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我国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及生物多样性分析

张灿 王传珺 孟庆辉 赵建华 李宏俊 刘述锡 赵媛媛

引用本文:
Citation:

我国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及生物多样性分析

    作者简介: 张 灿(1981-),男,安徽宿州人,硕士,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海洋生态环境监管制度研究,E-mail: zhangcan@nmemc.org.cn;
    通讯作者: 赵建华(1977-),男,安徽阜阳人,博士,正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遥感监测和海洋生态环境监管制度研究,E-mail: jhzhao@nmemc.org.cn
  •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专项资助项目(2018YFC1407605);国家环境保护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项目(201818)“国家海洋督察体制机制研究”
  • 中图分类号: X171.4

Ecosystem health status and biodiversity of typical marine ecosystems in China

  • 摘要: 基于海洋生态监控区的监测数据,本文分析了2004-2020年我国典型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和部分海域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变化情况。结果表明,2020年20个典型海洋生态系统中有12个处于亚健康状况,7个处于健康状况,1个为不健康状况;12个河口、海湾、滩涂湿地生态系统均为亚健康或不健康状况;8个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中7个为健康状况,1个为亚健康状况。分析结果显示,河口、海湾生态系统整体呈好转态势,黄河口、长江口、珠江口、锦州湾和莱州湾生态系统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况;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生态系统近年来存在波动。本文的研究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我国主要流域和渤海综合治理的成效,但主要是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况,改善程度尚不理想,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形势依然严峻。
  • 图 1  河口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指数

    Figure 1.  Comprehensive index of estuarine ecosystem biodiversity

    图 2  海湾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

    Figure 2.  Comprehensive index of bay ecosystem biodiversity

    图 3  2011-2020年海洋生物多样性平均值(浮游植物、浮游动物、底栖生物)

    Figure 3.  The average value of the comprehensive index of marine biodiversity in 2011-2020

    表 1  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年际变化情况[9-25]

    Table 1.  Inter-annual variability of marine ecosystem health

    序号 类型 生态系统 年份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1 河口 双台子河口
    2 滦河口−北戴河
    3 黄河口
    4 长江口
    5 珠江口
    6 海湾 锦州湾 - - -
    7 渤海湾
    8 莱州湾 -
    9 杭州湾
    10 乐清湾 -
    11 滩涂湿地 闽东沿岸
    12 大亚湾
    13 苏北浅滩
    14 雷州半岛西南沿岸 - -
    15 珊瑚礁 广西北海
    16 海南东海岸 -
    17 西沙珊瑚礁 -
    18 红树林 广西北海
    19 北仑河口 - -
    20 海草床 广西北海 -
    21 海南东海岸
    注: 为健康, 为亚健康, 为不健康,-为未监测或数据不足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海洋生物多样性综合指数[16-25]

