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二分式问卷的青岛浒苔绿潮灾害对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影响评估

周罡 李京梅

引用本文:
Citation:

基于二分式问卷的青岛浒苔绿潮灾害对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影响评估

    作者简介: 周罡(1978-), 男, 浙江鄞县人, 讲师, 在读博士, 研究方向为资源环境经济学, E-mail:zhougang@ouc.edu.cn;
    通讯作者: 李京梅, jingmeili66@126.com
  •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16ZDA049
    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项目 2010CB428705

  • 中图分类号: X820.3

Impact assessment of the Ulva Prolifera disaster to the non-use value of coastal tourism resources based on dichotomous questionnaire

    Corresponding author: Jing-mei LI, jingmeili66@126.com
  • CLC number: X820.3

  • 摘要: 海洋藻华灾害对沿海地区的社会经济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其中对滨海旅游经济及景观资源非使用价值(non-use value)的影响,无法从市场中得到直接评估。在对这部分非使用价值的评估中,条件评价法(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CVM,也称条件价值法)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主要方法。该方法通过社会调查,以问卷方式收集被访者的信息,通过社会经济学的计算方法对目标资源的非使用价值受影响程度进行定量评价。本文利用CVM中的二分式实证问卷,以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为目标,调查在浒苔绿潮发生期内游客对改善滨海景观的支付意愿(WTP)信息,通过二值选择模型(Logit回归模型)计算,将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进行货币化评估,得出了该影响的大致范围,以直观的方式评价了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这一方法可以作为海洋藻华灾害对社会经济影响评估方法的有益补充,为政府及相关组织对海洋藻华灾害的预防、治理以及更合理和有效的应急处置提供灾害经济影响部分的决策依据。
  • 表 1  样本数据描述

    Table 1.  Description of sample data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回归系数与检验结果

    Table 2.  Results of Logit regress and test

    下载: 导出CSV

    表 3  WTP中值、均值计算结果

    Table 3.  Middle and mean value of WTP

    下载: 导出CSV
  • [1] ANDERSON D M, CEMBELLA A D, HALLEGRAEFF G M.Physiological ecology of harmful algal blooms[M]. Berlin, Heidelberg:Springer, 1998.
    [2] 周罡.近海藻华灾害对渔业直接经济损失评估方法研究[J].中国渔业经济, 2015, 33(5):107-112. doi: 10.3969/j.issn.1009-590X.2015.05.016
    [3] 雷亮, 李京梅.浒苔对胶州湾海域休闲娱乐功能的损害评估[J].海洋开发与管理, 2016, 33(9):65-69. doi: 10.3969/j.issn.1005-9857.2016.09.013
    [4] HANLEY N, SHOGREN J F, WHITE B.Environmental economics in theory and practice[M]. London:Macmillan Press, 1997.
    [5] 佟蒙蒙.我国赤潮的分型分级及赤潮灾害评估体系[D].广州: 暨南大学, 2006.
    [6] 庄大昌, 董明辉.资源与环境经济学国内外研究综述[J].湖南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5, 30(1):52-56.
    [7] 张志强, 徐中民, 程国栋.条件价值评估法的发展与应用[J].地球科学进展, 2003, 18(3):454-463. doi: 10.3321/j.issn:1001-8166.2003.03.020
    [8] HAAB T C, WHITEHEAD J C.Environmental and natural resource economics:an encyclopedia[M]. Santa Barbara, CA: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Inc, 2016:398-399
    [9] 焦扬, 敖长林.CVM方法在生态环境价值评估应用中的研究进展[J].东北农业大学学报, 2008, 39(5):131-136. doi: 10.3969/j.issn.1005-9369.2008.05.030
    [10] MITCHELL R C, CARSON R T.Using surveys to value public goods:the 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M]. Washington DC:Resources for the Future Press, 1989:72.
    [11] AMIRAN E Y, HAGEN D A.Willingness to pay and willingness to accept:how much can they differ? Comment[J].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03, 93(1):458-463. doi: 10.1257/000282803321455430
    [12] BISHOP R C, HEBERLEIN T A.Measuring values of extramarket goods:are indirect measures biased?[J].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79, 61(5):926-930. doi: 10.2307/3180348
    [13] HANEMANN W M.Welfare evaluations in contingent valuation experiments with discreteresponses[J]. 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84, 66(3):332-341. doi: 10.2307/1240800
    [14] MITCHELL R C, CARSON R T.Using surveys to value public goods:the 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M]. Washington DC:Resources for the Future, 1989.
    [15] 陈强.高级计量经济学及Stata应用[M]. 2版.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4:90-91.
    [16] LEE L F.Identification and estimation in binary choice models with limited (censored) dependent variables[J]. Econometrica, 1979, 47(4):977-996. doi: 10.2307/1914142
    [17] 于仁成, 刘东艳.我国近海藻华灾害现状、演变趋势与应对策略[J].中国科学院院刊, 2016, 31(10):1167-1174.
    [18] WILSON A R.Contingent valuation:not an appropriate valuation tool[J]. The Appraisal Journal, 2006:74(1):53-61, 55.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63
  • HTML全文浏览量:  110
  • PDF下载量:  7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7-11-16
  • 录用日期:  2018-02-26
  • 刊出日期:  2019-06-20

