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海参(Apostichopus japonicus)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富集动力学研究

魏海峰 田山川 赵肖依 刘长发 周集体

引用本文:
Citation:

海参(Apostichopus japonicus)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富集动力学研究

    作者简介: 魏海峰(1978-), 男, 河北保定人, 硕士, 副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生态学, E-mail:weihaifeng@dlou.edu.cn;
    通讯作者: 周集体(1956-), 男, 河南延津人, 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废水处理, E-mail:zjiti@dlut.edu.cn
  • 基金项目: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资助(201305002);国家海洋局海洋溢油鉴别与损害评估技术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201309,201809);国家海洋局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201013);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201505);辽宁省教育厅服务地方项目(2017)
  • 中图分类号: X171

Study on the bioaccumulation kinetics of three PAHs by Apostichopus japonicus

  • 摘要: 应用半静态双箱动力学模型模拟了海参对苯并[a]芘、2-甲基蒽、3-甲基菲三种PAHs的生物富集实验,通过对这三种多环芳烃在海参体内含量进行非线性拟合,得到富集动力学参数。结果表明,海参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富集能力和速率随着海水中的这三种多环芳烃的浓度增加而增加。海参在苯并[a]芘5 μg/L、2-甲基蒽10 μg/L和3-甲基菲100 μg/L浓度条件下的吸收过程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在5 μg/L条件下,海参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平均富集系数,2-甲基蒽148.3>苯并[a]芘126.9>3-甲基菲88.0。
  • 图 1  生物富集双箱动力学模型

    Figure 1.  Two-compartment kinetic model of bioconcentration

    图 2  海参对苯并[a]芘的生物富集

    Figure 2.  Bioaccumulation of benzo(a)pyrene by sea cucumber

    图 3  海参对2-甲基蒽的生物富集

    Figure 3.  Bioaccumulation of dimethylanthracene by sea cucumber

    图 4  海参对3-甲基菲的生物富集

    Figure 4.  Bioaccumulation of trimethylphenanthrene by sea cucumber

    表 1  海参对不同浓度3种多环芳烃3 d、7 d和14 d的生物富集动力学参数

    Table 1.  Bioaccumulation kinetic parameters of three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3 d、7 d and 14 d) with different concentrations of sea cucumber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文献中水生生物对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系数