    Table 2.  Comprehensive index of marine biodiversity

    年度 生物多样性指数 滦河口−
    北戴河
    黄河口 长江口 珠江口 锦州湾 渤海湾 莱州湾 胶州湾 杭州湾 乐清湾 闽东
    沿岸
    大亚湾 苏北浅滩
    2011 浮游植物 1.24 2.28 0.95 2.39 2.39 2.69 1.98 - 1.93 2.43 2.44 3.04 1.09
    大型浮游动物 - 1.41 2.21 2.38 1.04 1.85 1.74 - 1.8 2.75 2.75 2.04 2.29
    大型底栖生物 2.07 2.72 1.92 1.85 0.3 2.14 2.95 - 0.45 2.49 2.96 2.04 1.91
    2012 浮游植物 2.06 2.67 1.25 2.03 - 1.13 2.54 - 1.84 2.1 1.84 2.88 1.54
    大型浮游动物 1.57 1.28 2.04 3.06 - 2.16 1.86 - 1.81 2.18 2.42 2.69 2.07
    大型底栖生物 1.58 2.09 1.3 1.25 - 2.23 3.04 - 1.43 1.6 2.3 2.58 1.31
    2013 浮游植物 2.13 1.94 2.18 1.65 2.08 2 1.64 - 1.8 2.22 1.32 1.66 2.58
    大型浮游动物 1.36 1.46 1.97 2.29 1.11 1.73 2.52 - 2.42 2.52 2.68 2.99 2.02
    大型底栖生物 1.62 1.8 1.7 1.57 - 2.49 2.74 - 0 0.85 2.59 2 1.62
    2014 浮游植物 2.79 2.6 1.74 1.67 3.02 2.06 2.47 - 2.11 2.89 1.9 2 2.24
    大型浮游动物 1.84 0.84 2.14 3.48 1.06 2.38 2.02 - 1.6 2.13 2.38 3.48 1.6
    大型底栖生物 1.16 2.21 2.48 1.2 - 2.85 3.18 - 0.14 0.85 2.35 1.93 1.56
    2015 浮游植物 2.66 2.76 2.18 2.23 2.39 3.04 2.11 - 1.75 1.87 1.63 2.01 3.4
    大型浮游动物 1.49 0.96 2.41 3.95 1.06 2.26 1.48 - 1.33 2.82 2.85 2.9 1.86
    大型底栖生物 1.51 2.31 1.66 1.36 - 2.86 2.1 - 0.27 1.58 2.53 1.92 1.67
    2016 浮游植物 2.48 2.85 0.91 2.1 1.99 2.58 2.08 2.4 1.64 2.19 2.93 2.05 2.28
    大型浮游动物 1.85 1.44 1.81 2.63 1.15 1.44 1.59 1.37 1.72 2.6 2.64 2.21 2.57
    大型底栖生物 1.81 2.32 2.45 0.9 0.65 3.17 2.88 2.32 0.25 2.02 2.91 1.41 1.6
    2017 浮游植物 2.73 1.96 1.63 1.72 1.76 1.92 1.9 2.63 1.83 2.33 1.67 1.66 2.54
    大型浮游动物 1.9 0.92 2.02 2.33 1.86 1.31 1.62 1.84 1.93 2.52 2.36 2.47 2.4
    大型底栖生物 1.75 2.33 2.11 1.35 0.69 2.44 2.75 2.27 0.28 1.52 2.98 1.87 1.72
    2018 浮游植物 2.44 2.22 1.17 1.86 2.66 1.18 1.95 1.92 1.97 2.19 3.28 1.4 2.49
    大型浮游动物 1.46 2.06 1.87 2.46 1.35 1.96 1.44 1.89 1.86 2.37 3 2.28 2.1
    大型底栖生物 1.52 2.18 2.07 0.61 1.00 2.46 3.2 2.66 0.36 2.20 2.79 1.38 1.83
    2019 浮游植物 3.55 2.32 1.47 3.7 - 2.98 - - 1.42 - 2.55 3.12 3.2
    大型浮游动物 2.44 2.07 2.57 3.75 - 2.11 - - 1.71 - 2.89 2.94 2.68
    大型底栖生物 2.62 3.14 1.86 1.61 - 2.01 - - 0.20 - 2.48 2.51 0.81
    2020 浮游植物 2.60 2.37 2.77 0.80 - 2.50 2.63 2.86 2.95 2.19 3.21 2.99 3.82
    大型浮游动物 2.03 2.31 2.54 3.19 - 1.94 2.47 3.12 2.57 2.95 2.64 2.56 1.94
    大型底栖生物 0.85 3.01 1.41 1.39 - 0.72 3.20 3.37 0.47 1.19 2.33 2.12 1.36
    注:-为未监测或数据不足,部分连续性较差的生态系统未做统计
    下载: 导出CSV
  • [1] 国家海洋局. 20世纪末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00.
    [2] QIU J. Chinese survey reveals widespread coastal pollution: massive declines in coral reefs, mangrove swamps and wetlands[J]. Nature, 2012, doi: 10.1038/nature.2012.11743.
    [3] HY/T 087-2005, 近岸海洋生态健康评价指南[S].
    [4] GB 17378.7-2007, 海洋监测规范 第7部分: 近海污染生态调查和生物监测[S].
    [5] GB/T 12763.6-2007, 海洋调查规范 第6部分: 海洋生物调查[S].
    [6] SC/T 9403-2012, 海洋渔业资源调查规范[S].
    [7] HY/T 080-2005, 滨海湿地生态监测技术规程[S].
    [8] HY/T 215-2017, 近岸海域海洋生物多样性评价技术指南[S].
    [9] 国家海洋局. 2004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05.
    [10] 国家海洋局. 2005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06.
    [11] 国家海洋局. 2006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07.
    [12] 国家海洋局. 2007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08.
