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江苏如东附近海域夏季海洋环境噪声特性分析

蒋明坤 杨红 王春峰 吉新磊

引用本文:
Citation:

江苏如东附近海域夏季海洋环境噪声特性分析

    作者简介: 蒋明坤(1993-),男,安徽安庆人,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科学与工程,E-mail:2608230651@qq.com;
    通讯作者: 杨 红(1962-),女,教授,研究方向为环境海洋学,E-mail:hyang@shou.edu.cn
  • 基金项目: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经费专项(201205010)项目;华能如东300MW海上风电工程鸟类监测项目(D-8006-16-8047)
  • 中图分类号: X834;X839.1

Analysis of characteristics of the ambient noise in the sea area near Rudong, Jiangsu in summer

  • 摘要: 近岸海域风电场等海洋工程产生的水下噪声可以影响海洋环境。本文以如东海域为研究区域,划分为港口区、风电场区和鱼类洄游区,分别监测其海洋环境噪声,获得水下噪声和水文气象要素数据,计算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值,对噪声的频谱和区域分布特性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在海洋工程的影响下如东海域不同频率段的噪声功率谱显著增加,同时噪声功率谱峰值也有所增多。港口区低于140 Hz的水下噪声出现浅层大于深层的现象,异于其他区域;风电场区域噪声功率谱的极值增加最大;鱼类洄游区海域的噪声功率谱在1000 Hz以下出现多个峰值。港口区和风电场区海域水下噪声呈现近岸海域大于远岸。如东海域的水下噪声在海洋工程的影响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噪声主要频率与该海域部分海洋生物的敏感频段相似,噪声功率谱临界甚至超过其听觉阈值,这会干扰海洋生物的听力和生存,严重者可直接致死,因此亟须对如东海域水下环境噪声进行长期的监测和治理。
  • 图 1  江苏省如东县港口区、风电场区和经济鱼类洄游区海域监测站点

    Figure 1.  Location map of monitoring stations in the coastal areas, wind farms and economic fish migration of Rudong, Jiangsu province

    图 2  2016年和2018年R1站点不同水深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频率范围20 ~ 20000 Hz)

    Figure 2.  Spectral density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depths at R1 stations in 2016 and 2018 (Frequency range 20~20000 Hz)

    图 3  2016年和2018年R2站点不同水深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频率范围20 ~ 20000 Hz)

    Figure 3.  Spectral density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depths at R2 stations in 2016 and 2018 (Frequency range 20~20000 Hz)

    图 4  2016年和2018年R3站点不同水深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图(频率范围20 ~ 20000 Hz)

    Figure 4.  Spectral density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depths at R3 stations in 2016 and 2018 (Frequency range 20~20000 Hz)

    图 5  2016年和2018年江苏省如东县海域不同地理位置的海洋环境噪声分布(噪声功率谱值/dB)

    Figure 5.  Distribution maps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geographical locations in Rudong County Sea area, Jiangsu Province in 2016 and 2018 (noise power spectrum/dB)

    图 6  江苏如东沿海海域常见海洋生物的敏感频率范围

    Figure 6.  Sensitive frequency ranges of common marine life in the coastal waters of Rudong, Jiangsu

    表 1  2016年和2018年不同海区内的水文气象数据

    Table 1.  Hydrometeorological data in different sea areas in 2016 and 2018

    观测海区测量时间天气状况海况等级海面风速/m·s−1海水温度/℃海水盐度
    港口区2016年晴朗23.323.433.5
    2018年晴朗21.924.032.7
    风电场区2016年晴朗33.125.333.4
    2018年晴朗22.524.732.5
    鱼类洄游区2016年晴朗34.724.533.5
    2018年晴朗34.325.833.8
    下载: 导出CSV

    表 2  2016年和2018年不同海区内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极值

    Table 2.  Extreme values of noise power spectrum of marine environment in different sea areas in 2016 and 2018

