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现状、不足及建议

赵博 张盼 于永海 孙家文 王平 张连杰 张广帅

引用本文:
Citation:

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现状、不足及建议

    作者简介: 赵 博(1988-),男,吉林四平人,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综合治理政策与技术,E-mail:bzhao@nmemc.org.cn;
    通讯作者: 于永海(1964-),男,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综合治理政策与技术,E-mail:yhyu@nmemc.org.cn
  • 基金项目: 国家环境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整治修复重点实验室基金项目(202106)
  • 中图分类号: X32

Current situation, deficiencies and suggestions of marine ecological restoration in Bohai Sea

  • 摘要: 为全面改善渤海生态环境质量,2018年,生态环境部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实施了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以下简称攻坚战),经过三年治理,在陆源污染治理、海域污染治理、生态保护修复、环境风险防范等方面均取得突破性进展。其中,通过生态保护修复累计整治修复岸线130余千米,修复滨海湿地8800余公顷,有力推动渤海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向好。本文从修复规模、修复类型等方面梳理了攻坚战期间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特点,分析总结了在滨海湿地、岸线岸滩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等方面取得的成效,探讨了在项目谋划、修复模式和资金来源方面的不足之处,从加强规划引领、提高技术水平、拓宽资金渠道等方面,提出了进一步完善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的意见建议。
  • 图 1  渤海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空间分布

    Figure 1.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s

    图 2  渤海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数量统计

    Figure 2.  Statistics on the number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s

    图 3  渤海攻坚战滨海湿地修复目标完成情况

    Figure 3.  Completion of the coastal wetland restoration target

    图 4  渤海攻坚战岸线修复目标完成情况

    Figure 4.  Completion of shore repair target

    表 1  渤海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类型统计

    Table 1.  Statistics on the type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

