等问题探讨影响公民支付水平的因素,发现年龄、收入等因素影响其支付水平。

    综上所述,生态补偿或受偿主体的意愿及水平是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的重要测量依据,但补偿标准的制定需要兼顾不同利益主体的特点及影响其决策的因素,进行针对性的补偿设计以提升补偿效率。因此,本研究将基于补偿主体和受偿主体视角,以嵊泗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为例,研究居民和游客对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的意愿与水平及其影响因素,为完善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机制奠定基础。

    • 嵊泗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位于浙江省舟山群岛最北端,处于舟山渔场中心位置,总面积549 km2,具有重要的海洋保护价值,是浙江省设立的第二个国家级海洋保护区[13]。为实现保护区经济与环境的平衡发展,嵊泗政府自2016年开始实施生态保护补偿措施,包括减渔转产、对减产船只进行补偿和引导居民发展生态旅游[14]。截至2017年12月,压减渔船62艘,转产渔民318人,发放补助6043.41万元[15],但补助资金仅用于渔船的马力回收,即补偿船只持有者。根据实地调研,半数以上的受访居民期望受损利益得到补偿,而现行补偿标准无法弥补其经济损失。因此,亟需在考虑利益相关者受偿、补偿意愿的基础上,完善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

      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是一种通过调节利益相关主体因保护生态环境产生的环境利益和经济利益的分配关系,来提升海洋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环境经济手段。其中补偿主体一般指因保护区建设而享受生态系统服务的受益者,受偿主体指因保护区建设其海洋资源使用权受限进而经济利益受损的保护者[16]。海洋保护区建立后对不同的利益主体类别产生的影响如表1所示,根据对其损益情况的分析,研究区的居民和转产人员是受偿主体;政府、游客和外来经商者是补偿主体。本文认为,向外来经商者征收海洋生态资源费可作为补充手段,即在所需补偿金大于财政补贴和游客生态补偿费的情况下再考虑征收,因此本文调查对象为当地居民和游客。

      利益主体类别损益情况分析*生态补偿主体
      当地居民消费品与游客同价,生活成本增加;保护区实行功能分区,利用海洋资源的生产活动受限[14],经济利益
      受损
      受偿
      主体
      转产人员生产方式转变,如进入休闲渔业、养殖业、外出务工等,导致经济利益受损受偿
      主体
      政府作为海洋保护区的管理者,有义务保护好区内的资源环境,避免环境受损可看作其环境利益增加[9]补偿
      主体
      游客享受海洋保护区生态系统服务,如休闲、娱乐等,环境利益增加补偿
      主体
      外来经商者利用海洋保护区生态资源从事开发活动,经济利益增加补偿
      主体
      注:*为各利益主体因海洋保护区建立而产生的损益情况分析

      表 1  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的利益相关者分析

      Table 1.  Stakeholder analysis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ecological compensation of Shengsi Ma'an Islands

    • 条件价值评估法是假想市场法的主要代表,通过构建模拟市场,直接询问受访者对福利水平改变的最大支付意愿(willingness to pay, WTP) 或最小受偿意愿(willingness to accept, WTA)[17]。根据利益相关者分析,本研究选择WTA计算保护区居民的受偿意愿,选择WTP计算游客对保护区的支付意愿。两者的期望值可分别表示为[18]

      式中:Ai为居民投标额度,元/(人·年);Pi为某投标额度投标人数的分布率;k为投标数。

      式中:Ai为游客投标额度,元/(人·年);Pi为某投标额度投标人数的分布率;k为投标数。

    • 利益主体的受偿活动可分为两步,一是是否需要接受补偿,二是愿意接受的补偿水平。同理,支付意愿也可分为两步,一是是否愿意进行生态补偿支付,二是愿意支付的补偿水平[19-20]。为了解研究区利益主体的生态补偿意愿与水平及其影响因素,本研究设计了基于CVM的调查问卷,主要包含3个部分:(1)基本社会经济特征,包括性别、年龄、收入等。(2)决策可能影响因素,在参考已有文献[4, 19-20]和笔者在舟山海洋保护区研究的基础上[21],为比较不同利益主体的生态补偿意愿,重点选择了影响不同主体的共同因素,包括受访者对保护区生态补偿政策的了解、生活依赖海洋的程度等。(3)利益主体的受偿/补偿意愿和水平。其中,调查的核心问题是:

      ①(居民)如果保护和建立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使您的利益受损,您需要被补偿至少多少元/年?