    观测海区测量时间海区内噪声功率谱极值/dB
    港口区 2016年 116.33
    2018年 127.50
    风电场区 2016年 119.12
    2018年 131.10
    鱼类洄游区 2016年 115.18
    2018年 126.70
    下载: 导出CSV
  • [1] 徐功慧, 陈鸿志, 王二庆, 等. 海洋环境噪声观测技术及数据处理方法[J]. 海洋技术, 2014, 30(2): 69-71.
    [2] 吉新磊, 杨 红, 丁 骏, 等. 近海风电场水下打桩辐射噪声特性测量分析[J]. 海洋科学, 2018, 42(3): 11-16. doi: 10.11759/hykx20170221001
    [3] 苏冠龙, 许肖梅. 水下打桩和船舶噪声对斑海豹听觉影响的初步分析[J]. 应用海洋学学报, 2013, 32(2): 178-183. doi: 10.3969/J.ISSN.2095-4972.2013.02.005
    [4] 章 蔚, 杨 红, 丁 俊, 等. 近海海上风电场水下噪声传播模型适用性研究[J]. 海洋科学, 2017, 41(7): 78-86. doi: 10.11759/hykx20160423002
    [5] CODARIN A, WYSOCKI L E, LADICH F, et al. Effects of ambient and boat noise on hearing and communication in three fish species living in a marine protected area (Miramare, Italy)[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09, 58(12): 1880-1887. doi: 10.1016/j.marpolbul.2009.07.011
    [6] 张晶磊, 杨 红, 王春峰, 等. 江苏滨海海上风电场建设对近岸海洋生态环境的累积影响评价[J].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884-890. doi: 10.12111/j.mes20190610
    [7] BART A N, CLARK J, YOUNG J, et al. Underwater ambient noise measurements in aquaculture systems: A survey[J]. Aquacultural Engineering, 2001, 25(2): 99-110. doi: 10.1016/S0144-8609(01)00074-7
    [8] GB/T 12763.3-2007, 海洋调查规范 第3部分: 海洋气象观测[S].
    [9] 张 博, 张旭光, 郭弘艺, 等. 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水下噪声特性分析[J]. 上海海洋大学学报, 2016, 25(4): 599-606. doi: 10.12024/jsou.20150401425
    [10] MERCHANT N D, PIROTTA E, BARTON T R, et al. Monitoring ship noise to assess the impact of coastal developments on marine mammals[J].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14, 78(1/2): 85-95.
    [11] MCKENNA M F, ROSS D, WIGGINS S M, et al. Underwater radiated noise from modern commercial ships[J]. The Journal of the Acoustical Society of America, 2012, 131(1): 92-103. doi: 10.1121/1.3664100
    [12] TOUGAARD J, MADSEN P T, WAHLBERG M. Underwater noise from construction and operation of offshore wind farms[J]. Bioacoustics, 2008, 17(1/2/3): 143-146.
    [13] 刘贞文, 文洪涛, 牛富强, 等. 海上降雨的水下噪声功率谱特征分析[J]. 应用海洋学学报, 2013, 32(4): 509-516. doi: 10.3969/J.ISSN.2095-4972.2013.04.008
    [14] 杭汝衡, 孟 龙, 王协成, 等. 黄海北部海洋环境噪声特点及其与风速的依赖关系[J]. 海洋学报, 1984, 6(2): 151-159.
    [15] 刘大禾, 汪华英, 周 静. 布里渊散射法测量盐度及温度不同的海水中的声速[J]. 中国激光, 2000, 27(4): 381-384. doi: 10.3321/j.issn:0258-7025.2000.04.020
    [16] 徐兆礼, 陈佳杰. 东黄海大黄鱼洄游路线的研究[J]. 水产学报, 2011, 35(3): 429-437.
    [17] 徐兆礼, 陈佳杰. 小黄鱼洄游路线分析[J]. 中国水产科学, 2009, 16(6): 931-940. doi: 10.3321/j.issn:1005-8737.2009.06.014
    [18] POPPER A N, FAY R R, PLATT C, et al. Sound detection mechanisms and capabilities of teleost fishes[M]//COLLIN S P, MARSHALL N J. Sensory Processing in Aquatic Environments. New York: Springer, 2003.
    [19] 任新敏, 高大治, 姚玉玲. 大黄鱼的发声及信号特性研究[J]. 大连水产学院学报, 2007, 22(2): 123-128.
    [20] 袁 征, 马 丽, 王金坑. 海上风机噪声对海洋生物的影响研究[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4, 31(10): 62-66. doi: 10.3969/j.issn.1005-9857.2014.10.015
    [21] 殷雷明, 陈雪忠, 张旭光, 等. 玻璃钢水槽内大黄鱼养殖环境噪声测量与分析[J]. 海洋渔业, 2017, 39(3): 314-321. doi: 10.3969/j.issn.1004-2490.2017.03.009
    [22] OFFUTT G C. Acoustic stimulus perception by the American Lobster Homarus americanus (Decapoda)[J]. Experientia, 1970, 26(11): 1276-1278. doi: 10.1007/BF01898016
  • [1] 张晶磊杨红王春峰丁骏 . 江苏滨海海上风电场建设对近岸海洋生态环境的累积影响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884-890. doi: 10.12111/j.mes20190610
