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泉州湾食用鱼中有机氯农药和多氯联苯污染状况与食用安全性的研究

张可欣 劳齐斌 汤清清 刘金禄 颜金培 陈立奇 矫立萍

引用本文:
Citation:

泉州湾食用鱼中有机氯农药和多氯联苯污染状况与食用安全性的研究

    作者简介: 张可欣(1993-), 女, 黑龙江伊春人, 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海洋环境各界质中POPs的研究, E-mail:zhangkexin090542@163.com;
    通讯作者: 矫立萍, jiaoliping@tio.org.cn
  • 基金项目: 基本科研业务费海三科 2018011
    基本科研业务费海三科 2009054
    基本科研业务费海三科 2013012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602360
    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开放基金 QNLM2016ORP0109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 20110315

  • 中图分类号: X835

Research on organochlorine pesticides and 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 pollution and food safety in edible fish in Quanzhou bay

    Corresponding author: Li-ping JIAO, jiaoliping@tio.org.cn
  • CLC number: X835

  • 摘要: 于2013年采集泉州湾海域10种食用鱼样品,分析其中的20种有机氯农药(OCPs)和28种多氯联苯(PCBs)的含量、组成、生物富集以及对人体健康的危害进行风险评估。结果显示,鱼体中OCPs和PCBs的浓度分别为(11.20~74.51)×10-9和(4.48~20.44)×10-9(湿重),不同鱼种类中污染物含量差别较大,其中棱鮻和斑鰶体中OCPs和PCBs含量最高。鱼体中OCPs主要以DDTs为主,其他化合物含量均较低,且分子标志示踪来源显示,OCPs主要来源于历史残留;而PCBs主要以高氯代PCBs为主。泉州湾食用鱼对DDTs具有较强的富集能力;对PCBs的富集能力随着氯原子数的增加而增强,但氯原子数大于7时富集能力下降。评估显示,泉州湾鱼类体中PCBs的量可能会危及人体健康。并且,棱鮻、斑鰶、黄姑鱼、叫姑鱼、白姑鱼和四指马鲅的每日允许最大摄入量和每月最大允许餐数均低于安全阀值142.2 g/d和16餐/月,建议消费者不要过度食用这些海产品。
  • 图 1  泉州湾食用鱼中PCBs和OCPs的浓度

    Figure 1.  Concentrations of OCPs and PCBs in edible fishes in Quanzhou bay

    图 2  泉州湾10种食用鱼体中PCBs和DDTs的组成

    Figure 2.  Composition of DDTs and PCBs in ten edible fishes from Quanzhou bay

    图 3  泉州湾10种食用鱼对DDTs和PCBs的富集能力

    Figure 3.  Bioaccumulation potentials of DDTs and PCBs in the ten edible fishes from Quanzhou bay

    图 4  10种食用鱼对PCBs的富集能力

    Figure 4.  Bioaccumulation potential of PCBs in the 10 edible fishes

    表 1  鱼类样品基本信息

    Table 1.  Fishes sample information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泉州湾食用鱼的CRlimCRmm

    Table 3.  CRlim and CRmm for edible fish in Quanzhou bay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人类通过食用泉州湾鱼类而摄入OCPs和PCBs的评估

    Table 2.  Estimated daily intakes (EDI) of PCBs and OCPs through edible fishes by human in Quanzhou bay