    Table 2.  Literature data on BCF of PAHs various aquatic organism

    下载: 导出CSV
  • [1] 凌婉婷, 高彦征, 李秋玲, 等.植物对水中菲和芘的吸收[J].生态学报, 2006, 26(10):3332-3338. doi: 10.3321/j.issn:1000-0933.2006.10.024
    [2] 钟林燕, 谢勇平, 赖静萍, 等.3, 4-苯并芘暴露对食蚊鱼生长发育的毒性影响[J].江西农业学报, 2014, 26(4):94-97. doi: 10.3969/j.issn.1001-8581.2014.04.026
    [3] 杨慧赞.苯并[a]芘在栉孔扇贝(Chlamys farreri)体内的毒代与毒效动力学研究[D].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08.
    [4] 王静.栉孔扇贝对苯并芘(Benzo[a]pyrene)生物标志物筛选技术的初步研究[D].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08.
    [5] 苗晶晶.苯并[α]芘对栉孔扇贝分子毒理学机制的研究[D].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10.
    [6] 王琳.镉-苯并[α]芘复合污染对菲律宾蛤仔毒性效应的研究[D].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10.
    [7] BAUSSANT T, SANNI S, JONSSON G, et al.Bioaccumulation of polycyclic aromatic compounds:1.Bioconcentration in two marine species and in semipermeable membrane devices during chronic exposure to dispersed crude oil[J]. 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and Chemistry, 2001, 20(6):1175-1184. doi: 10.1002/etc.5620200606
    [8] WANG X H, WANG W X.Bioaccumulation and transfer of benzo(a)pyrene in a simplified marine food chain[J]. Marine Ecology Progress Series, 2006, 312:101-111. doi: 10.3354/meps312101
    [9] DOS SANTOS FOGAÇA F H, SOARES C, OLIVEIRA M, et al.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bioaccessibility in seafood:Culinary practices effects on dietary exposure[J]. Environmental Research, 2018, 164:165-172. doi: 10.1016/j.envres.2018.02.013
    [10] 李磊, 沈新强, 王云龙, 等.在沉积物暴露条件下2种海洋贝类对Cu、Pb的富集动力学研究[J].水生生物学报, 2012, 36(3):522-531.
    [11] 任加云, 潘鲁青, 苗晶晶.苯并(a)芘和苯并(k)荧蒽混合物对栉孔扇贝毒理学指标的影响[J].环境科学学报, 2006, 26(7):1180-1186. doi: 10.3321/j.issn:0253-2468.2006.07.023
    [12] 刘晓晨, 齐琳, 杨波, 等.大连地区6种贝类体内苯并(a)芘和3-羟基苯并芘含量测定[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2013, 23(5):1243-1244, 1247.
    [13] 穆景利, 王新红, 林建清, 等.苯并[a]芘对黑鲷肝脏GST活性的影响及其与肝脏代谢酶和胆汁代谢产物之间的变化关系[J].生态毒理学报, 2009, 4(4):516-523.
    [14] 穆景利, 王新红, 林建清.黑鲷(Sparus macrocephalus)暴露苯并(a)芘后胆汁中代谢产物3-羟基-苯并(a)芘的剂量与时间-效应关系研究[J].环境化学, 2007, 26(4):487-490. doi: 10.3321/j.issn:0254-6108.2007.04.017
    [15] ORIS J T, GIESY JR J P.The photo-induced toxicity of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to larvae of the fathead minnow (Pimephales promelas)[J]. Chemosphere, 1987, 16(7):1395-1404. doi: 10.1016/0045-6535(87)90079-8
    [16] BOWLING J W, LEVERSEE G J, LANDRUM P F, et al.Acute mortality of anthracene-contaminated fish exposed to sunlight[J]. Aquatic Toxicology, 1983, 3(1):79-90.
    [17] HATCH A C, BURTON JR G A.Photo-induced toxicity of PAHs to Hyalella azteca and Chironomus tentans:effects of mixtures and behavior[J].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1999, 106(2):157-167. doi: 10.1016/S0269-7491(99)00079-2
    [18] 李磊, 沈新强, 李超, 等.苯并[a]芘、菲在缢蛏体内的生物富集与释放[J].水产学报, 2015, 39(7):998-1004.
    [19] 江锦花, 丁理法.台州湾五种海洋生物体内多环芳烃的浓度、富集特征及环境效应[J].环境污染与防治, 2007, 29(5):394-397. doi: 10.3969/j.issn.1001-3865.2007.05.019
    [20] 李天云, 黄圣彪, 孙凡, 等.河蚬对太湖梅梁湾沉积物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J].环境科学学报, 2008, 28(11):2354-2360. doi: 10.3321/j.issn:0253-2468.2008.11.030
    [21] 许高鹏, 蒋玫, 李磊, 等.三疣梭子蟹体内苯并[a]芘的富集动力学[J].海洋渔业, 2014, 36(4):357-363. doi: 10.3969/j.issn.1004-2490.2014.04.010
  • [1] 杨梦蓉代小蓉肖航 . 象山港海水和沉积物中多环芳烃分布特征和来源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1-8. doi: 10.12111/j.mes.20190045
    [2] 刘瑀周松柏赵新达方志强 . 不同纬度下海参共有脂肪酸的组成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03-507. doi: 10.12111/j.mes20190403
    [3] 张文斌董昭皆徐书童高丽 . 微生物和藻类分解对荣成天鹅湖沉积物氮磷释放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61-567. doi: 10.12111/j.mes20190412
    [4] 崔丽娜徐韧 . 两台多参数水质仪在线监测比对结果分析及方法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634-638. doi: 10.12111/j.mes20190423
  • 加载中
图(4)表(2)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09
  • HTML全文浏览量:  98
  • PDF下载量:  7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2-08
  • 录用日期:  2018-03-02
  • 刊出日期:  2019-10-20