    [2] 戴路李瑞杰梁连松宋晓波丰青 . 江苏沿海台风浪数值模拟.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6): 838-845.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6.007
    [3] 陈法锦陈淳青周凤霞李志阳朱庆梅孟亚飞劳齐斌张书文 . 秋季珠江口外海海域的生态环境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6): 844-852.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6.008
    [4] 于春艳鲍晨光许妍兰冬东李冕刘亮梁斌 . 海洋环境质量控制目标研究以渤海海域为例 .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5): 759-762.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5.020
    [5] 余成陈爽李广宇相景昌 . 江苏沿海围垦对辐射沙脊群非使用价值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6): 925-929,941.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6.020
    [6] 杨磊李明亮龚绪龙吴曙亮 . 江苏沿海典型围垦区土壤重金属分布特征及来源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6): 915-919, 925.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6.018
    [7] 张晨和庆张灏祺徐佳艳何培民李娟英 . 江苏沿海浒苔中重金属含量及食用风险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3): 403-408.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314
    [8] 张云峰张振克丁海燕陈影影 . 江苏启东嘴潮滩敏感粒度组分及环境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1): 81-86. doi: 10.12111/j.mes.20190220
    [9] 于春艳李冕鲍晨光兰冬东许妍马明辉 . 渤海海域富营养化评价及风险预测.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3): 373-376.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3.009
    [10] 徐雯佳徐永利田力 . 河北近海海域海冰时空变化遥感监测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2): 277-282. doi: 10.12111/j.mes20200216
    [11] 徐利存杨红王春峰 . 东海海域石油生产平台溢油风险评价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2): 260-267. doi: 10.12111/j.mes20200214
    [12] 张世瑕王紫雯吴赛男 . 沿海景观复杂度与水体生态环境的相关性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6): 880-886. doi: 10.12111/j.mes.20190209
    [13] 许妍鲍晨光梁斌兰冬东朱容娟于春艳马明辉 . 天津市近海海域人工鱼礁选址适宜性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6): 846-852, 867.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6.008
    [14] 刘帆费鲜芸王旻烨张红李庭古 . 黄、东海海域浒苔时空分布变化特征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3): 416-421.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3.015
    [15] 狄乾斌李霞 . 中国沿海11省市海洋产业结构与海域承载力脉冲响应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4): 561-569.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413
    [16] 陈永林孙永光谢炳庚康婧李晓青 . 红树林湿地景观格局与近海海域水质的相关分析以广西北海地区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1): 7-12.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1.002
    [17] 顾杰李正尧冒小丹胡成飞匡翠萍张万磊 . 夏季北戴河海域COD环境容量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5): 682-687.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5.007
    [18] 卫宝泉索安宁杨正先赵建华李颖 . 基于海洋功能区划的江苏省海岸线开发承载能力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4): 514-520.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407
    [19] 刘力维张银龙汪辉史建桥皮宇飞 . 1983~2013年江苏盐城滨海湿地景观格局变化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1): 93-100.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1.017
    [20] 毛成责花卫华矫新明张晓昱周超凡袁广旺李婧慧崔彩霞 . 江苏海涂夏季浮游植物种类组成及数量分布.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5): 753-759, 765.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519
  • 加载中
图(7)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94
  • HTML全文浏览量:  72
  • PDF下载量:  4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5-29
  • 录用日期:  2020-07-19
  • 刊出日期:  2021-08-20