    下载: 导出CSV
  • [1] 劳齐斌, 矫立萍, 陈法锦, 等.北极区域传统和新型POPs研究进展[J].地球科学进展, 2017, 32(2):128-138.
    [2] NAKATA H, HIRAKAWA Y, WKAWAZOE M, et al.Concentrations and compositions of organochlorine contaminants in sediments, soils, crustaceans, fishes and birds collected from Lake Tai, Hangzhou Bay and Shanghai city region, China[J].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05, 133(3):415-429. doi: 10.1016/j.envpol.2004.07.003
    [3] XING Y, LU Y L, DAWSON R W, et al.A spatial temporal assessment of pollution from PCBs in China[J].Chemosphere, 2005, 60(6):731-739. doi: 10.1016/j.chemosphere.2005.05.001
    [4] CHEN W Q, ZHANG L P, XU L, et al.Residue levels of HCHs, DDTs and PCBs in shellfish from coastal areas of east Xiamen Island and Minjiang Estuary, China[J].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02, 45(1/2/3/4/5/6/7/8/9/10/11/12):385-390.
    [5] 丘耀文, 张干, 郭玲利, 等.大亚湾海域典型有机氯农药生物累积特征及变化因素研究[J].海洋学报, 2007, 29(2):51-58. doi: 10.3321/j.issn:0253-4193.2007.02.006
    [6] GONG X Y, QI S H, WANG Y X, et al.Historical contamination and sources of organochlorine pesticides in sediment cores from Quanzhou Bay, Southeast China[J].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07, 54(9):1434-1440. doi: 10.1016/j.marpolbul.2007.05.006
    [7] YANG D, QI S H, ZHANG J Q, et al.Organochlorine pesticides in soil, water and sediment along the Jinjiang River mainstream to Quanzhou Bay, southeast China[J].Eco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Safety, 2013, 89:59-65. doi: 10.1016/j.ecoenv.2012.11.014
    [8] 张家泉, 祁士华, 谭凌智, 等.晋江流域表层土壤中有机氯农药分布特征及污染评价[J].环境科学学报, 2011, 31(9):2008-2013.
    [9] 王教凯, 赵宗山.珠江口典型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的研究进展[J].海洋环境科学, 2013, 32(6):975-980.
    [10] YANG N Q, MATSUDA M, KAWANO M, et al.PCBs and organochlorine pesticides (OCPs) in edible fish and shellfish from China[J].Chemosphere, 2006, 63(8):1342-1352. doi: 10.1016/j.chemosphere.2005.09.029
    [11] JIANG Q T, LEE T K M, CHEN K, et al.Human health risk assessment of organochlorines associated with fish consumption in a coastal city in China[J].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05, 136(1):155-165. doi: 10.1016/j.envpol.2004.09.028
    [12] BREIVIK K, SWEETMAN A, PACYNA J M, et al.Towards a global historical emission inventory for selected PCB congeners-a mass balance approach:1.Global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J].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 2002, 290(1/2/3):181-198.
    [13] QU C K, QI S H, YANG D, et al.Risk assessment and influence factors of organochlorine pesticides (OCPs) in agricultural soils of the hill region:a case study from Ningde, Southeast China[J].Journal of Geochemical Exploration, 2015, 149:43-51. doi: 10.1016/j.gexplo.2014.11.002
    [14] XING G H, CHAN J K Y, LEUNG A O W, et al.Environmental impact and human exposure to PCBs in Guiyu, an electronic waste recycling site in China[J].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2009, 35(1):76-82. doi: 10.1016/j.envint.2008.07.025
    [15] 吴江平, 管运涛, 张荧, 等.广东电子垃圾污染区水体底层鱼类对PCBs的富集效应[J].中国环境科学, 2011, 31(4):637-641.
    [16] 刘金禄.泉州湾POPs污染现状分析及贝类食用安全性研究[D].厦门: 集美大学, 2013.
    [17] 夏重欢.中国沿海地区海鱼体内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痕量元素的污染水平以及对人类健康的风险评估[D].合肥: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2011.
    [18] KELLY B C, GOBAS F A P C, MCLACHLAN M S.Intestinal absorption and biomagnification of organic contaminants in fish, wildlife, and humans[J].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and Chemistry, 2004, 23(10):2324-2336. doi: 10.1897/03-545
    [19] 张安.海产品中POPs的暴露水平及其风险分析[D].大连: 大连海事大学, 2013.
  • 加载中
图(4)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34
  • HTML全文浏览量:  84
  • PDF下载量:  1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7-10-20
  • 录用日期:  2018-01-10
  • 刊出日期:  2019-06-20