海参(Apostichopus japonicus)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富集动力学研究

    作者简介:魏海峰(1978-), 男, 河北保定人, 硕士, 副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为海洋生态学, E-mail:weihaifeng@dlou.edu.cn
    通讯作者: 周集体(1956-), 男, 河南延津人, 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废水处理, E-mail:zjiti@dlut.edu.cn
  • 1. 大连理工大学 环境学院, 辽宁 大连 116024
  • 2. 大连海洋大学 海洋科技与环境学院, 辽宁 大连 116023
  • 3. 辽宁省近岸海洋环境科学与技术重点实验室, 辽宁 大连 116023
基金项目: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资助(201305002);国家海洋局海洋溢油鉴别与损害评估技术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201309,201809);国家海洋局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201013);国家海洋局海域管理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201505);辽宁省教育厅服务地方项目(2017)

摘要: 应用半静态双箱动力学模型模拟了海参对苯并[a]芘、2-甲基蒽、3-甲基菲三种PAHs的生物富集实验,通过对这三种多环芳烃在海参体内含量进行非线性拟合,得到富集动力学参数。结果表明,海参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富集能力和速率随着海水中的这三种多环芳烃的浓度增加而增加。海参在苯并[a]芘5 μg/L、2-甲基蒽10 μg/L和3-甲基菲100 μg/L浓度条件下的吸收过程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在5 μg/L条件下,海参对三种多环芳烃的平均富集系数,2-甲基蒽148.3>苯并[a]芘126.9>3-甲基菲88.0。

English Abstract

  • 多环芳烃化合物(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简称PAHs)是指由两个或两个以上苯环以线状、角状或簇状排列的中性或非极性碳氢化合物,可分为芳香稠环型及芳香非稠环型[1]。由于多环芳烃疏水性强、结构稳定,能够分配到非水相中,易吸附在水中悬浮颗粒物和沉积物上。它一旦结合在沉积物上,就很难发生光化学降解或被微生物氧化分解而累积于沉积物中。已有研究表明,PAHs作为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具有半挥发性和生物蓄积性,尤其是4环以上的多环芳烃,具有致癌、致畸、致突变的三致效应[2]

    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对海洋中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开展了相关研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进展。杨慧赞、王静、苗晶晶等分别研究了苯并[a]芘对扇贝的毒性作用机理、基因表达及其在扇贝体内的代谢过程[3-5]。王琳研究了苯并[a]芘和Cd2+单独及联合作用条件下菲律宾蛤仔的生物富集过程,但未使用双箱动力学模型模拟富集过程[6]。Baussant采用连续流的方式研究了由于原油释放的多环芳烃在两种海洋生物体内的生物富集过程[7],Wang等人研究了苯并[a]芘在食物链中的富集和生物转化过程[8],Fh D S F研究了多种多环芳烃在海洋生物体内的富集量,并对海洋生物富集量对消费者的安全性做了评估[9]。然而目前关于海参对海洋环境中的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研究较为少见。海参(Apostichopus japonicus)是我国北方地区重要的海洋经济生物,研究海参体内多环芳烃的含量,能够直接反应海区的多环芳烃污染状况。

    本文以海参为实验生物,初步建立海参对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动力学测试方法,并尝试用半静态双箱模型对其富集动力学过程进行模拟,以期为海洋中多环芳烃慢性毒性试验测试及海域多环芳烃污染防治及管理提供依据。