      0、10、50、100、200、300、500、800、1000及以上。

      ②(游客)为保护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您最多愿意支付多少元/年?

      0、10、50、100、200、300、500、800、1000及以上。

      其中,支付卡的选择区间是基于当地居民收入水平和预调查结果设置的。

      本调研采用无放回简单随机抽样,样本量的计算公式为[22]

      式中:n0为无放回抽样下的样本量,当显著性水平α=0.05时,$z_{{\rm{\alpha }}/2}=1.96$P为总体比例(待估计),由于总体比例P往往未知,而且若没有以前的信息可用,则可取P=0.5[22];Δ为允许的绝对误差,此处Δ=0.11[22]。由此,计算得n0=79.37。

      有限总体修正后的样本量的计算公式为[22]

      式中:n为有限总体修正后的样本量;N为总体单位数,分别为调研区总人口75221[23]和调研区月均游客人数573666[23]。由此计算得出居民和游客有限总体修正后的样本量各为80份。

    • 调查组于2019年3月进行问卷调查,采取面对面入户访谈方式,共调研180份样本(居民94份、游客86份),有效样本173份(居民89份、游客84份),总体样本有效率为96.1%。调查范围涉及保护区所在的4个岛,具体的样本分布如表2所示。

      地点样本数有效数量
      居民游客居民游客
      花鸟岛24222321
      菜园镇26242623
      枸杞岛21191819
      嵊山岛23212221

      表 2  样本区域分布

      Table 2.  Statistical data obtained from the field survey

      由于没有真正的支付交易,CVM调查所得的支付水平和受偿水平可能高于正常值[17]。为此,从问卷设计到问卷调查均采取相应策略以避免或减少相关偏差的存在:①假想偏差,强调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并提醒受访者有收入限制;②策略性偏差,解释这项调查的假想特性,受访者无需立即支付,同时向受访者保证调查完全匿名,减小其心理警戒;③调查方式影响,采用面对面调查可提高问卷回收率并及时解惑,以避免受访者答题的随意性和误解偏差。

    • 本文运用Logit和Tobit模型分别对影响居民受偿意愿及水平的因素进行实证分析[18, 20]。Logit模型主要考察影响居民是否具有受偿意愿的因素,具体形式如下[18]

      式中:p为居民具有受偿意愿(可能性)的概率;1−p为居民无受偿意愿(可能性)的概率;X1, X2,···, Xn为解释变量,各变量说明如表3所示;β0, β1, ···, βn为待估参数;μ为残差项。

      变量编号变量内容变量赋值
      X1性别0指男性,1指女性
      X2年龄1指19岁及以下,2指20~29岁,3指30~39岁,4指40~49岁,5指50~59岁,6指60岁以上
      X3受教育程度1指初中及以下,2指高中(包括中专、技校、职高),3指大专/本科,4指研究生及以上
      X4家庭年收入1指1万以下,2指1万~5万,3指5万~10万,4指10万~20万,5指20万以上
      X5职业1指生计渔民,2指行政机关,3指事业单位,4指企业,5指休闲渔业,6指水产养殖业,7指媒体/环保NGO/科研机构
      X6生活对海洋的依赖程度0指不相关,1指依赖度一般,2指依赖度较高,3指依赖度非常高
      X7是否参与生态补偿0指未参与生态补偿,1指参与生态补偿
      X8对生态补偿的了解程度0指了解0项生态补偿政策,1指了解1项生态补偿政策,2指了解2项生态补偿政策,3指了解3项生态补偿政策,4指了解4项及以上的生态补偿政策
      X9游客类别0指舟山市外游客,1指舟山市内游客

      表 3  变量说明

      Table 3.  Explanation of defined variables

      Tobit模型主要考察影响居民受偿水平的因素,具体形式如下[20]