    岸线
    修复类
    滨海湿地
    修复类
    综合性
    修复类
    项目
    总数
    山东1212529
    滨州//2
    东营/21
    潍坊2102
    烟台10//
    河北74213
    秦皇岛711
    唐山/11
    沧州/2/
    天津天津23/5
    辽宁111214
    大连//2
    营口//3
    盘锦/1/
    锦州//4
    葫芦岛1/3
    合计22201961
    下载: 导出CSV
  • [1] 张志卫, 刘志军, 刘建辉. 我国海洋生态保护修复的关键问题和攻坚方向[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8, 35(10): 26-30.
    [2] 路文海, 曾 容, 陶以军, 等. 渤海生态修复进展及国际典型内海修复经验借鉴[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 2015, 25(S2): 316-319.
    [3] 曹洪军, 梁 敏. 渤海典型生态系统恢复机制研究[J]. 聊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 (5): 1-7.
    [4] 梁 斌, 鲍晨光, 于春艳, 等. 渤海生态环境状况与管理对策研究[C]//2019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科学技术年会论文集(第二卷). 西安: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 2019: 690–696.
    [5] 纪大伟, 田洪军, 王园君, 等. 海域海岸带整治修复进展与管理建议[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6, 33(5): 87-90.
    [6] 生态环境部, 发展改革委, 自然资源部. 生态环境部 发展改革委 自然资源部关于印发《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的通知[J].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报, 2019 (9): 78-85.
    [7] 于秀波, 张 立. 中国沿海湿地保护绿皮书-2019[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20.
    [8] 王 翠. 基于生态系统的海岸带综合管理模式研究——以胶州湾为例[D]. 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09.
    [9] 孙家文, 方海超, 于永海, 等. 基于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我国近岸海域综合治理[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9, 36(8): 29-32.
    [10] 陈克亮, 吴侃侃, 黄海萍, 等. 我国海洋生态修复政策现状、问题及建议[J]. 应用海洋学学报, 2021, 40(1): 170-178.
    [11] 财政部关于印发《海洋生态保护修复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J]. 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文告, 2020(11): 6–9.
    [12] 徐淑升, 郑兆勇, 陆 遥, 等. 从政策、资金和技术三者关系探讨破解海洋生态修复难题[J]. 海洋开发与管理, 2021, 38(6): 65-69.
  • [1] 张盼闫吉顺赵博张连杰于永海刘伟杰牟英春康婧 . 渤海直排海污染源排放特征及管理对策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6): 814-822. doi: 10.12111/j.mes.2021-x-0103
    [2] 于春艳鲍晨光许妍兰冬东李冕刘亮梁斌 . 海洋环境质量控制目标研究以渤海海域为例 .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5): 759-762.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5.020
    [3] 姜德娟王昆夏云 . 渤海赤潮遥感监测方法比较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3): 460-467. doi: 10.12111/j.mes20200321
    [4] 高红龙刘汝海张燕燕王艳汪明宇 . 黄渤海典型海域DGM变化及其影响因素.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6): 820-825.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6.004
    [5] 李冕兰冬东梁斌张浩鲍晨光许妍于春艳马明辉 . 渤海无机氮水质稳定性预测.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2): 161-165.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2.001
    [6] 于春艳李冕鲍晨光兰冬东许妍马明辉 . 渤海海域富营养化评价及风险预测.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3): 373-376.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3.009
    [7] 许士国富砚昭康萍萍 . 渤海表层叶绿素a时空分布及演变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6): 898-903,924.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6.016
    [8] 陈晓亮沈永明崔雷姜恒志石峰 . 渤海风场的概率预测模型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1): 93-99. doi: 10.12111/j.mes20190115
    [9] 凌欣韩雪 . 流域−河口−渤海近岸海域污染防治机制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6): 970-974, 980. doi: 10.12111/j.mes.2021-x-0099
    [10] 于春艳朱容娟隋伟娜许妍梁斌鲍晨光马明辉 . 渤海与主要国际海湾水环境污染治理成效比较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6): 843-850, 866. doi: 10.12111/j.mes.2021-x-0108
    [11] 国文薛文平姚文君徐恒振林忠胜姚子伟马新东 . 渤海表层沉积物中多环芳烃赋存特征及来源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3): 330-336.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3.002
    [12] 王丽莎张传松王颢石晓勇 . 夏季黄渤海生源要素的平面分布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3): 361-366,383.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3.007
    [13] 刘明张爱滨廖永杰范德江 . 渤海中部油气开采区沉积物中石油烃环境质量.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1): 12-16.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1.003
    [14] 刘保占魏文普段梦兰安伟靳卫卫 . 渤海海上石油平台的溢油风险概率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1): 15-20.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1.003
    [15] 钱国栋李明曲良任叙合迟杰 . 短期风化对渤海原油正构烷烃组分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1): 23-28.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1.005
    [16] 尚雪梅娄安刚孙学娟孙岳 . 渤海石油烃输移扩散对水质污染影响数值模拟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1): 58-65.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1.011
    [17] 鲍晨光张志锋梁斌许妍于春艳 . 海水环境承载能力预警分区研究——以渤海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4): 482-486.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402
    [18] 侯天琪王珊珊陈洪举庄昀筠刘光兴王宁 . 2013年夏季渤海和黄海浮游植物群落特征及比较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4): 591-600. doi: 10.12111/j.mes.20200069
    [19] 刘冰洁姜沄林蒋宇霞陆尧寇杰锋邓瀚锵孙凯峰 . 天津市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的对策成效浅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21, 40(6): 867-872. doi: 10.12111/j.mes.2021-x-0090
    [20] 申友利叶祖超张少峰张春华 . 一种改进的Cressman插值方法在渤海表层总氮数据处理中的应用.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4): 622-628.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4.022
  • 加载中
图(4)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73
  • HTML全文浏览量:  171
  • PDF下载量:  16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1-07-26
  • 录用日期:  2021-09-14
  • 刊出日期:  2021-12-20

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现状、不足及建议

    作者简介:赵 博(1988-),男,吉林四平人,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综合治理政策与技术,E-mail:bzhao@nmemc.org.cn
    通讯作者: 于永海(1964-),男,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综合治理政策与技术,E-mail:yhyu@nmemc.org.cn
  • 1. 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 辽宁 大连 116023
  • 2. 国家环境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整治修复重点实验室 辽宁 大连 116023
基金项目: 国家环境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整治修复重点实验室基金项目(202106)

摘要: 为全面改善渤海生态环境质量,2018年,生态环境部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实施了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以下简称攻坚战),经过三年治理,在陆源污染治理、海域污染治理、生态保护修复、环境风险防范等方面均取得突破性进展。其中,通过生态保护修复累计整治修复岸线130余千米,修复滨海湿地8800余公顷,有力推动渤海生态环境质量持续向好。本文从修复规模、修复类型等方面梳理了攻坚战期间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特点,分析总结了在滨海湿地、岸线岸滩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等方面取得的成效,探讨了在项目谋划、修复模式和资金来源方面的不足之处,从加强规划引领、提高技术水平、拓宽资金渠道等方面,提出了进一步完善渤海海洋生态修复的意见建议。