    • 实验用海水为来自大连黑石礁海域的砂滤海水,盐度为30~31,pH为7.8~8.1,进行沙滤充分曝气后使用。实验用海参苗(水中长度3±0.3 cm、体重4.3±0.2 g)购买自大连太平洋海珍品有限公司,于海水养殖循环系统中暂养一周后,选取健康的个体用于实验。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GC6890N/MSD5975B, Agilent Co.USA);加速溶剂提取(ASE350, Dionex Co.,USA);Heidolph旋转蒸发仪(Hei-VAP,德国);所有试剂(正己烷、二氯甲烷、丙酮)均为农残级,购自TEDIA公司,硅胶(0.063~0.100 mm)购自Merck公司,弗罗里硅土(Florsil,60-100目)购自美国Floridin公司。内标(替代内标Z-014J:含菲-d10和芘-d12;进样内标:三联苯-d14)购自Wellington公司。3, 4-苯并[a]芘(BaP)、9, 10-甲基蒽和3-甲基菲是我国海洋溢油优先监测的16种多环芳烃,在大部分海区监测中均有发现,因此选择此三种多环芳烃作为研究对象。实验用3, 4-苯并[a]芘(BaP)、9, 10-甲基蒽和3-甲基菲购买自Sigma公司(Sigma-Aldrich Corporation,USA),纯度分别大于99%,97%和98%;使用丙酮作为助溶剂将三种多环芳烃配置成一定浓度的母液。

    • 通过96 h急性毒性实验得到3种多环芳烃苯并[a]芘、2-甲基蒽和3-甲基菲的半致死浓度LC50分别为124.2 μg/L、154.7 μg/L和264.3 μg/L。以此为依据设置3种多环芳烃的生物蓄积实验所需多环芳烃的浓度。将苯并[a]芘浓度设置为1、5、20 μg/L,2-甲基蒽的浓度分别为5、10、50 μg/L,3-甲基菲浓度分别为5、10、100 μg/L。另外设置一组海水对照组,一组丙酮对照组,丙酮浓度为所加入所有体系的最大量0.01%。每组设置3个重复,每个容器中放入海参20条。试验期间保持充氧,使水中溶解氧浓度保持6 mg/L以上,实验水温为20~21℃,每天定时投喂一次鼠尾藻藻粉,投喂量为体重(以第一次称重为准)的1.5%。以此时为时间起始点,每天换一次新鲜海水,投加相应的污染物至所设置的浓度。取样时间,自实验开始第3 d、7 d、14 d取样,每次每个处理组取海参3条,用锡箔纸包裹,放入-80℃冰箱保存待测。

    • 全量称取冷冻干燥后的生物样品,加入无水硫酸钠和氘代回收率指示物(Z-014J,10.0 μg/mL)用来控制样品前处理的目标化合物的回收率,用100 mL正己烷和丙酮混合溶液(1: 1,v: v)进行加速溶剂萃取,萃取温度100℃,加热时间5 min,静态时间10 min,循环3次,冲洗体积60%,吹扫时间60 s。样品提取液过无水硫酸钠小柱,加盐酸处理过的铜粉除硫:生物样品提取液直接转入洁净的烧瓶中,加入一定量(视有机相的透明度而定)的酸性硅胶,磁力搅拌约0.5 h。去除脂肪等大分子杂质将萃取液浓缩至2.0 mL左右,浓缩液过佛罗里土(5.0 g)与硅胶(8.0 g)复合柱净化,50 mL正己烷预淋洗,80 mL正己烷/二氯甲烷(1: 1, v: v)淋洗液接取,淋洗液浓缩定容至200 μL,添加1 μL进样内标(三联苯-d14, 10.0 μg/mL)。上机测定,加入内标的作用为了消除系统误差及定量目标化合物。样品采用DB-5ms毛细管柱(30 m×0.25 mm×0.25 μm)进行气相分离,采用EI源电离方式进行质谱检测。色谱柱升温程序为:50℃开始,不停留;以4℃/min升温到220℃,停留3 min;以10℃/min升温到300℃,停留9 min。载气(氦气)流速为1.0 mL/min,恒流,进样口温度280℃,无分流进样,进样量为1 μL;传输线温度290℃,四极杆温度150℃,离子源温度230℃,离子扫描为SIM模式。

      所有样品和空白中标准替代内标苯并[a]芘、2-甲基蒽和3-甲基菲回收率分别为79.7%~93.4%和65.5%~88.3%和71.2%~83.9%,相对标准偏差分别为8.9%和6.7%,7.3%,每个样品3个平行测试。空白实验结果显示所有目标物低于方法检测限,文中给出的数据均已经过回收率校准。