江苏如东附近海域夏季海洋环境噪声特性分析

    作者简介:蒋明坤(1993-),男,安徽安庆人,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环境科学与工程,E-mail:2608230651@qq.com
    通讯作者: 杨 红(1962-),女,教授,研究方向为环境海洋学,E-mail:hyang@shou.edu.cn
  • 上海海洋大学 海洋生态与环境学院,上海 201306
基金项目: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经费专项(201205010)项目;华能如东300MW海上风电工程鸟类监测项目(D-8006-16-8047)

摘要: 近岸海域风电场等海洋工程产生的水下噪声可以影响海洋环境。本文以如东海域为研究区域,划分为港口区、风电场区和鱼类洄游区,分别监测其海洋环境噪声,获得水下噪声和水文气象要素数据,计算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值,对噪声的频谱和区域分布特性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在海洋工程的影响下如东海域不同频率段的噪声功率谱显著增加,同时噪声功率谱峰值也有所增多。港口区低于140 Hz的水下噪声出现浅层大于深层的现象,异于其他区域;风电场区域噪声功率谱的极值增加最大;鱼类洄游区海域的噪声功率谱在1000 Hz以下出现多个峰值。港口区和风电场区海域水下噪声呈现近岸海域大于远岸。如东海域的水下噪声在海洋工程的影响下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噪声主要频率与该海域部分海洋生物的敏感频段相似,噪声功率谱临界甚至超过其听觉阈值,这会干扰海洋生物的听力和生存,严重者可直接致死,因此亟须对如东海域水下环境噪声进行长期的监测和治理。

English Abstract

  • 水下噪声是实际海洋环境中,由海面风浪、水下暗流涌动、船舶运行、风电工程施工期及运营期、海底施工作业等自然和人为因素而引起的,其声波信号通过与海水、海平面、海床等发生反射、吸收后形成复杂的背景噪声场[1]。研究表明,水下噪声会减少或抑制声纳等海洋声学探测设备的工作性能和作用距离,也会干扰海洋生物的定位、觅食和交流等行为,甚至直接杀死海洋生物。

    海上风电工程施工期打桩产生的高强度脉冲信号可能会造成鱼类听力损伤、辨别能力减弱,甚至直接死亡[2-3]。风机运行时产生的水下噪声主要为连续的低频信号[4],强度较弱,且运行周期较长,影响具有多年累积效应,可能会降低鱼类等海洋生物间的交流和繁殖能力[5-6]。江苏省如东县海域面积辽阔,临近东台市条子泥世界自然遗产区域、吕四渔场、大沙渔场以及经济鱼种(大黄鱼、小黄鱼和带鱼等)的洄游通道。该海域广阔的面积和丰富的滩涂资源为珍禽、海洋鱼类和底栖生物提供了优越的栖息环境。近年来,随着港口规模的扩大,海上船舶运行的增多,港口运营和船舶噪声成为海洋环境噪声的主要来源。海洋环境噪声与海洋生物的生存、繁殖密切相关[7]。随着近岸海域开发力度的不断加大,海上风电场面积将不断扩张,相关的港口规模也将进一步扩大,未来海洋工程等人为活动造成的海洋环境噪声将对海洋生物产生潜在的环境风险。因此,研究如东近岸海域海洋环境噪声的变化,对于后续海洋工程开展和海洋环境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现阶段,我国对人为因素产生的海洋环境噪声的研究尚不完善,缺乏对近岸海域水下噪声的现有水平、频谱特性和区域分布特性的分析。2016年和2018年,如东海域的海上风电工程多为夏季施工,避免了施工活动对春、秋季鱼类产卵的影响,同时,夏季为如东常见海洋生物的聚集阶段,所测量的水下噪声数据更为科学。根据如东海域的特点,本文将研究区域划分为港口区、风电场区和鱼类洄游区3个海区,分别于2016年和2018年夏季在每个海区布置站点进行海洋环境噪声测量,分析多种噪声源产生的海洋环境噪声变化和区域分布特性,并讨论人类活动产生的海洋环境噪声的特性变化原因和对海洋生态系统的影响。本文的研究成果可以为海洋管理、海洋工程规划和海洋生态保护提供科学依据。