基于二分式问卷的青岛浒苔绿潮灾害对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影响评估

    作者简介:周罡(1978-), 男, 浙江鄞县人, 讲师, 在读博士, 研究方向为资源环境经济学, E-mail:zhougang@ouc.edu.cn
    通讯作者: 李京梅, jingmeili66@126.com
  • 中国海洋大学 经济学院, 山东 青岛 266100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16ZDA049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项目 2010CB428705

摘要: 海洋藻华灾害对沿海地区的社会经济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其中对滨海旅游经济及景观资源非使用价值(non-use value)的影响,无法从市场中得到直接评估。在对这部分非使用价值的评估中,条件评价法(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CVM,也称条件价值法)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主要方法。该方法通过社会调查,以问卷方式收集被访者的信息,通过社会经济学的计算方法对目标资源的非使用价值受影响程度进行定量评价。本文利用CVM中的二分式实证问卷,以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为目标,调查在浒苔绿潮发生期内游客对改善滨海景观的支付意愿(WTP)信息,通过二值选择模型(Logit回归模型)计算,将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进行货币化评估,得出了该影响的大致范围,以直观的方式评价了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这一方法可以作为海洋藻华灾害对社会经济影响评估方法的有益补充,为政府及相关组织对海洋藻华灾害的预防、治理以及更合理和有效的应急处置提供灾害经济影响部分的决策依据。

English Abstract

  • 浒苔绿潮灾害的概念,来自因海洋有害藻华引起的海洋藻华灾害概念。海洋有害藻华(harmuful algal blooms, HABs)泛指海水中浮游生物、大型藻类大量增殖,导致大批鱼类死亡、海产品沾染藻毒素以及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的一种现象[1],当海洋有害藻华对社会经济造成一定规模的破坏,称成海洋藻华灾害[2]。由此概念,由浒苔绿潮爆发造成社会经济一定规模的破坏,称为浒苔绿潮灾害。

    海洋藻华灾害是我国目前最主要的海洋生态灾害之一,也是国际社会共同关注的重大海洋环境生态问题。浒苔绿潮灾害是近十年黄海海域典型的有害藻华灾害,对沿海地区的社会用海、工矿用海、旅游娱乐用海等海洋生产活动都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每年春夏季近海浒苔绿潮灾害的发生,直接破坏了山东沿海地区滨海景观和环境,对当地滨海旅游资源价值造成损失,降低了游客的旅游体验,对当地旅游业发展形成严重的潜在威胁[3]