泉州湾食用鱼中有机氯农药和多氯联苯污染状况与食用安全性的研究

    作者简介:张可欣(1993-), 女, 黑龙江伊春人, 硕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海洋环境各界质中POPs的研究, E-mail:zhangkexin090542@163.com
    通讯作者: 矫立萍, jiaoliping@tio.org.cn
  • 1. 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 福建 厦门 361005
  • 2. 自然资源部海洋-大气化学与全球变化重点实验室, 福建 厦门 361005
  • 3. 广东海洋大学, 广东省近海海洋变化与灾害预警重点实验室, 广东 湛江 524088
  • 4. 杭州致远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 浙江 杭州 310000
  • 5. 青岛检验检疫技术中心, 山东 青岛 266000
基金项目:  基本科研业务费海三科 2018011基本科研业务费海三科 2009054基本科研业务费海三科 2013012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41602360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开放基金 QNLM2016ORP0109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 20110315

摘要: 于2013年采集泉州湾海域10种食用鱼样品,分析其中的20种有机氯农药(OCPs)和28种多氯联苯(PCBs)的含量、组成、生物富集以及对人体健康的危害进行风险评估。结果显示,鱼体中OCPs和PCBs的浓度分别为(11.20~74.51)×10-9和(4.48~20.44)×10-9(湿重),不同鱼种类中污染物含量差别较大,其中棱鮻和斑鰶体中OCPs和PCBs含量最高。鱼体中OCPs主要以DDTs为主,其他化合物含量均较低,且分子标志示踪来源显示,OCPs主要来源于历史残留;而PCBs主要以高氯代PCBs为主。泉州湾食用鱼对DDTs具有较强的富集能力;对PCBs的富集能力随着氯原子数的增加而增强,但氯原子数大于7时富集能力下降。评估显示,泉州湾鱼类体中PCBs的量可能会危及人体健康。并且,棱鮻、斑鰶、黄姑鱼、叫姑鱼、白姑鱼和四指马鲅的每日允许最大摄入量和每月最大允许餐数均低于安全阀值142.2 g/d和16餐/月,建议消费者不要过度食用这些海产品。

English Abstract

  • 有机氯农药(OCPs)和多氯联苯(PCBs)属于典型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尽管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大多数国家已经禁用这类污染物,但由于它们在环境中的持久性、生物富集性以及对人体和生物体的危害性,使得POPs的污染仍是全球性环境的公害[1]。在禁止使用前,六六六(HCHs)和滴滴涕(DDTs)在中国的产量高达490万t和40万t,分别占世界总产量的33%和20%[2]; PCBs在中国的产量约为10000 t,其中9000 t用于生产变压器油,1000 t作为油漆的添加剂[3]。禁止使用后,尽管它们在大气、人体以及食品中的含量已经降低[1-2],但在部分海洋生物体内的含量仍很高[4]。鉴于海洋生物对POPs的富集性,使得POPs累积于生物体内,沿着食物链传递而最终危害人类健康,海洋成为POPs最终的汇集地[5]。可见,对海洋食用鱼体中POPs的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

    泉州湾位于福建省东南岸,是一个半封闭的海湾,该湾内有晋江和洛阳江两条河流,是中国重要的水产养殖基地。近年来由于泉州湾沿岸地区的经济以及人口的迅速增长,人们对泉州湾的利用越来越多,相应的污染也随之增加。研究显示,尽管1983年开始禁止使用,但OCPs在泉州湾沉积物中的含量仍呈增长的趋势[6],且泉州湾水体悬浮颗粒物与沉积物中POPs的含量有较强的相关性,表明沉积物中POPs主要来源于POPs吸附于颗粒物后沉降[7]。虽然泉州湾海洋环境中(如水体、表层土壤等)POPs污染已经开展研究[8-9],但关于泉州湾海洋生物体,尤其是其海洋食用鱼体中POPs的研究鲜见报道。而鱼类是泉州湾附近乃至全国居民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研究泉州湾鱼类体内典型POPs的污染状况,以及探索鱼体中的POPs来源和富集途径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研究分析测定了泉州湾10种鱼(鲬、黄姑鱼、叫姑鱼、金色小沙丁鱼、棱鮻、斑鰶、龙头鱼、白姑鱼、四指马鲅、海鳗)体内的20种OCPs和28种PCBs,并研究污染物的生物富集程度及评估其对人体健康的潜在危害。