    [13] 国家海洋局. 2008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09.
    [14] 国家海洋局. 2009年中国海洋环境质量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0.
    [15] 国家海洋局. 2010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1.
    [16] 国家海洋局. 2011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2.
    [17] 国家海洋局. 2012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3.
    [18] 国家海洋局. 2013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4.
    [19] 国家海洋局. 2014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5.
    [20] 国家海洋局. 2015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6.
    [21] 国家海洋局. 2016年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7.
    [22] 国家海洋局. 2017年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国家海洋局, 2018.
    [23] 生态环境部. 2018年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生态环境部, 2019.
    [24] 生态环境部. 2019年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生态环境部, 2020.
    [25] 生态环境部. 2020年中国海洋生态环境状况公报[R]. 北京: 生态环境部, 2021.
    [26] 赵 琪. 罗氏海盘车危害及其防治策略[J]. 水产养殖, 2021, 42(5): 62-64. doi: 10.3969/j.issn.1004-2091.2021.05.020
    [27] 李元超, 吴钟解, 梁计林, 等. 近15年西沙群岛长棘海星暴发周期及暴发原因分析[J]. 科学通报, 2019, 64(33): 3478-3484.
    [28] 李元超, 兰建新, 郑新庆, 等. 西沙赵述岛海域珊瑚礁生态修复效果的初步评估[J]. 应用海洋学学报, 2014, 33(3): 348-353. doi: 10.3969/J.ISSN.2095-4972.2014.03.009
    [29] HARRIOTT V J, FISK D A. Accelerated regeneration of hard corals: a manual for coral reef users and managers[M]. Townsville: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thority, 1995: 42.
    [30] OMORI M, FUJIWARA S. Manual for restoration and remediation of coral reefs[M]. Tokyo: Nature Conservation Bureau, 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Japan, 2004: 84.
  • [1] 张子玥杨薇孙涛舒安平冯剑丰刘海飞 . 觉华岛海域人工鱼礁生态系统能量传递与功能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636-643. doi: 10.12111/j.mes.20210013
    [2] 赵蓓周艳荣邢聪聪刘娜娜李静康君录 . 唐山乐亭菩提岛海上风电场对海洋生态空间的影响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496-503. doi: 10.12111/j.mes.2021-x-0270
    [3] 李琛胡恒岳奇邵文宏王丙晖 . 基于海洋生态影响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取排水用海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504-508, 518. doi: 10.12111/j.mes.2021-x-0135
    [4] 符运拓杨红王春峰 . 长江口邻近海域表层沉积物重金属赋存形态及生态危害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534-542, 553. doi: 10.12111/j.mes2021-x-0060
    [5] 赵思佳张媛媛余克服俞小鹏陈飚许勇前葛瑞琪 . 南海珊瑚礁区棘冠海星重金属含量及其生物积累特征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579-585. doi: 10.12111/j.mes.2021-x-0063
    [6] 李潇许艳杨璐刘书明左国成 . 世界主要国家海洋环境监测情况及对我国的启示.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3): 474-480.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3.024
    [7] 陈作艺张甲波王刚刘会欣王建艳 . 2019年秦皇岛海域海洋卡盾藻赤潮与理化因子关系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595-602. doi: 10.12111/j.mes.2021-x-0017
    [8] 于兵刘子洲翟方国顾艳镇吴文凡 . 2020年夏季威海瑜泰海洋牧场底层海水溶解氧的日变化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22, 41(4): 563-571. doi: 10.12111/j.mes.2021-x-0070
  • 加载中
图(3)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68
  • HTML全文浏览量:  176
  • PDF下载量:  2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3-29
  • 录用日期:  2020-09-13
  • 刊出日期:  2022-06-20