    • 江苏如东近岸海域大陆架平坦,滩涂面积广阔,丰富的海洋资源使得该海域成为鱼类的洄游场所,本研究海域涉及了其中的吕四渔场和大沙渔场。近年来,研究海域开展了沿岸海港(如小洋口港和洋口港)和海上风电场等海洋工程。本研究根据不同海域的水下噪声源性质,将如东海域分成港口区、风电场区和鱼类洄游区3个海区,在各海区内均布设了5个站点,分别为港口区(R1, R11, R12, R13, R14)、风电场区(R2, R21, R22, R23, R24)、鱼类洄游海区(R3, R31, R32, R33, R34),站点位置如图1所示。其中,R1位于近岸海域的洋口港,R2位于华能如东海上风电场内部,R3位于鱼类洄游区海域的上海至连云港海上航线。

      图  1  江苏省如东县港口区、风电场区和经济鱼类洄游区海域监测站点

      Figure 1.  Location map of monitoring stations in the coastal areas, wind farms and economic fish migration of Rudong, Jiangsu province

    • 根据《海洋环境调查规范》(GB/T 12763-2007),分别于2016年7月和2018年7月对江苏如东海域的海洋环境噪声进行测量,各站点均在水下布放一条垂直接收阵进行水下噪声测量,每个接收阵设置3个接收元(1 m、 3 m、5 m),每个接收元平行采集3次,每次测量时间均在5 min以上。噪声测量均利用水听器(HTI-96 MIN型,灵敏度为165 dB re 1 V/μPa)和声学记录器(Song Meter SM2+)以WAV文件格式对各站点不同水深层的水下噪声信号进行采集[2]。依据《海洋调查规范 第3部分: 海洋气象观测》(GB/T 12763.3-2007 ),使用FYF-1三杯风速风向表测定海面风速,船载CTD记录各站点海水温度、盐度和深度的数据,同时观测天气状况和海况参数[8]。所有站点均在涨潮期间测量,以确保具有足够的水深可以测量水下噪声。

    • 采用Cool Edit Pro 2.1软件对两次调查中每次采集的原始噪声数据进行处理[9],剔除由于采样误差而产生的空白、不完整的信号,覆盖数据中重复的部分,提取有效数据,最后各接收元截取300 s有效噪声音频数据用于研究。本次测量采用的水听器采样频率上限为44100 Hz,根据取样定理,水听器所采集数据的有效频率要小于采样频率的一半,即在22050 Hz以下。本研究主要分析20 ~20000 Hz频段的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值。在处理后的噪声信号中截取一段时间长度为t的噪声数据,采用MATLAB程序进行快速傅里叶变换(FFT):

      式中: ${f_i} = i \cdot {f_s}/N$, i=1, 2, ···, N, ${f_s}$为采样频率;N为截取信号的数据点数;FFT为快速傅里叶变换。选取中心频率${f_{\rm{0}}}$${f_{\rm{0}}}$<${f_s}{\rm{/2}}$),在一定的带宽$\Delta {f_{}} = {f_b} - {f_a}$${f_{\rm{a}}} \leqslant {f_0} \leqslant {f_b}$)内进行功率谱平均:

      式中: ${i_a} = N \cdot {f_a}/{f_s}$${i_b} = N \cdot {f_b}/{f_s}$${n_0} = {i_b} - {i_a}$

      由此得到噪声功率谱:

      式中: B为常数,表示水听器的灵敏度。

      对2016年和2018年的海洋环境数据分别进行处理,计算各监测点5 m水深的海洋环境噪声在50 Hz、100 Hz、200 Hz、400 Hz、600 Hz、800 Hz、1000 Hz和2000 Hz频率处的噪声功率谱值,并利用surfer 8.0软件绘制噪声区域分布图。

    • 水文气象条件可以反映研究海域的海洋环境背景,对水下噪声测量结果具有一定的影响。2016年、2018年在不同海区测量期间的天气状况、海况、海面风速、海水温度和海水盐度数据见表1,所有站点水下噪声测量期间均为晴朗天气,海面风速为1.9~4.7 m/s,海水温度为23.4 ℃~25.8 ℃,海水盐度为32.5~33.8,研究海域平均水深为8 m。由于观测周期较短,同一海区各站点测量的海面风速、水深、温度、盐度的差距较小,此处给出的是各海区站点的平均值(表1)。