English Abstract

  • 生态修复是指利用生态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或通过适当的人工辅助措施,使退化、受损或毁坏的生态系统恢复的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海洋生态修复在全国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着巨大作用,成为破解海洋生态环境问题、保障国家生态安全、解决人民亲海需求的重要措施[1]

    渤海是我国唯一的半封闭型内海,承接黄河、辽河、海河三大流域[2],拥有天然海湾、河口、盐沼湿地、海草床等多种典型生态系统,是我国北方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3],为京津冀协同发展、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经济高质量发展、东北振兴等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提供了有力保障,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最迅速的区域之一。然而,环渤海地区社会经济快速发展也给渤海带来了较大的生态环境压力,导致海域富营养化程度高、滨海湿地面积萎缩、自然岸线保有率不足、渔业资源衰退、外来物种入侵、典型生态系统长期亚健康等一系列问题[4],严重影响了渤海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2010-2018年,“海域海岸带整治修复行动”“蓝色海湾”等海洋生态修复行动相继实施,辽宁省、河北省、山东省、天津市等环渤海省市(以下简称三省一市)以地方配套与中央财政资金支持相结合的方式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岸线整治、滨海湿地修复、海洋生物资源养护等方面工作[5],渤海生态环境呈趋稳向好的积极态势。2018年,国家实施了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6],以期通过三年治理,实现渤海生态环境的明显改善。海洋生态保护修复作为攻坚战四大重点任务之一,要求环渤海三省一市组织开展河口海湾综合整治修复、岸线岸滩综合治理修复等工作,并提出了滨海湿地整治修复规模不低于6900公顷、整治修复岸线新增70千米的目标,有力地推动了渤海生态环境改善。本文在梳理总结攻坚战生态修复行动实施情况、特点与成效的基础上,分析了渤海生态修复中的不足,以期为渤海区域未来海洋生态修复方向做出有益探索。

    • 攻坚战期间,三省一市共实施生态修复项目61个(图1),国家财政支持资金投入约33亿元,远超2010-2018年以来的项目总数(18个)与资金总量(≤10亿元)[15],是渤海区域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生态修复工作。从地区分布来看(图2),山东省最多,共实施生态修复项目29个,主要集中在潍坊和烟台两地;辽宁省共实施项目14个,均匀分布在沿海5个城市;河北省实施13个项目,9个位于秦皇岛市;天津市实施了5个项目。为了能有效地解决河口海湾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提高典型生态系统生态功能,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主要分布于大小凌河口、双台子河口、滦河口、北戴河口、普兰店湾、复州湾、莱州湾南岸等生态环境敏感的重点河口、海湾区域。

      图  1  渤海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空间分布

      Figure 1.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s

      图  2  渤海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数量统计

      Figure 2.  Statistics on the number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s

    • 攻坚战生态修复分为岸线修复、滨海湿地修复和综合修复3种类型,其中,岸线修复类项目22个,滨海湿地修复类项目20个,综合修复类项目19个(表1)。从地区分布来看,山东省岸线修复类项目与滨海湿地修复类项目数量相同,为12个;河北省岸线修复类项目为7个,占比超过一半;天津市不涉及综合修复类项目,而辽宁省则几乎全部为综合修复类项目。

      岸线
      修复类
      滨海湿地
      修复类
      综合性
      修复类
      项目
      总数
      山东1212529
      滨州//2
      东营/21
      潍坊2102
      烟台10//
      河北74213
      秦皇岛711
      唐山/11
      沧州/2/
      天津天津23/5
      辽宁111214
      大连//2
      营口//3
      盘锦/1/
      锦州//4
      葫芦岛1/3
      合计22201961

      表 1  渤海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类型统计

      Table 1.  Statistics on the type of ecological restoration project

      (1)岸线修复

      岸线修复主要包括3个方向:一是沙滩修复养护,针对砂质岸线侵蚀、退化等问题,通过离岸沙坝构筑、人工补砂等措施进行修复,修复典型区域集中在辽东湾西岸,主要项目包括秦皇岛市唐子寨至海监基地岸线整治修复工程和葫芦岛市芷锚湾岸线整治生态修复项目;二是海堤生态化建设,一般包括新建生态化海堤或对原有破损护岸(海堤)进行生态化改造,配合岸线后方绿化、生态防护带建设等措施,提升防护能力的同时增强岸线岸滩生态功能,修复典型项目包括天津港保税区(临港区域)岸线生态修复项目、莱州市三山岛吴家庄子海岸线整治修复工程、昌邑市胶莱河入海口西岸海岸带生态修复项目(三期)、龙口市岸线岸滩综合治理修复工程-东部岸线;三是岸滩环境综合整治,通过拆除海上构筑物、清理岸滩垃圾、修复破损海堤、人工补砂、建设沿海防护林等措施,系统改善岸线、岸滩生态环境,典型项目有莱州市太平湾朱旺村西侧岸线、岸滩综合治理修复项目和蓬莱市渤海海域岸线生态修复项目。