    • 双箱动力学模型是在近几年发展起来的一类数学模型,主要用于重金属和有机污染物的生物富集研究[9-10],它能较好地描述污染物在水体与生物体之间的作用过程,并能模拟出达到生物富集平衡情况下的动力学参数。

      双箱动力学模型生物富集公式为:

      式中:CA为生物体中PAHs浓度(ng/kg);C0为实验开始前生物体内PAHs浓度(ng/kg);K1为吸收速率常数;K2为释放速率常数;Cw为水体中PAHs浓度(μg/L);t* 为富集天数。由方程(1)进行非线性拟合可得到K1K2

      理论平衡状态下BCF用公式(2)表示

      生物半衰期公式:

      富集达到平衡时,生物体内PAHs含量Cmax用公式表示为:

    • 应用MatLab 2014a的曲线拟合工具箱对数据进行非线性拟合,结合判定系数R2来评价该模型的拟合优度,并采用F检验对模型整体的显著性进行检验,以此验证双箱模型用于海参对PAHs的生物富集研究的可行性。

    • 图 2可知,在空白对照和丙酮对照条件下,检测出海参体内的苯并[a]芘来自海参在原生活环境中的本底值。经过差异显著性检验,空白对照组海参体内苯并[a]芘含量(95%置信区间,25.7±7.60 ng/kg)与丙酮对照组海参体内苯并[a]芘含量(95%置信区间,24.9±10.31 ng/kg)之间无显著差异(P>0.05)。因此丙酮作为助溶剂对实验结果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随着苯并[a]芘浓度的升高,苯并[a]芘在海参体内的蓄积量明显增加,呈现指数增长趋势(3 d、7 d和14 d的指数拟合方程为:y=4.5259e1.1688x, R2=0.9094; y=8.7174e1.0817x, R2=0.9879; y=7.7366e1.1294x, R2=0.9675)。在低浓度1 μg/L条件下,苯并[a]芘在海参体内的蓄积量在第7 d达到峰值,第14 d由于体内的代谢作用蓄积量出现下降。在苯并[a]芘5 μg/L浓度条件下随着暴露时间的延长,苯并[a]芘在海参体内的蓄积量也有所增长,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K1=19.17,K2=0.051,R2=0.968(95%置信区间)。对于高浓度20 μg/L条件,第3 d海参体内苯并[a]芘浓度达到最高值,即苯并[a]芘在3 d内吸收达到了饱和,随后由于机体代谢或排出速率大于吸收速率导致体内蓄积量降低。因此1 μg/L和20 μg/L的生物蓄积过程不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

      图  1  生物富集双箱动力学模型

      Figure 1.  Two-compartment kinetic model of bioconcentration

      图  2  海参对苯并[a]芘的生物富集

      Figure 2.  Bioaccumulation of benzo(a)pyrene by sea cucumber

      在5 μg/L浓度下海参对于2-甲基蒽富集第7 d达到平衡,至14 d开始出现下降,可能是由于实验体系中的2-甲基蒽浓度较低被完全吸收造成的(图 3)。随着2-甲基蒽浓度的升高,在10 μg/L2-甲基蒽浓度中在海参体内的蓄积量随时间逐渐增加,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K1=23.02,K2=0.135,R2=0.873(95%置信区间)。在50 μg/L的浓度下,海参体内的2-甲基蒽随着暴露时间的延长蓄积量持续增长,在第7 d即达到蓄积平衡,BCF为106.0,第14 d由于排出速率大于吸收速率,体内蓄积量开始出现下降,因此不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