      观测海区测量时间天气状况海况等级海面风速/m·s−1海水温度/℃海水盐度
      港口区2016年晴朗23.323.433.5
      2018年晴朗21.924.032.7
      风电场区2016年晴朗33.125.333.4
      2018年晴朗22.524.732.5
      鱼类洄游区2016年晴朗34.724.533.5
      2018年晴朗34.325.833.8

      表 1  2016年和2018年不同海区内的水文气象数据

      Table 1.  Hydrometeorological data in different sea areas in 2016 and 2018

    • 对各海区内典型站点的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进行分析。港口海域R1站点内主要噪声来源于船舶和码头机械操作。R1站点水下噪声功率谱分布如图2所示。由图2可知,2016年和2018年的噪声数据在垂直水深上的差异不明显,大致趋势为各频段噪声功率谱随水深的增加而增加。但2018年在20~140 Hz频段出现1 m水深层噪声功率谱大于3 m和5 m的现象,这可能是由于港口区海洋环境噪声主要来源于近海面,除船舶噪声外还有港口机械运作和车辆运行的部分大气噪声传入海洋,从而打破了噪声强度随深度递增的规律[10-11]。2016年和2018年的噪声主要能量集中在200 Hz以下频段,200 Hz以上噪声功率谱随频率的增加而逐渐减弱,其中2016年在200 Hz和1200 Hz频率出现噪声功率谱极值,2018年在120 Hz和550 Hz频率的噪声功率谱明显高于其他频段;在20 ~20000 Hz频段,2018年的噪声功率谱值明显高于2016年,1000 Hz以下差异较大,1000 Hz以上差异逐渐减小(图2)。

      图  2  2016年和2018年R1站点不同水深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频率范围20 ~ 20000 Hz)

      Figure 2.  Spectral density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depths at R1 stations in 2016 and 2018 (Frequency range 20~20000 Hz)

      R2站点位于海上风电工程海域,该海域主要噪声来源为海上风电工程的施工和风机运行产生的水下噪声。R2站点的噪声功率谱分布见图3,由图3可以看出,该海域的水下噪声功率谱水平高的频段为20~300 Hz,300 Hz以上噪声能量逐渐减弱,这也反映了海上风电场水下噪声主要为低频信号的特点[12]。2016 年和 2018 年风电场区海域出现噪声功率谱水平高的频率段基本相似,但相比 2016 年而言,2018 年的噪声功率谱增加明显;两次调查结果可以看出,噪声功率谱在1000~3000 Hz出现大波扰动,可能是该海域风机桩柱和海上升压站等工程在潮汐变化时阻碍水流扰动所致;3000~10000 Hz频段噪声功率谱变化较小,基本稳定在70 dB,这可能来源于海洋热噪声;10000 Hz以上噪声功率谱再次出现下降(图3)。

      图  3  2016年和2018年R2站点不同水深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频率范围20 ~ 20000 Hz)

      Figure 3.  Spectral density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depths at R2 stations in 2016 and 2018 (Frequency range 20~20000 Hz)

      R3站点位于经济鱼类洄游区海域,该海域存在大黄鱼、小黄鱼等经济鱼类。R3站点的噪声功率谱分布如图4所示,由图4可知该海域海洋环境噪声在100~2000 Hz频段内出现多个水平高的噪声功率谱,其中2016年在450 Hz和1300 Hz频率的噪声功率谱值较其他频率高,2018年在800 Hz频率出现的功率谱极值为126.70 dB;相比于2016年,2018年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明显增大,且不同水深层之间的噪声功率谱差值较大。4000 ~10000 Hz频段范围内两次测量的噪声功率谱值变化趋势基本相似,都在70 dB左右上下波动,可能来自于海洋生物发声以及海洋热噪声。10000 Hz以上噪声功率谱值急剧下降(图4)。

      图  4  2016年和2018年R3站点不同水深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图(频率范围20 ~ 20000 Hz)

      Figure 4.  Spectral density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depths at R3 stations in 2016 and 2018 (Frequency range 20~20000 Hz)