    旅游资源具有价值,来自它能够给旅游者带来欣赏、舒适、愉快的感受及效用。这些效用及价值主要是:通过旅游活动直接获得的使用价值(value in use);仅因为美学等享受而希望其可持续存在的存在价值(existence value);虽然目前不使用,但仍存在未来使用可能的选择价值(option value);以及遗留给后代享用可能的遗产价值(bequest value)。在环境、资源经济学中上述效用及价值的后三种价值也称为旅游资源的非使用价值(non-use value),其中存在价值被认为占有绝对比例[4]

    在海洋藻华发生期内,滨海旅游资源使用价值的变化,亦即对旅游资源的直接经济影响,可以通过市场价值变化来描述,通常的方法有以因藻华灾害而关闭的浴场或其他景点门票的收入损失计算[5],或通过对比有无藻华灾害发生的两段时间内该地区旅游人数的变化来推算收入损失。而非使用价值是一种非市场价值的公共物品,对其价值影响的评价无法通过市场供给和需求来实现。因此,我们可以相对容易地统计出一次藻华灾害对滨海旅游资源的直接经济影响(使用价值影响),但是藻华灾害对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影响的评估则需要借鉴其他环境资源评估的方法,如条件评价法来开展研究。

    • 环境资源的评估常用的方法分为显示性偏好和陈述性偏好[6]。显示性偏好是利用可以观测的人的行为来推测环境资源物品或服务的价值,一些市场数据如工资、地价、旅行费用等是分析的必要依据;陈述性偏好是设置一个假想市场,采用社会调查(通常是问卷)的方法直接从被调查者的回答中得到需要的信息进而分析环境资源价值[7]

      条件评价法(contingent valuation method, CVM,也称条件价值法)是目前对陈述性偏好分析的主要方法,应用最为广泛。条件评价法是典型的陈述偏好评估法,在假想市场的情境中让被询问者对某一环境改善或资源保护的措施提出自己的最大支付意愿(willingness to pay, WTP)或对环境资源质量下降能接受的最小赔偿意愿(willingness to accept compensation, WTA)。通过对人们的WTPWTA进行估计,得出环境资源改善或下降对应的以货币单位度量的价值损失[8]。同市场价值法和替代市场价值法不同的是,条件评价法没有可观察到的或预设的市场行为,依据的是被询问对象通过回答问题提供的信息。

      条件评价法用于环境物品的使用价值和非使用价值评估,在近五十年的研究中已经成为环境物品和服务非使用价值评估的最主要方法[9]。条件评价法CVM是一种结构化问卷调查方法,可以用来研究消费者对非市场物品或服务价值的主观评价,通过对被访者提供特定非市场资源的市场交易价格,要求被访者给出某环境资源的质量状态从一种状态改善到另一种状态时其最大意愿支付(WTP);或该环境资源质量状态从一种状态退化到另一种状态时其最低可接受的货币补偿(WTA),从而对环境资源价值进行评价,或对某事件发生时环境资源价值的变化给出合理的评估。

      CVM方法实施程序[10]:首先建立一个假定的市场条件,方便被访者参与调查情境;然后在假设市场上发生假想的休闲旅游产品“买卖”;最后把假想发生的“买卖”价值看作单个被访者的交易价值。

    • 假设由两类产品构成的效用无差异曲线,设价格:

      并设p2=p21=p22是不变价格,其值固定。

      根据谢泼特(Shephard)引理,对给定支出函数中的价格求偏导得到希克斯补偿需求函数h1(P, u0),在两个价格间希克斯需求曲线所围成的面积,即是补偿变化,以积分式表达:

      由间接效用方程u0(p1, M)=u1(p2, M-CV)可以得到补偿变化CV,假设对于环境资源的质量变化,消费者为使环境水平恢复到原先效用水平的最大意愿支付WTP为随机变量,则由含有支出M及补偿变化CV的间接效用方程可以推导含有收入Y和意愿支付WTP的不等式方程。消费者效用最大化要求不等式必须满足:

      根据游客选择是否消费旅游资源的各个影响因素,有效用函数:

      式中:k取值为1或0。分别代表问卷中“是”和“否”的答案。也就是游客是否选择改善后的旅游环境;y是收入水平;i是受访者其他的社会经济特征信息,与收入一起作为模型函数中的解释变量。由于存在决定效用的未知因素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效用方程包含扰动项,故名“随机效用”。构建包含二项极值变量、个人收入及社会经济特征变量的模型函数如下:

      式中:ε0ε1是均值为0的独立同分布随机变量。

      在假想市场研究方法中,要满足游客效用最大化的条件即假设当旅游环境资源从k=0的原状态变为k=1的更好状态需要游客支付最大支付意愿WTP。则改善环境后的效用可以表示为u(1, y-WTP, i)。根据随机效用最大化原理,给定被询问者一个具体的WTP报价x,被询问者可以选择“是”或“否”表示是否愿意接受,则被询问者选择接受的概率可以表示为等式:

      ε=ε0-ε1; Δv=v(1, y-WTP, i)-v(0, y, i);则被询问者接受给定WTP报价x的概率写为:

    • 在问卷设计上,常见的方法有开放式(open ended)提问形式、重复报价(bidding game)、支付卡(payment card)以及二分式(bounded dichotomous)封闭启发法。

      这些方法中,二分式问卷的优点是,它模拟了消费者熟悉的市场定价行为,受访者针对某一假想商品的一个给定价格决定买还是不买; 问卷格式可以设计成一种“是”和“不是”的问题格式。而且,它能提供人们讲真话的激励因素,受访者对所提供的资源和服务的估价如果低于报价的数量,受访者就不会回答“是”。同时,由于受访者只能回答“是”或“不是”而并不要他们直接报价,二分式问卷将减少受访者高报其估价的可能性。从偏差、问卷的效度和信度角度讲,二分式封闭式启发法的问题较开放式问题有较大优势[11]。因此在非使用价值的评估中二分式问卷被广泛应用。最早单边界二分法(single bounded dichotomous)是由Bishop[12]等提出,直到Hanemann[13]给出完全效用理论分析过程后,才清晰了CVM的经济学理论脉络。另外,Cameron[14]以支出差模型给出了CVM的理论,实际上,两种方法是一致的;而Hanemann效用差方法的理论得到更广泛的应用。

      问题设计为被询问者只能选择回答“是”“否”接受给定的WTP报价x,以显性因变量Y的取值“1”或“0”来代表被询问者的回答,该值反映了被询问者对滨海旅游资源改善的真实WTP值与给定的报价间的大小关系,也可以理解为该取值反映了隐形因变量效用差的二分选择关系。即:

      由此,问卷取样数据以Y作为因变量,给定支付最大值、被访者其他社会特征信息作为自变量建立二值选择概率模型。

    • 对二分式问卷的数据处理,通常可以采用Logit模型与Probit模型。

      在给定x的情况下,考虑y的两点分布概率:

      如果连接函数F(x, β), 为某随机变量的累积分布函数(CDF), 可保证y的预测值介于[0, 1],可将y的预测值理解为事件“y = 1”的发生概率:

      如果连接函数F(x, β)为逻辑分布(logisticdistribution)的累积分布函数,则

      称为Logit模型;

      如果连接函数F(x, β)为标准正态的累积分布函数,则

      称为Probit模型;

      逻辑分布的密度函数关于原点对称,期望为0,方差为π2/3 (大于标准正态的方差)。与标准正态相比,逻辑分布具有厚尾(fat tails),更接近于自由度为7的t分布。逻辑分布的CDF有解析表达式(而标准正态分布没有),故计算Logit通常比Probit更方便,一般认为,Logit模型的系数估计值也更易从经济上解释[15]。因此,本文选择Logit模型作为问卷数据分析的工具。

    • 对于Logit模型,记Y=1的概率为p,则几率比(odd ratio)或称相对风险(relative risk)为:

      等式两边取对数,可得到对数几率比(log odds ratio):