我国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及生物多样性分析

    作者简介:张 灿(1981-),男,安徽宿州人,硕士,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海洋生态环境监管制度研究,E-mail: zhangcan@nmemc.org.cn
    通讯作者: 赵建华(1977-),男,安徽阜阳人,博士,正高级工程师,主要从事遥感监测和海洋生态环境监管制度研究,E-mail: jhzhao@nmemc.org.cn
  • 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 国家环境保护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 辽宁 大连 116023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专项资助项目(2018YFC1407605);国家环境保护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项目(201818)“国家海洋督察体制机制研究”

摘要: 基于海洋生态监控区的监测数据,本文分析了2004-2020年我国典型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和部分海域海洋生物多样性的变化情况。结果表明,2020年20个典型海洋生态系统中有12个处于亚健康状况,7个处于健康状况,1个为不健康状况;12个河口、海湾、滩涂湿地生态系统均为亚健康或不健康状况;8个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中7个为健康状况,1个为亚健康状况。分析结果显示,河口、海湾生态系统整体呈好转态势,黄河口、长江口、珠江口、锦州湾和莱州湾生态系统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况;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生态系统近年来存在波动。本文的研究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我国主要流域和渤海综合治理的成效,但主要是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况,改善程度尚不理想,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形势依然严峻。

English Abstract

  • 我国是海洋大国,拥有1.8万余公里大陆海岸线、面积大于500 m2的海岛7300多个。我国海域自北向南纵跨温带、亚热带和热带三个气候带,拥有世界海洋大部分生态系统类型,包括入海河口、滨海湿地、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等浅海生态系统以及岛屿生态系统,具有各异的环境特征和生物群落。渤海和黄海生物区系处在北温带海洋边缘,东海和南海属亚热带性质。受全球气候变化、不合理开发活动等影响,近岸海域生态功能有所退化,生物多样性降低,海水富营养化问题突出,赤潮等海洋生态灾害频发,一些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受损严重。1950-2000年,我国围海造地、开垦滩涂总面积超过7000 km2,滨海湿地丧失近50%,红树林丧失约70%,近岸珊瑚礁有80%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1-2]。2002年我国近岸海域生态问题专项调查结果表明,我国典型海洋生态系统破坏严重。为及时掌握典型海洋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和沿海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决策依据,2004年以来,我国持续对河口、海湾、滩涂湿地、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等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实施监测。本文基于2004年以来典型海洋生态系统监测的评价结果,通过对比分析,探讨了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的变化趋势和存在的主要问题,可以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政策的制定提供基础数据。

    • 生态系统的监测频率为1次/年,于每年8月实施,长江以北生态监控区部分指标于每年5月实施。每个生态监控区布设20~30个点位,生物生态指标及其监测方法与“海洋生物多样性”项目保持一致,并针对生态监控区主要生态问题开展专题监测,除此之外,开展海水质量、沉积物质量、生物质量(一般每个监控区监测2种经济贝类污染物的残留浓度)、栖息地状况监测。

      根据《近岸海洋生态健康评价指南》[3]对海湾、河口、滩涂湿地、珊瑚礁、红树林和海草床生态系统进行评价,分别计算水环境、沉积环境、生物残毒、栖息地和生物群落5部分指标数据,加和形成生态系统健康指数(CEHindx):当CEHindx≥75时,生态系统处于健康状态;当50≤CEHindx<75时,生态系统处于亚健康状态;当CEHindx<50时,生态系统处于不健康状态。

    • 近岸海域的监测频率为2次/年,分别在5月、8月实施;近岸以外的海域,监测频率为1次/年,在8月实施。每个生态监控区均布设20~30个点位,根据《海洋监测规范》[4]《海洋调查规范》[5]和《海洋渔业资源调查规范》[6],对浮游植物、浮游动物、鱼卵与仔稚鱼、浅海底栖生物、潮间带生物、游泳生物种类组成、密度、生物量等,以及红树林、珊瑚礁、海草床以及珍稀濒危生物、外来生物、特有种的种类、种群数量、分布范围开展监测。

      根据《滨海湿地生态监测技术规程》[7]《近岸海域海洋生物多样性评价技术指南》[8]中物种多样性的评价方法,以每个点位为1个基础评价单元,采用Shannon-Weaver多样性指数公式计算各点位的生物多样性指数,然后以所有站点的平均值作为该区域的生物多样性指数。

      式中:H'为多样性指数;Pi为第i种生物个体数与该样品总个体数之比值;S为样品种类数(个/m3或个/m2)。

    • 从2004-2020年21个典型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的监测结果可以看出,2020年有12个处于亚健康,7个为健康,1个为不健康,另有1个无数据。从生态系统类型来看,13个河口、海湾、滩涂湿地生态系统中除1个无数据外,其他均为亚健康或不健康;8个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生态系统中有7个为健康,1个为亚健康(表1表2)。