    • 2013年10月,搭载渔船在泉州湾内捕捞10种常食用的鱼(表 1),置于-20℃冰箱中冷冻保藏,待测。3 d内完成处理,鱼样在4℃下解冻,测量体长并称重G1。然后进行解剖,去除鱼鳞,刮去鱼皮,取肌肉。将肌肉样品冷冻干燥后称重G2,计算鱼样含水量。粉碎研磨,干燥保存,待测。

      表 1  鱼类样品基本信息

      Table 1.  Fishes sample information

    • 目标化合物中,20种OCPs标准(Accustandard,购于百灵威)包括:α-HCH、β-HCH、γ-HCH、δ-HCH、Aldrin、Dieldrin、Endrin、Heptachlor、Heptachlor exoxide、α-chlordane、γ-chlordane、EndosulfanⅠ、EndosulfanⅡ、P, P’-DDT、P, P’-DDD、P, P’-DDE、Endrin aldehyde、Endosulfan sulfate、Endrin ketone、Methoxychlor;28种PCBs标准(Accustandard,购于百灵威)包括:PCB8、18、28、44、52、66、77、81、101、105、114、118、123、126、128、138、153、156、157、167、169、170、180、187、189、195、206、209。

      准确称取2.0 g鱼样和1 g硅藻土,混匀,放入萃取池中,加内标,用加速溶剂萃取仪萃取,萃取液转移至旋转蒸发瓶中,浓缩至1 mL,正己烷溶剂置换3次,加入1 g活化铜粉,得浓缩液Ⅰ,待净化。浓缩液Ⅰ依次经佛罗里硅土柱和硅胶氧化铝柱分离纯化,淋洗液用1:1的正己烷和二氯甲烷混合溶剂,收集液旋转蒸发至近干后转入进样瓶中,氮吹定容至1 mL,待测。

      用岛津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GCMS-QP2010plus)外标法定量分析OCPs和PCBs。毛细色谱柱为DB-5MS(60 m×0.25 mm×0.25 μm)。检测器和进样口温度分别为300℃和270℃。升温程序:初温80℃,以10℃/min的速度升至210℃;以0.8℃/min的速度升至250℃,保持1 min;以10℃/min的速度升至290℃,保持12 min。无分流进样1 μL,高纯氮气(99.999%)作为载气,流速是30 mL/min。

    • 实验中所用的器具均用洗洁精超声清洗,再刷洗干净,在烘箱内烘干后用铝箔纸包裹,用马弗炉设置450℃烘4 h,冷却后用丙酮洗3次,再用正己烷洗3次,吹干备用。所有样品均加入已知浓度的内标物(2,4,6-Trichlorobiphenyl),来监视样品前处理过程的回收率,回收率的范围在81.4%~115.3%之间。样品的分析结果经回收率校正。空白包括方法空白和试剂空白,所有空白样品中的目标化合物均低于检测限。

    • 泉州湾10种食用鱼体中OCPs和PCBs同系物的检测结果如图 1所示。20种OCPs的浓度范围为(11.20~74.51)×10-9 (湿重),其中DDTs含量最高(10.44~59.66)×10-9(湿重),而其他化合物浓度均较低。其中棱鮻和斑鰶体内OCPs赋存量最高,而海鳗、鲬和金色小沙丁鱼体中含量较低。与其他区域相比,如:大亚湾海域鱼体中DDTs、HCHs和Chlordane的含量(湿重为57.1×10-9, 0.30×10-9和0.87×10-9)[5];大连、天津和上海鱼体中OCPs的含量(湿重为1.11×10-9~8.04×10-9、1.26×10-9~5.60×10-9和0.83×10-9~11.4×10-9)[10];泉州湾海域鱼体中DDTs的含量高于大连、天津、上海,低于大亚湾。