    • 对2016年和2018年所有监测点5 m水深的海洋环境噪声在50 Hz、100 Hz、200 Hz、400 Hz、600 Hz、800 Hz、1000 Hz和2000 Hz频率的噪声功率谱值进行计算,并利用surfer 8.0软件对研究海域内5 m水深平面上的海洋环境噪声水平分布作图(图5)。由图5可知,2016年和2018年噪声功率谱呈现出随频率的增加而减小的趋势,两次调查噪声功率谱呈现出随频率增加而减小的趋势,而2018年在600 Hz以下频段大面积海域的噪声水平均较高。相比于2016年,2018年的各频段的噪声水平均有明显升高,其中在100 Hz、200 Hz、400 Hz和600 Hz处变化较为显著。在50 Hz、100 Hz和200 Hz频段处,如东海域主要噪声分布于港口区和风电场区,而在400 Hz、600 Hz和800 Hz频段,鱼类洄游区为如东海域主要噪声集中区。1000 Hz和2000 Hz频段,两次调查显示,研究海域内海洋环境噪声差异较小,海域噪声功率谱值为73~85 dB。鱼类洄游区与吕四渔场、大沙渔场和经济鱼类洄游通道交叉,其在50~600 Hz频段的水下噪声功率谱达到100 dB以上,可对该海域经济鱼类造成影响。在离海岸较近的港口区和风电场区海域噪声分布趋势为近岸海域大于远岸海域,这可能是由于近岸海域存在多条潮汐通道,噪声汇集所致(图5)。

      图  5  2016年和2018年江苏省如东县海域不同地理位置的海洋环境噪声分布(噪声功率谱值/dB)

      Figure 5.  Distribution maps of the ambient noise at different geographical locations in Rudong County Sea area, Jiangsu Province in 2016 and 2018 (noise power spectrum/dB)

    • 海洋环境噪声传播特性与天气状况、海况、海水温度、海水盐度、海面风速等多种因素有关。海面降雨、海浪等因素可以导致海洋环境噪声在短时间内发生剧烈的变化[13]。为排除水文气象条件是造成2016年和2018年噪声数据差异的原因,对噪声测量期间水文气象条件与海洋环境噪声的变化进行了分析。

      首先对比分析水文气象数据与如东海域所测海洋环境噪声数据发现,两次测量期间天气状况与海况均良好,因此可排除剧烈海面风浪和降雨作用对测量结果的影响。其次考虑到海面风速也会对对海洋环境噪声产生影响,本研究中对海面平均风速进行观测可知两次测量期间海面平均风速为3.3 m/s。海面风速主要由大气流动推动海水翻滚形成浪花或局部扰流产生噪声进入海洋产生,有研究探究了不同风速下的风关噪声的变化,结果表明海面风速为4~15 m/s时海洋环境噪声级变化具有强烈的时变性[14],明显高于两次测量期间的海面平均风速,因此在本研究中风关噪声对海洋环境噪声强度的贡献值较小。最后对2016年和2018年不同海区内海洋环境噪声的功率谱极值进行分析(表2)。本研究中海水的深度、温度、盐度决定了声信号在海洋中的传播速度和途径,海水深度较大时水声信道会出现变化,不同季节的海水温度会改变声速剖面从而影响声速传播,同时盐度的改变会使海水介质发生变化,声音的传播也会出现变化[15]。2016年和2018年,不同海区内海洋环境噪声的功率谱极值见表2。两次测量的噪声数据中,各海区噪声功率谱极值增加明显,而噪声测量是在水深较浅的海域开展,且测量周期较短,水文数据显示海水温度和海水盐度变化甚小,可以看出水文气象因素对水下噪声传播的影响几近忽略不计。因此,海面风速、海水温度、海水盐度等环境因素对2016年和2018年的水下噪声数据无显著影响,这说明如东海域水下噪声近年的增大与海洋工程有关。

      观测海区测量时间海区内噪声功率谱极值/dB
      港口区 2016年 116.33
      2018年 127.50
      风电场区 2016年 119.12
      2018年 131.10
      鱼类洄游区 2016年 115.18
      2018年 126.70