      序号 类型 生态系统 年份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1 河口 双台子河口
      2 滦河口−北戴河
      3 黄河口
      4 长江口
      5 珠江口
      6 海湾 锦州湾 - - -
      7 渤海湾
      8 莱州湾 -
      9 杭州湾
      10 乐清湾 -
      11 滩涂湿地 闽东沿岸
      12 大亚湾
      13 苏北浅滩
      14 雷州半岛西南沿岸 - -
      15 珊瑚礁 广西北海
      16 海南东海岸 -
      17 西沙珊瑚礁 -
      18 红树林 广西北海
      19 北仑河口 - -
      20 海草床 广西北海 -
      21 海南东海岸
      注: 为健康, 为亚健康, 为不健康,-为未监测或数据不足

      表 1  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年际变化情况[9-25]

      Table 1.  Inter-annual variability of marine ecosystem health

      年度 生物多样性指数 滦河口−
      北戴河
      黄河口 长江口 珠江口 锦州湾 渤海湾 莱州湾 胶州湾 杭州湾 乐清湾 闽东
      沿岸
      大亚湾 苏北浅滩
      2011 浮游植物 1.24 2.28 0.95 2.39 2.39 2.69 1.98 - 1.93 2.43 2.44 3.04 1.09
      大型浮游动物 - 1.41 2.21 2.38 1.04 1.85 1.74 - 1.8 2.75 2.75 2.04 2.29
      大型底栖生物 2.07 2.72 1.92 1.85 0.3 2.14 2.95 - 0.45 2.49 2.96 2.04 1.91
      2012 浮游植物 2.06 2.67 1.25 2.03 - 1.13 2.54 - 1.84 2.1 1.84 2.88 1.54
      大型浮游动物 1.57 1.28 2.04 3.06 - 2.16 1.86 - 1.81 2.18 2.42 2.69 2.07
      大型底栖生物 1.58 2.09 1.3 1.25 - 2.23 3.04 - 1.43 1.6 2.3 2.58 1.31
      2013 浮游植物 2.13 1.94 2.18 1.65 2.08 2 1.64 - 1.8 2.22 1.32 1.66 2.58
      大型浮游动物 1.36 1.46 1.97 2.29 1.11 1.73 2.52 - 2.42 2.52 2.68 2.99 2.02
      大型底栖生物 1.62 1.8 1.7 1.57 - 2.49 2.74 - 0 0.85 2.59 2 1.62
      2014 浮游植物 2.79 2.6 1.74 1.67 3.02 2.06 2.47 - 2.11 2.89 1.9 2 2.24
      大型浮游动物 1.84 0.84 2.14 3.48 1.06 2.38 2.02 - 1.6 2.13 2.38 3.48 1.6
      大型底栖生物 1.16 2.21 2.48 1.2 - 2.85 3.18 - 0.14 0.85 2.35 1.93 1.56
      2015 浮游植物 2.66 2.76 2.18 2.23 2.39 3.04 2.11 - 1.75 1.87 1.63 2.01 3.4
      大型浮游动物 1.49 0.96 2.41 3.95 1.06 2.26 1.48 - 1.33 2.82 2.85 2.9 1.86
      大型底栖生物 1.51 2.31 1.66 1.36 - 2.86 2.1 - 0.27 1.58 2.53 1.92 1.67
      2016 浮游植物 2.48 2.85 0.91 2.1 1.99 2.58 2.08 2.4 1.64 2.19 2.93 2.05 2.28
      大型浮游动物 1.85 1.44 1.81 2.63 1.15 1.44 1.59 1.37 1.72 2.6 2.64 2.21 2.57
      大型底栖生物 1.81 2.32 2.45 0.9 0.65 3.17 2.88 2.32 0.25 2.02 2.91 1.41 1.6
      2017 浮游植物 2.73 1.96 1.63 1.72 1.76 1.92 1.9 2.63 1.83 2.33 1.67 1.66 2.54
      大型浮游动物 1.9 0.92 2.02 2.33 1.86 1.31 1.62 1.84 1.93 2.52 2.36 2.47 2.4
      大型底栖生物 1.75 2.33 2.11 1.35 0.69 2.44 2.75 2.27 0.28 1.52 2.98 1.87 1.72
      2018 浮游植物 2.44 2.22 1.17 1.86 2.66 1.18 1.95 1.92 1.97 2.19 3.28 1.4 2.49
      大型浮游动物 1.46 2.06 1.87 2.46 1.35 1.96 1.44 1.89 1.86 2.37 3 2.28 2.1
      大型底栖生物 1.52 2.18 2.07 0.61 1.00 2.46 3.2 2.66 0.36 2.20 2.79 1.38 1.83
      2019 浮游植物 3.55 2.32 1.47 3.7 - 2.98 - - 1.42 - 2.55 3.12 3.2
      大型浮游动物 2.44 2.07 2.57 3.75 - 2.11 - - 1.71 - 2.89 2.94 2.68
      大型底栖生物 2.62 3.14 1.86 1.61 - 2.01 - - 0.20 - 2.48 2.51 0.81
      2020 浮游植物 2.60 2.37 2.77 0.80 - 2.50 2.63 2.86 2.95 2.19 3.21 2.99 3.82
      大型浮游动物 2.03 2.31 2.54 3.19 - 1.94 2.47 3.12 2.57 2.95 2.64 2.56 1.94
      大型底栖生物 0.85 3.01 1.41 1.39 - 0.72 3.20 3.37 0.47 1.19 2.33 2.12 1.36
      注:-为未监测或数据不足,部分连续性较差的生态系统未做统计