      图  1  泉州湾食用鱼中PCBs和OCPs的浓度

      Figure 1.  Concentrations of OCPs and PCBs in edible fishes in Quanzhou bay

      ∑28PCBs浓度为4.48×10-9~20.44×10-9(湿重)。其中7种指示性PCBs(indicator PCBs,如表 3)的含量比较高,浓度范围为2.03×10-9~12.65×10-9(湿重);12种毒性较强的类二恶英多氯联苯(DL-PCBs)的浓度范围为1.25×10-9~10.72×10-9(湿重),其毒性当量(TEQs)的浓度为0.125×10-9~1.416×10-12,其主要贡献来源于PCB77,其他单体浓度均比较低。与OCPs在生物体的分布相似,棱鮻和斑鰶体内PCBs含量较高,其次是四指马鲅、黄姑鱼、叫姑鱼和白姑鱼,而龙头鱼中PCBs含量最低。PCBs含量(均值12.11×10-9)明显高于大连、天津、上海以及舟山近海海域鱼体中的含量(∑PCBs浓度分别为1.11×10-9~8.04×10-9、1.26×10-9~5.60×10-9、0.83×10-9~11.4×10-9和0.24×10-9~1.40×10-9)[10-11]。通过对比显示,泉州湾食用鱼体中PCBs的赋存量处于较高水平,并且黄姑鱼、叫姑鱼、棱鮻、斑鰶、白姑鱼和四指马鲅这几种鱼类体内的PCBs含量都超过了US EPA制定的标准(10×10-9,湿重)。此外,从全球总PCBs的生产量(约1.3×106 t)来分析,PCBs的生产和使用主要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而中国PCBs总产量仅大约为1.0×104 t[3, 12]。因此,泉州湾海域食用鱼体中PCBs的污染仍值得关注。

      表 3  泉州湾食用鱼的CRlimCRmm

      Table 3.  CRlim and CRmm for edible fish in Quanzhou bay

    • 泉州湾鱼样中DDTs的含量占总OCPs的94%,而其他OCP化合物的含量均较低。环境中,p, p’-DDT在有氧的条件下降解为p, p’-DDE,而在无氧的条件下降解为p, p’-DDD[7],因此(p, p’-DDD + p, p’-DDE)/p, p’-DDT<1说明有新鲜DDTs的输入,而该比值>1说明主要为历史残留[5]。本研究发现泉州湾鱼体内的DDTs主要以降解产物p, p’-DDE和p, p’-DDD为主,占总DDTs含量的99%以上(图 1),表明主要是历史残留的DDTs,无新鲜DDTs源输入的迹象。该结果与泉州湾沉积物中DDT分子标志示踪来源的结果相一致[6]。硫丹化合物中,Endosulfan Ⅱ>Endosulfan Ⅰ>Endosulfan sulfate。Endosulfan Ⅱ的挥发性更低以及降解速率比Endosulfan Ⅰ更慢,使其在各环境介质中更稳定。因此,当Endosulfan Ⅰ/Ⅱ值低于2.3时,表明为历史残留老化的硫丹[13]。本研究,泉州湾鱼样中Endosulfan Ⅰ/Ⅱ的值为0~3.14,平均值为0.75,远低于在工业硫丹类化合物中的比值,也表明泉州湾鱼类体内的硫丹类化合物主要来源于历史残留。然而,其他OCP化合物,如HCHs和Chlordane,在泉州湾鱼样中的含量大多数低于检测限。