      表 2  2016年和2018年不同海区内海洋环境噪声功率谱极值

      Table 2.  Extreme values of noise power spectrum of marine environment in different sea areas in 2016 and 2018

    • 海洋环境噪声影响海洋鱼类、海洋哺乳动物和底栖生物等海洋生物的通讯交流、繁殖等。大黄鱼是江苏如东近岸海域的常见海洋生物,其越冬场位于我国浙江中南部和福建北部的近海海域,随着季节变化和海水温度的回暖,大黄鱼逐渐向北洄游,于夏季集结在江苏如东近岸海域[16]。小黄鱼的成鱼和稚幼鱼6月集中于吕四渔场,7月在大沙渔场索饵[17]。斑海豹具有洄游的繁殖习性,成年斑海豹常见于我国黄渤海海域[3]。如东沿海广阔的滩涂资源为虾、鳗等底栖生物提供了优越的生存环境。

      大黄鱼、斑海豹和常见底栖生物的敏感频率段如图6所示。大多数鱼类听觉范围在50~1000 Hz[18],大黄鱼是如东海域较常见的鱼类之一,其发声频率为800~850 Hz[19];斑海豹的听阈为100~100000 Hz,发声频率为400~15000 Hz[3]。本研究在2016年和2018年夏季对水下噪声进行测量,同时夏季是如东海域常见海洋生物的聚集阶段,因此其水下噪声数据对海洋生物的影响更具有说明性。江苏如东近岸海域自2016年以来开始大面积建设单一输出功率超过2 M以上风电机组,随着港口规模不断扩大,船舶运输量逐渐增多。本研究表明,如东海域水下噪声主要为1000 Hz以下频段,在50 Hz、120 Hz、550 Hz和800 Hz处的功率谱超过120 dB,功率谱峰值频段与斑海豹、大黄鱼的听阈或发声频段相似,因此该海域的水下噪声可以对鱼类和斑海豹产生不良影响[20]。另外,江苏如东海上风电工程海域临近吕四渔场、大沙渔场和经济鱼类的洄游敏感区域,而对大黄鱼的听觉阈值和峰值频率范围的研究结果表明,大黄鱼长期处于 100 ~1000 Hz的低频噪声环境中可以降低其摄食转换效率、生长率和听觉敏感度等[21]。如东海域鱼类洄游区的水下噪声主要为100 ~1000 Hz的低频信号,对比大黄鱼的敏感频率发现两者出现重叠,并且2018年的R3站点在100 ~1000 Hz范围内出现多组水平高的功率谱峰值,最高可达125.83 dB,因此将会对大黄鱼造成不良生理反应。对养殖水体内的虾、鳗等底栖生物的研究结果表明,低频噪声可能会引起虾类心跳减速、生长繁殖率和进食量下降[22],而本研究海域主要以低频噪声信号为主,这可能会对底栖生物产生危害。近两年来如东海域海洋环境噪声增加迅速,对该海区的海洋生态系统具有负面的影响。

      图  6  江苏如东沿海海域常见海洋生物的敏感频率范围

      Figure 6.  Sensitive frequency ranges of common marine life in the coastal waters of Rudong, Jiangsu

    • (1)相比于2016年,2018年江苏如东近岸海域的水下噪声功率谱增加显著,噪声功率谱峰值也明显增多。其中,港口区的水下噪声受工程的影响出现浅层大于深层的现象,风电场海域内的噪声功率谱因风电工程而明显增加,鱼类洄游区海域内的水下噪声峰值成分较多。

      (2)水下噪声的水平区域分布结果表明,港口区和风电场区海域的噪声功率谱呈现近岸面大于远岸面,鱼类洄游区海域的噪声功率谱已达到较高的水平,各区域间的噪声功率谱较区域内小。

      (3)如东海域水下噪声主要频率段与部分海洋生物相似,且功率谱值临近其听力阈值,这会干扰海洋哺乳动物、鱼类和底栖生物的听力、生存和繁殖等,进而影响海洋生态系统。近年来,海洋工程项目日益增多,其产生的水下噪声对海洋生物的影响持续不断,亟需对工程海域内水下噪声进行跟踪监测,同时对工程海域内优势种的听觉阈值和种类数量的研究也是必不可少的。

参考文献 (22)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