      式中:Y为居民受偿水平的投标值;X1, X2,···, Xn为解释变量,各变量说明如表3所示;β0, β1,···, βn为待估参数;μ为残差项。

    • 在居民和游客的样本中,男性均略多于女性,大多是中青年,家庭年收入主要分布在5万~20万元,大多接受过中高等教育,一定程度上确保了问卷的有效性。由于4个调研区均为旅游型海岛,受访居民以从事休闲渔业为主,受访游客以行政事业单位、企业为主。

      居民受偿水平频数分布如图1所示。68.54%的受访居民有受偿意愿,其中,91.80%的居民受偿意愿非0,受偿水平主要分布在100、200和500元/(人·年),选择500元/(人·年)的居民最多。受偿水平为0的居民大多从事休闲渔业,更期望得到政策补偿,与访谈结果相一致。根据公式(1)计算的研究区居民的生态受偿水平约为248.03元/(人·年)。

      图  1  居民受偿水平频数分布

      Figure 1.  Distribution of residents' acceptance value

      游客的支付水平频数分布如图2所示。97.62%的受访游客有支付意愿,其支付水平主要分布在100、200和300元/(人·年),选择200元/(人·年)的游客最多。根据公式(2)计算得到游客对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的生态补偿支付水平约为203.55元/(人·年)。

      图  2  游客支付水平频数分布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tourists’ payment value

    • 本研究依次建立Logit模型和Tobit模型,分析影响居民受偿意愿和水平的因素,具体结果如表4所示。

      变量Tobit模型回归结果Logit模型回归结果
      系数标准差TP系数标准差TP
      性别−32.9034.041−0.970.3370.280.6660.420.674
      年龄149.8717.7278.450.000***0.720.2233.240.001***
      受教育程度38.2733.1751.150.252−0.190.605−0.310.757
      家庭年收入−189.6022.894−8.280.000***−0.620.373−1.660.096*
      职业生计渔民−134.7567.909−1.980.051*−2.291.5483−1.480.139
      行政机关−80.9279.385−1.020.311−2.981.690−1.760.078
      事业单位−130.6488.066−1.480.142−2.411.807−1.330.183
      企业−43.7570.160−0.620.535−1.771.577−1.120.261
      休闲渔业−22.5763.483−0.360.7232.320.8962.590.010***
      生活对海洋依赖度−6.6222.050−0.300.7650.161.5700.370.711
      是否参与生态补偿43.9434.7791.260.2101.590.6312.520.012**
      常数项324.32157.2542.060.042−0.711.5479−0.460.648
      注:***代表1%的显著性水平;**代表5%的显著性水平;*代表10%的显著性水平

      表 4  居民受偿意愿及水平的影响因素结果

      Table 4.  Influencing factors on residents' WTA and value

      由Logit模型的显著性水平可知,年龄、家庭年收入、职业和是否参与生态补偿对受偿意愿有显著影响。估计结果表明:①年龄在1%的水平上显著,并且对受偿意愿有正影响。②收入在10%的水平上显著,并且对受偿意愿有负影响。③职业在1%的水平上显著,从事休闲渔业的居民相较于从事其他职业的居民,受偿意愿更强。由于旅游公司的垄断和登岛人数的限制,休闲渔业从业者普遍对未来不乐观。④是否参与生态补偿在5%的水平上显著,于转产人员而言,保护区建立带来利益损失,有更强的受偿意愿。

      由Tobit模型的显著性水平得知,年龄、家庭年收入和职业对受偿水平有显著影响。估计结果表明:①年龄在1%的水平上显著,每提高10岁,居民受偿水平提高149.87元/(人·年)。②收入在1%的水平上显著,每提高一档,居民受偿水平降低189.60元/(人·年)。③职业在10%的水平上显著,生计渔民相较于其他职业的居民,受偿水平高134.75元/(人·年)。

    • 由于游客的支付意愿响应率过高(97.62%),不符合Logit模型假定,因此只采用Tobit模型分析影响游客支付水平的因素。

      表5中Tobit模型的显著性水平得知,受教育程度、居住地、家庭年收入、生活对海洋依赖度和对生态补偿了解度对支付水平有显著影响。估计结果表明:①文化程度在1%的水平上显著,每提高一档,支付水平提高46.07元/(人·年),文化程度越高的游客,越能理解海洋对人类生存的重要性,因此对海洋保护的支付水平也更高。②居住地在1%的水平上显著,舟山市的游客比非本市游客的支付水平高160.44元/(人·年)。③收入在1%的水平上显著,每高一档,支付水平提高58.82元/(人·年)。④生活对海洋的依赖程度在5%的水平上显著,每提高一档,支付水平提高22.89元/(人·年)。⑤对生态补偿了解度在1%的水平上显著,游客每多了解一项生态补偿政策,支付水平相应提高81.63元/(人·年)。