      PCB77、PCB153和PCB138是PCBs中含量较高的同系物,其次是PCB123、PCB101和PCB187,而其他同系物的含量均处于较低值。PCBs同族体中以六氯代PCBs为主,约占总PCBs含量的39.1%~65.0%,其次是四氯、五氯和七氯取代PCBs(图 2)。生物体内对PCB同系物的富集程度随着取代苯环上氢原子的氯原子数的增加而增加,导致它们亲脂性的增强[10]。此外,高氯代PCBs的分子量大,使得它们更难以穿出生物体的细胞膜而富集于体内[10]。研究显示,环境介质中PCBs的含量,从沉积物、鱼体至人体母乳中低氯代PCBs含量逐渐降低,而高氯代PCBs含量逐渐增高,表明从食物来源到食物链顶端,生物体内低氯代PCBs的生物富集性呈下降趋势,而高氯代PCBs毒性较强,更容易富集于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体中[14]

      图  2  泉州湾10种食用鱼体中PCBs和DDTs的组成

      Figure 2.  Composition of DDTs and PCBs in ten edible fishes from Quanzhou bay

    • 生物富集因子(BAF)是评估水生生物对环境中POPs富集行为及生态风险的重要参数,当BAF>5000,认为该污染物具有生物富集效应,2000<BAF<5000,认为该污染物存在潜在的生物富集性[15]。根据本研究食用鱼体中OCPs和PCBs的含量特征,计算10种食用鱼对PCBs和DDTs的BAFBAF按公式:BAF = Cf/Cw估算,其中CfCw分别为鱼体中POPs含量(10-9)和水体中POPs含量(10-9 g/L)。本课题已经报道了泉州湾水体中PCBs和DDTs的浓度[16]。结果,10种食用鱼中∑28PCBs和DDTs的BAF范围分别为52.81~239.61和3659.09~22555.19,表明食用鱼对DDTs的生物富集能力较强。鱼体中PCBs的生物富集能力,随氯取代数的不同而有差异。如图 34,鱼体对六氯代和七氯代PCBs有较强的富集能力,其富集因子大多处于2000~5000。此外,氯取代数小于7,鱼体对PCBs的富集能力随着氯原子数的增加而增强,但氯原子数大于7时,PCBs的富集能力下降。

      图  3  泉州湾10种食用鱼对DDTs和PCBs的富集能力

      Figure 3.  Bioaccumulation potentials of DDTs and PCBs in the ten edible fishes from Quanzhou bay

      图  4  10种食用鱼对PCBs的富集能力

      Figure 4.  Bioaccumulation potential of PCBs in the 10 edible fishes

      DDTs在环境中难降解,这种稳定性使其容易被吸收而富集于生物体内,并且能随着食物链放大。此外,由于DDTs的辛醇-水分配系数较高(log Kow~6.5),使得生物体对其具有更强的富集性[17]。不同鱼类的生活习性及其所处的生态位(营养级)不同,他们的富集能力也会有差异(图 3)。棱鮻和斑鰶对DDTs的富集能力明显高于其他鱼类,这可能与它们长期生活于底栖环境并以沉积有机碎屑为食有关。而金色沙丁鱼和龙头鱼主要生活于中上层水体,以浮游生物和小鱼为食,其对DDTs的富集较低。但是由于缺乏不同营养级生物体内DDTs的数据,没能对DDTs在生物体中放大效应进行进一步讨论。PCBs随着氯取代数的增加,其分子量变大。研究显示,生物体对低分子量的PCBs具有代谢和排泄作用,使得低氯代PCBs较难富集于生物体内;而高氯代PCBs比较稳定,容易富集于体内而随生物放大[18]。因此,鱼体对PCBs的富集从二氯代多氯联苯化合物至六氯代多氯联苯化合物呈增长的趋势。但是,随着氯取代数的增高,分子量太大,也使得高氯代PCBs的同化作用、生物可获性以及进入鱼体细胞膜都被限制,导致富集能力下降[18]。本研究结果与广东垃圾污染区鱼类对PCBs的富集程度一致[15]。环境中POPs的生物富集过程主要是受到污染物的憎水性(Kow表征)驱动,因此POPs在水生生物体内的富集程度通常与Kow有较好的相关性。吴江平等[15]研究显示,水生鱼类对PCBs富集能力随着Kow及氯原子数的增大而增大,但当log Kow大于7及氯原子数大于8时,鱼类对PCBs的富集能力下降。