      (2)滨海湿地修复

      滨海湿地修复主要包括4个方向:一是植被种植与恢复,用于修复因植被退化或被破坏导致生态功能降低的滨海湿地,种植品种一般为翅碱蓬、芦苇、柽柳等北方典型耐盐滨海植被,修复典型区域主要位于莱州湾南岸河口湿地;二是湿地生境基底修复,通过退养还滩、清淤疏浚、潮沟疏通、微地形改造等措施,解决因水文动力条件改变而造成的滨海湿地生境基底退化,修复典型项目有盘锦市大凌河口东侧整治修复项目、滦河口北岸滨海湿地整治修复工程、永定新河入海口左岸滨海湿地修复项目;三是互花米草清理,一般采用物理法、化学法、生物法清除互花米草,其中,物理方法主要为人工刈割、根系拔除、水淹等,化学方法则是使用滩涂互花米草除控剂,典型项目包括河北省滦南湿地人工岸线(冀东油田1号岛西侧段)生态修复项目和寿光市老河入海口海岸带生态修复工程项目;四是海草床修复,通过播种、植株移植等保育补植措施修复受损或退化的海草床生态系统,还可以辅以人工鱼礁、增殖放流等生物资源修复措施,加强物种多样性保护,典型项目有唐山市曹妃甸龙岛西北侧海草床生态保护与修复(一期)项目和东营市小岛河北侧滨海湿地生态系统恢复项目。

      (3)综合修复

      综合修复是指运用多种修复措施,系统地修复受损区域,全面解决生态问题。一般先通过退围还湿、退堤还海等措施,恢复滨海湿地空间,再通过清淤疏浚、地形改造、植被补植等措施,改善滨海湿地生境,最后辅以岸滩垃圾清理、生态海堤、人工沙滩等岸线修复措施,进一步提升湿地和岸滩的生态功能。修复典型项目包括大连市普兰店湾与复州湾生态修复项目、锦州原四十集团军虾场海洋生态修复项目、北戴河河口海湾综合整治修复工程、东营垦东咸水沟区域退养还湿海洋生态修复项目。

    • 截至2020年底,攻坚战生态修复项目已完成58个,完成率为95%,滨海湿地修复目标与岸线整治修复目标均超额完成,目标达成率分别为125%(图3)和190%(图4)。攻坚战期间,三省一市共完成滨海湿地修复面积约8800公顷,其中,修复海草床、翅碱蓬等渤海典型生态系统近2000公顷,恢复滨海湿地面积约800公顷,全面提升了滨海湿地生态功能,经估算,滨海湿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每年新增约11亿元[7]。在岸线岸滩整治修复方面,三省一市共修复破损岸线约130千米,进一步改善岸线岸滩生态环境,渤海岸线自然化、生态化更加显著,自然岸线保有率由34%提高到了35%,达到了全国平均水平。通过生态修复,沿海区域滨海湿地空间得到了拓展,湿地生态功能得到了增强,近岸海域的生态环境容量进一步扩大,实现了生态扩容,对于渤海生态环境改善具有重要作用,2020年,渤海近岸海域优良水质面积相比2018年增长了16.9个百分点,达到82.3%。在改善海洋生态环境的同时,攻坚战生态修复也注重人民群众的亲海需求与亲海体验,通过修复,环渤海新增亲海区域10余处,如营口珍珠湾、天津东疆亲海公园等,有力地推动环渤海地区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综上所述,攻坚战生态修复成效显著,对于改善生态环境、实现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图  3  渤海攻坚战滨海湿地修复目标完成情况

      Figure 3.  Completion of the coastal wetland restoration target

      图  4  渤海攻坚战岸线修复目标完成情况

      Figure 4.  Completion of shore repair target

    • 本次攻坚战共实施生态修复项目61个,平均每48千米岸线就有一个修复项目,但是项目缺乏统筹规划,普遍呈小型化、分散化、碎片化分布。一些项目对环境改善与生态功能的提升效果不明显,对区域生态扩容、减污降碳以及整体生态环境改善的贡献不高,如莱州湾南岸149千米海岸线共布置了14个生态修复项目,对攻坚战谋划解决莱州湾长期处于亚健康状况和核心问题帮助有限;部分地区存在“为了修而修”的思想,盲目选择修复项目,对各种因素考虑不足,影响项目实施,甚至一些项目无法得到有效实施。