      ,即以对数几率比来表示效用差,可以得到随机误差项ε的PDF、CDF以及Logit模型的对数最大似然估计表达式如下:

    • 考虑两种效用差模型,一为线性的,一为非线性的:

      Logit模型的随机项符合标准Logisitic分布,概率分布关于变量Δv在原点对称,由此根据效用最大化原理,通过求解WTP中值:

      线性效用差函数

      非线性效用差函数:

      对于给定报价变量x的PDF,可以在式(11)基础上增加Jacobian行列式得到,根据标准Logisitic分布的基本性质,可以通过积分计算线性效用差等式的随机变量分布函数均值,而对于非线性效用差等式,通过积分计算无法得到解析解,故不采纳[16]WTP均值计算如下:

      因为给定报价值x的取值范围是非负的,故对WTP均值的计算应考虑零截断及最大值截断。故有:

    • 本文的实证研究对象是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青岛作为中国首批优秀旅游城市,长期以来以“碧海蓝天”为标志形象赢得海内外游客的青睐,而青岛市主要的旅游资源也集中在沿海一带。2008年承接奥运帆船比赛以来,旅游产业国际化进一步加速,旅游业已成为青岛市的支柱性产业之一。但是自2007年以来,青岛市沿海风景区每年6月中下旬至8月上旬都会受到黄海海域爆发的浒苔绿潮影响。绿潮期间,浒苔覆盖海域面积最大超过数万平方公里,绿潮灾害爆发后期大量漂浮绿藻在沿海一线堆积,每年打捞处理的到岸浒苔可达数十万吨,堆积的浒苔腐烂后会产生H2S和NH3等有毒气体,污染空气和海水。这些都对青岛沿海地区旅游景观造成了巨大影响[17]

    • 2015年在青岛浒苔到岸期间(2015年7月13日、7月14日),课题组在青岛海滨浴场、滨海风景区向游客发放现场自填式问卷。收回问卷共1185份,去除无效问卷,得到有效观察样本1056个,样本有效率89.1%。

      问卷以未发生浒苔绿潮灾害时的青岛滨海景观图片,作为旅游环境资源质量“好”的参考标准,询问被访者是否愿意为了享受图片中“好”的旅游环境支付给定金额WTP,回答仅限“是”或“否”。另外,被访者还需要填写其他相关信息,包括(1)受访者社会经济特征变量:性别、年龄、收入水平、受教育程度、职业等;(2)对浒苔灾害的认知程度信息:对浒苔的了解程度、对当前浒苔发生海域环境满意程度等。问卷设计有7个版本,分别对应7个给定WTP报价,在问卷发放中,随机给出不同版本问卷,在发放及回收的问卷中每个版本问卷的样本量基本相同。数据描述见表 1

      表 1  样本数据描述

      Table 1.  Description of sample data

      表 1数据描述看到,被访者的性别构成基本男女相当;被访者年龄40岁以下占80%以上;受教育程度中以本科学历比例最高(49.8%),其次是高中与中专学历(30.28%);关于对浒苔的了解程度,半数以上被访者选择了“不了解”(53.95%);而对眼前的景色的满意程度,选择“无所谓”和“基本满意”的被访者占总数的近80%,还有10%的被访者选择了“非常满意”。

    • 解释变量对于因变量Y的影响,本文通过三种解释变量的组合来进行比较研究:a.单变量WTP模型;b.混合个人社会经济特征信息(年龄级别、教育程度、收入级别)多变量模型;c.混合个人社会经济信息及对浒苔的认知信息(对目前景色满意程度、对浒苔了解程度)多变量模型。三个模型的Logit模型回归结果见表 2

      表 2  回归系数与检验结果

      Table 2.  Results of Logit regress and test

      三个模型的回归结果显示,除第二、第三个模型中“年龄”以及第三个模型中“对目前景色满意度”参数的t检验显著水平不高,其余参数显著性检验较好;整体回归检验的LR chi检验结果显著,由于研究的目的在于测算WTP值,因此不显著的年龄与对目前景色满意度变量予以忽略。