      表 2  海洋生物多样性综合指数[16-25]

      Table 2.  Comprehensive index of marine biodiversity

    • 主要河口生态系统中的海水呈富营养化状态,多数河口生态系统中浮游植物密度偏高,浮游动物密度和生物量偏低,大型底栖生物密度和生物量偏低。浮游植物生物多样性指数从高到低分别为滦河口−北戴河、黄河口、珠江口、长江口,浮游动物生物多样性指数从高到低分别为珠江口、长江口、滦河口−北戴河、黄河口,底栖生物生物多样性指数从高到低分别为黄河口、长江口、滦河口−北戴河、珠江口。2011-2020年(图1),5个河口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指数整体呈波动趋势。5个河口生态系统均为亚健康,但从长期变化趋势来看,总体向好,黄河口、长江口、珠江口生态系统从不健康转为亚健康,并长期保持稳定,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流域水污染治理以及区域污染防控的成效。

      图  1  河口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指数

      Figure 1.  Comprehensive index of estuarine ecosystem biodiversity

    • 本文的分析结果表明,部分海湾生态系统中的海水呈富营养化状态,多数海湾生态系统的浮游植物密度偏高、生物量偏低,浮游动物密度偏高,大型底栖生物生物量偏低。对不同海湾的横向比较可以发现,浮游植物生物多样性指数平均值为1.92~2.33,最低为杭州湾,最高为锦州湾;浮游动物生物多样性指数平均值为1.23~2.66,最低为锦州湾,最高为闽东沿岸;底栖生物的生物多样性指数平均值为0.39~2.89,最低为杭州湾、最高为莱州湾(图2)。2011-2020年(图3),8个海湾生态系统中有7个为亚健康,1个为不健康,但从长期变化趋势来看,总体向好,锦州湾、莱州湾生态系统先后从不健康转为亚健康,这反映了我国近年来持续加大渤海综合治理力度的成效。需要注意的是,胶州湾在2007年、2012年和2021年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海星爆发事件,对当地海水养殖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26]。2020年夏季的监测结果表明,胶州湾底栖生物多样性降低,群落结构和生物组成单一化,以牡蛎和菲律宾蛤仔为主要优势种,部分鱼类因无处觅食而迁移,造成近海捕食海星卵及幼虫的鱼类数量减少,这为海星爆发提供了有利条件。

      图  2  海湾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

      Figure 2.  Comprehensive index of bay ecosystem biodiversity

      图  3  2011-2020年海洋生物多样性平均值(浮游植物、浮游动物、底栖生物)

      Figure 3.  The average value of the comprehensive index of marine biodiversity in 2011-2020