    • 日均摄入量(EDI)可以量化人体每日因食用鱼类产品而摄入的PCBs和OCPs,通过对比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每日允许摄入量(ADI,如表 2),是一种常用于健康评估的方法。据报道,随着人们生活的改善,中国居民每日对鱼和海产品的消费从1989年的27.5 g/d增长至1997年的30.5 g/d[10]。但近些年,随着人类对鱼类消费需求的增加,每日的消费量约为119 g/d[19]。泉州湾海域是中国重要的水产养殖基地,周围区域的居民食用鱼类产品也比较普遍,因此本研究将人均日食鱼量定为119g/d,用来评估该区域居民通过消费鱼类而每日摄入OCPs和PCBs的量。结果如表 2,人体每日对泉州湾10种食用鱼中DDTs和HCHs的EDI值低于FAO/WHO推荐的每日允许摄入量,但PCBs的EDI值高于ADI,表明泉州湾食用鱼体中PCBs的赋存量可能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

      表 2  人类通过食用泉州湾鱼类而摄入OCPs和PCBs的评估

      Table 2.  Estimated daily intakes (EDI) of PCBs and OCPs through edible fishes by human in Quanzhou bay

      通过以上评估样品中OCPs和PCBs浓度对人体健康的潜在风险,可通过控制对该区域食用鱼的摄入量而有效的降低此风险。本文采用US EPA方法计算食用鱼的建议食用量,公式为

      其中:CRlim为每天允许最大摄入量(kg/d);ARL为最高可接受终身致癌风险(取10-5);BW即消费者体重(按人均60kg计算);Cm为食用鱼体中某一污染物的浓度(mg/kg);CSF为致癌斜率因子(mg/kg bw/d)-1。而每月食用鱼最大允许餐数(CRmm)=CRlim×Tap÷MS,其中:Tap为每月平均天数(30.44d/月);MS取US EPA设定的0.227 kg/餐,结果见表 3。其中,除了鲬、金色沙丁鱼、龙头鱼和海鳗高于US EPA估算的的每日食鱼量(142.2 g/d)外[17],其他鱼类均远低于该值。同时,棱鮻和斑鰶也低于我国政府设定的日均食鱼量(3809 g/d)[17]。此外,除了鲬、金色沙丁鱼、龙头鱼和海鳗的每月食用餐数高于16(餐/月)的安全阈值外,其他鱼类,如棱鮻、斑鰶、黄姑鱼、叫姑鱼、白姑鱼和四指马鲅都低于该值,建议消费者不要对这几种鱼类进行过度的食用。

    • (1) 泉州湾10种食用鱼体内OCPs和PCBs的含量为11.20×10-9~74.51×10-9和4.48×10-9~20.44×10-9;OCPs中DDTs的含量最高,其他化合物含量均比较低,其主要来源于历史残留;而PCBs主要以六氯取代等高氯代PCBs为主。

      (2) 食用鱼对DDTs具有较强的富集能力,而对PCBs的富集随氯原子数的增加而增强,但氯原子数大于7时,其富集能力下降。

      (3) PCBs在鱼体中的赋存量可能会危及人体健康;棱鮻、斑鰶、黄姑鱼、叫姑鱼、白姑鱼和四指马鲅的每日允许最大摄入量和每月最大允许餐数均低于安全阀值142.2 g/d和16餐/月,建议消费者对这些鱼类的食用进行适当的控制。

参考文献 (19)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