    • 上面模型中的Δv为Logit模型的对数几率比,系数β由回归结果得到,三个模型中的系数β分别为-0.0055、-0.0056、-0.0056;WTP之外的自变量分别以各自变量均值代替,由此可以计算得到系数α,三个模型中的系数α分别为0.2599,0.2623,0.2663。

      在根据以上三个模型对WTP进行估值的计算中,中值计算最为简洁,稳定性也更强;同时,考虑到WTP取值范围是非负的,在计算WTP均值时也应考虑零截断均值和最大截断均值[15]

      分别计算WTP中值、均值、零截断均值、最大值截断均值如下。

      表 3  WTP中值、均值计算结果

      Table 3.  Middle and mean value of WTP

      由均值计算结果可知,本次研究中被访者在浒苔灾害期间对享受优美、洁净的旅游景观的支付意愿为人民币46~150元/人;如果采取中值计算,支付意愿均值为每人46元左右,采取零截断均值作为结论,则达到150元左右。

    • 通过分析可以得出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影响,以游客最大支付意愿统计计算,其范围在人均人民币46元~150元;以零截断均值结果作为结论,价值影响是人民币150元/人。

      按照青岛市旅游业主要指标季度数据,将调查所在年份青岛滨海景区接待旅游人数取均值记每天8.68万人,再乘以所在年份浒苔灾害在青岛近海平均持续时长40 d,记总人数347.2万人。则浒苔灾害对青岛市滨海旅游资源的非使用价值影响以WTP评估结果的范围为人民币1.6亿元~5.2亿元。

    • 有学者指出,同市场价值法和替代市场价值法不同,CVM没有可观察到的或预设的市场行为,依据的是被询问对象通过回答问题提供的信息。真实市场的价值评估是根据“买卖双方”的信息作出的,而建立在假想市场这一假设前提上的CVM评估则不同,假想市场中,被调查的对象只有虚拟的“买方”。因此CVM方法对非使用价值损失评价的准确性和可靠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观调查问卷的设计和操作是否合理, 问卷的设计以及问卷信息采集操作的专业化、标准化会直接影响研究结果的准确和严谨[18]

      二分式问卷的提问方式与引导方法与开放式问卷、支付卡等方法相比,能够更好地满足CVM对被访者真实支付意愿信息收集的需要,结合Logit模型可以对被访者的支付意愿进行合理估计。因此在环境资源等非市场价值影响评估的方法选择上,基于二分式问卷的CVM有其独特的优势。

      作为非使用价值的评估方法,二分式问卷及CVM调查方法本身是成熟的,但是在海洋藻华灾害影响评估中还很少被使用。由于藻华灾害对旅游资源的影响与其他污染事件或自然灾害有很大差异,如果没有充分考虑如何有针对性地设计问卷,将藻华灾害对旅游资源产生的影响准确、有效地识别并进行评估,那么评估的结果很可能是不准确的,甚至是严重高估的。这也是关于海洋藻华灾害对非使用价值影响的研究需要改进和完善的地方。

    • 海洋藻华灾害对沿海地区的社会经济通过各种途径产生影响,对灾害的影响评估应考虑直接经济影响以外的各种非直接影响。明确藻华灾害对滨海旅游资源价值的非使用价值影响程度可以在生态补偿、旅游产品定价、环境税收调整、政府管理成本核算等工作中提供必要的依据。本文基于随机效用最大化原理,运用CVM二分式问卷和二值选择Logit模型,对青岛市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受浒苔绿潮灾害的影响进行实证研究,定量评估了2015年浒苔绿潮灾害对青岛滨海旅游资源非使用价值的影响。本评估方法为政府海洋管理部门在海洋藻华灾害的预防、治理以及应急决策提供了灾害经济影响部分的决策依据,对海洋藻华灾害影响评估的形式和内容都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参考文献 (18)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