    • 我国有造礁珊瑚200多种,占世界造礁珊瑚的三分之一[1]。纳入监测范围的4个珊瑚礁生态系统中有3个为健康,1个为亚健康。长期来看,4个珊瑚礁生态系统在2004-2005年均为健康,但2015年全部恶化为亚健康,近年情况有所好转,逐步转为健康。从2018-2019年的评价结果可以看出,雷州半岛西南沿岸、广西北海、西沙珊瑚礁生态系统为健康,海南东海岸为亚健康。珊瑚礁生态系统较为敏感,监测范围内4个珊瑚礁生态系统健康状况尚不稳定。2018年雷州半岛西南沿岸珊瑚礁生态系统中活珊瑚的盖度较5年前有所下降,海南东海岸珊瑚礁生态系统中活珊瑚的盖度仍处于较低水平。此外,近年来长棘海星爆发也对西沙珊瑚礁造成了破坏,2006-2010年是长棘海星的破坏期,珊瑚的覆盖率从高于60%降低到不足5%。2011-2019年,珊瑚覆盖率逐步增多(15%),同时,珊瑚的补充量和珊瑚礁鱼类都有所增多[27]。受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近几十年来大多数珊瑚礁生态系统均为退化趋势。近年来,我国部分科研机构逐步在西沙海域开展珊瑚礁生态修复的研究工作,建议大尺度珊瑚礁群落以自然恢复为主,小尺度缺少珊瑚幼虫附着基底的区域,可通过人工补充的方式加速珊瑚的恢复[28]。国外的研究也表明,如果环境条件良好,珊瑚退化面积小,退化斑块可在5~10年内自然恢复[29-30]

    • 我国是西太平洋红树林植物分布的北缘,共有红树林植物26种,占世界的43%,另有半红树林植物11种,伴生种19种。红树林的种类数由南向北递减,分布在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海南省、福建省、浙江省等地[1]。从长期来看,20世纪50年代我国红树林面积约为500 km2,至2000年已减少到220 km2,进入21世纪后,面积呈增长态势。根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2020年公开的数据,近20年来红树林的面积增加了70 km2,2019年我国红树林面积约为290 km2,比20世纪末增长了约50%,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红树林面积净增加的国家之一。目前,我国已有55%的红树林湿地被纳入保护范围,高于世界25%的平均水平。根据2020年的监测结果,纳入业务监测范围的广西北海、北仑河口红树林生态系统均为健康,与5年前相比,红树林的面积和群落类型更为稳定,北仑河口红树林的平均密度和广西北海红树林的大型底栖动物密度均显著增加。

    • 近年来监测的滩涂湿地生态系统主要是苏北浅滩,呈亚健康状态,现有滩涂植被覆盖面积236.9 km2,主要植被类型是互花米草、碱蓬和芦苇。浮游植物和浮游动物的物种多样性丰富,潮间带生物群落稳定。浮游植物、浮游动物、底栖生物的多样性指数呈波动趋势。2个海草床生态系统均为亚健康状况,分别位于广西北海和海南东海岸生态监控区。长期来看,广西北海海草床生态系统从2009年由健康变为亚健康,海南东海岸海草床生态系统从2019年由健康变为亚健康,两个海草床生态系统的海草平均盖度和平均密度均有所下降。广西北海海草床生态系统海草密度由2011年的278株/m2下降为2015年的181株/m2;海南东海岸海草床生态系统2019年海草平均盖度为20.7%、平均密度为363株/m2,较5年前均明显减少。

    • 我国近岸海域优良(一类、二类)水质的比例近年来呈上升趋势,2020年优良水质比例比2016年高4.5%,但海洋生态系统的改善相较水质而言具有滞后性。长期的监测结果显示,河口和海湾生态系统均为亚健康或不健康状况,水质改善的结果难以直接体现在生态系统健康状况中。从长期变化趋势来看,河口、海湾生态系统整体呈好转态势,有5个生态系统从不健康转为亚健康;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生态系统近年来均存在波动。

      从流域、海域的角度看,黄河口、长江口、珠江口生态系统先后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状况;锦州湾、莱州湾等渤海海湾生态系统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况。整体来看,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的变化趋势可以反映我国主要流域和渤海综合治理的成效,但主要是从不健康状况转为亚健康状况,改善的程度尚不理想,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的形势依然严峻。

参考文献 (30)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