      变量Tobit模型回归结果
      系数标准差TP
      性别−6.1323.009−0.270.791
      年龄−2.1711.664−0.190.853
      受教育程度46.0714.0913.270.002***
      居住地160.4424.8666.450.000***
      家庭年收入58.8212.5294.690.000***
      职业生计渔民27.7285.0510.330.745
      行政机关33.9353.6310.630.529
      事业单位26.2444.1140.590.554
      企业17.6545.5640.390.700
      生活对海洋依赖度22.899.1962.490.015**
      对生态补偿了解度81.6314.3395.690.000***
      常数项−310.2154.102−5.730.000
      注:***代表1%的显著性水平;**代表5%的显著性水平;*代表10%的显著性水平

      表 5  游客支付水平的影响因素结果

      Table 5.  Influencing factors of tourists' payment value

    • 根据上述研究结果,完善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机制可从以下4个方面着手。

      (1)构建差异化的生态补偿标准体系。实证结果表明,年龄与受偿意愿及水平显著正相关,收入与受偿意愿及水平显著负相关,在设计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的补偿标准时可适当向低收入、老年群体倾斜。因此,制定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标准不应“一刀切”,应充分考虑居民特性的异质性,构建不同的补偿资金发放标准,以实现居民满意度和环境保护的平衡。

      (2)加大海洋保护区和生态补偿的宣传力度。实证结果表明,对保护区生态补偿政策了解越多的游客越有更高的支付水平,舟山市内游客比市外游客有更高的支付水平。基于此,政府可通过多媒体、互联网等媒介,宣传保护区的重要性和生态补偿实施的必要性,加强游客对保护区生态补偿的认知,更要加大对市外游客的宣传力度,如在船上播放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宣传片等。

      (3)建立多样化的生态补偿方式。本研究以货币单位量化补偿标准金额,但不同类型的居民对补偿有不同偏好和需求。通过访谈得知,相对于现金补偿,休闲渔业从业者更想获得税收减免;养殖业从业者更想获得技术培训;老年渔农民更想进入社保体系。因此,需要结合其实际意愿实行多样化的补偿方式,最大程度地调动居民对海洋保护的积极性。

      (4)发挥政府补偿和市场补偿的共同作用。从受益者付费角度,政府主体和市场主体缺一不可。调查结果表明,游客对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的补偿意愿较高,每年可为保护区带来约12.14×108元的生态补偿金,市场补偿的力量不容忽视。充分发挥市场的补偿作用,一方面可有效缓解政府的补偿资金压力;另一方面也可促使生态保护转化为保护区受益者的自觉行动。因此,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可逐渐由政府补偿向政府补偿和市场补偿转化,既拓宽生态补偿融资渠道,也促进生态补偿决策的科学化。

    • 因建立和保护海洋保护区而利益受损的当地居民是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的主要受偿主体,研究表明,有68.54%的受访居民有受偿意愿,平均受偿水平约为248.03元/(人·年)。其中受访者的受偿意愿主要受家庭年收入、年龄、职业和是否参与生态补偿等因素影响,而受访者的受偿水平则主要受家庭年收入及年龄因素影响。享用海洋保护区生态服务的游客是马鞍列岛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的重要补偿主体,研究表明,有97.62%的受访游客具有支付意愿,平均支付水平约为203.55元/(人·年)。游客的支付水平主要受家庭年收入、文化程度、受访者居住地、生活对海洋依赖度和对生态补偿了解度等因素影响。因此,为提升补偿效率,海洋保护区生态补偿机制需要拓宽融资渠道,挖掘市场主体的补偿潜力,兼顾受偿主体的偏好和需求,设计差异化的生态补偿标准和补偿方式。

参考文献 (23)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