    • 攻坚战生态修复未能充分体现“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自然恢复”的理念,在已实施的项目中,大多按照单一生态要素或资源种类开展,仍处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困境中,尚未将污染治理与生态修复相结合,例如,部分入海河流淡水供给严重不足,加上围海养殖束窄河口,造成河口海域低盐区萎缩,致使植被退化、海洋生物产卵育幼基础环境丧失,但在修复时仅采取地块平整、垃圾清理、植被种植等周期短、见效快的人工措施,并未从根本上解决生态问题,生态修复的有效性难以体现;某些海岸整治修复工程,在岸线修复时未考虑岸滩直排、散排等污染治理,致使生态修复的实际成效大打折扣。

    • 据统计,2010年以来渤海地区累计投入近45亿元用于生态修复,主要依靠中央财政资金以及地方配套资金,资金来源单一。对地方来说,海洋生态修复不仅有修复工程投入,还涉及拆迁补偿、转产安置、陆海协同治理等多方面投入,资金需求量大,地方财政面临较大压力,一旦配套资金不能及时到位,就会影响生态修复工作推进,甚至直接影响修复效果。目前,地方尚未形成资金筹措长效机制,过度依赖政府财政资金投入,多元化投入机制尚在探索阶段,社会资本参与积极性不高,一定程度上掣肘了渤海地区的生态修复工作。

    • 加强生态系统健康状况评估,查清区域典型生态系统的分布与健康状况,识别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为生态修复工作提供基础依据。以“美丽海湾”建设为统领,将具有生态完整性的重点海湾(湾区)作为修复单元,将修复重点放在黄河口、辽河口、滦河口以及莱州湾生态环境问题突出的海湾、河口,坚持区域化、一体化的思路,打破零敲碎打的布局限制,以点连线,以线汇面,形成整体修复大格局。对于跨行政区的海湾、河口,建立完善生态修复联动机制,从系统性、完整性的角度统筹规划,共同推进生态修复工作,形成生态修复合力。同时,探索建立基于生态系统的海岸带综合管理新模式,以海草床、翅碱蓬、海湾、河口等典型生态系统为基本单元,将海洋生态系统的上下游、左右岸作为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有机整体,实施海陆一体化的海洋生态环境管理[8]

    • 在问题识别、成因解析、方案设计、监测考核等方面加强技术总结与创新,构建生态修复全过程标准体系,制定技术标准,着力提高生态修复技术水平,做到识别问题精准、成因分析深入、方案设计科学。秉持综合治理理念,充分考虑生态系统内部结构特点与自然演化规律,以根源性问题为导向,将陆源污染治理与海洋生态修复相结合,因地制宜,精准施策,系统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全面改善区域生态环境质量。贯彻基于自然解决方案的海洋生态修复理念,坚持“自然恢复为主,人工干预为辅”,减少人工措施设计与使用,充分发挥生态系统自我修复能力,增强生态修复成效的长期性[9]。加强海草床、牡蛎礁修复与互花米草治理等关键技术研究,尽快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修复治理模式,推动渤海典型生态系统的保护与修复。

    • 切实转变生态修复资金筹措方式,建立以政府资金为主导、社会资金参与的生态修复资金保障长效机制[310]。扩大中央财政资金支持范围,将养殖拆迁补偿、渔民转产安置等费用纳入其中,减轻地方财政压力[11]。强化地方政府主导作用,渤海三省一市将生态修复资金纳入财政预算,完善生态修复资金投入监管。积极探索生态修复市场化运作模式,建立多元化投资渠道,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修复,制定针对生态修复的专项优惠政策,充分运用减税降费、海域使用金减免等手段,调动企业投资生态修复项目的积极性[5812]。实施生态修复项目分类管理,按照项目资金来源、服务属性等进行差异化管理,为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应用创造条件。

      渤海生态修复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事业,需要统筹多学科、多领域、多主体的参与,我国海洋生态修复起步较晚,基础薄弱,需要不断地进行实践与总结,逐步完善相关管理制度,提高技术水平,保障资金投入,才能充分发挥出生态修复的作用,全面提升生态修复成效,更好地助力“美丽海湾”保护与建设。

参考文献 (12)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