      图  3  海参对2-甲基蒽的生物富集

      Figure 3.  Bioaccumulation of dimethylanthracene by sea cucumber

      图 4可知,在5 μg/L和10 μg/L浓度下,海参生物蓄积过程不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同时在14 d内没有达到蓄积平衡。在100 μg/L浓度下,3-甲基菲在海参体内的蓄积量随时间一直增加,使用双箱动力学模型进行拟合,K1=24.94,K2=0.210,R2=0.923(95%置信区间)。在低浓度情况下,海参对3-甲基菲的蓄积量随时间增加的表现不明显;在高浓度10 μg/L情况下,海参体内的3-甲基菲随着暴露时间的延长蓄积量迅速增加,甚至富集系数BCF达到154.6。3种浓度条件下,海参体内的3-甲基菲含量都快速增长,可见,海参蓄积速率远大于代谢速率。

      图  4  海参对3-甲基菲的生物富集

      Figure 4.  Bioaccumulation of trimethylphenanthrene by sea cucumber

    • 苯并[a]芘、2-甲基蒽和3-甲基菲是典型的多环芳烃,当此类多环芳烃进入海水中,海洋生物能够快速富集PAHs[11]。刘晓晨等研究了大连地区6种贝类体内苯并[a]芘和3-羟基苯并[a]芘的含量,发现不同种属贝类体内BaP、3-OHBaP(三羟基苯并芘)含量存在差异,贝类对3-OHBaP富集能力比BaP更强[12],与本研究的结果相一致。也有学者研究了多环芳烃对生物的毒性作用机理、PAHs在不同生物体内的代谢过程,为进一步了解多环芳烃对水生生物的毒性作用提供可参考[13-17]。李磊等采用双箱动力学模型研究了缢蛏对苯并[a]芘和菲的富集动力学过程,获得了两种多环芳烃在缢蛏体内的富集动力学相关参数[18]。江锦花等研究了台州湾物种海洋生物蓝圆鰺、红点圆趾蟹、海鳗、日本沙蚕和棱鲻对15种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能力,发现不同种类生物由于其生活习性和栖息环境的不同使得对多环芳烃的富集能力不同[19]。李天云等研究了河蚬对太湖梅梁湾沉积物中多环芳烃的富集过程,发现河蚬对多环芳烃的生物-沉积物生物富集因子(BSAF)为0.09~0.44,其中含量最多的4种多环芳烃依次为芘、萘、菲和荧蒽[20]。本研究结果表明,海参能够快速从海水中富集苯并[a]芘、2-甲基蒽和3-甲基菲,海水中PAHs浓度越高富集量越大。同样浓度条件下(5 μg/L)3种PAHs中富集能力2-甲基蒽148.3 ng/kg >苯并[a]芘126.9 ng/kg >3-甲基菲88.0 ng/kg,这可能与这3种多环芳烃的水-正辛醇分配系数不同有关,本实验由于使用了丙酮作为助溶剂大大提高了3种PAHs的水溶性,因此生物富集能力可能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在富集前期由于海参体内多环芳烃浓度较低,海参可以大量快速吸收PAHs,苯并[a]芘在20 μg/L条件下3 d即达到了吸收平衡,第7 d、14 d已经开始出现释放速率大于吸收速率的情况,因此本研究中出现了大部分的研究结果不能够用双箱动力学模型进行拟合,这一研究结果与前人如许高鹏[21]等人的研究结果不一致。研究者在研究生物对多环芳烃、重金属的生物富集动力学过程研究中,其生物富集过程不一定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与文献数据的比较发现,不同作者在研究PAHs在水生生物体内富集所用实验设计、PAHs浓度及物种的差异使得生物富集系数有所差异,在实验所设置的污染物浓度条件下,不同生物的富集系数大小顺序如下,鲤鱼>缢蛏≈三疣梭子蟹≈海参>蓝圆鰺。

      表 1  海参对不同浓度3种多环芳烃3 d、7 d和14 d的生物富集动力学参数

      Table 1.  Bioaccumulation kinetic parameters of three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3 d、7 d and 14 d) with different concentrations of sea cucumber

      表 2  文献中水生生物对多环芳烃的生物富集系数

      Table 2.  Literature data on BCF of PAHs various aquatic organism

    • (1) 富集实验表明海参对苯并[a]芘、2-甲基蒽和3-甲基菲3种多芳环烃的生物富集系数分别为72.2~220.1、40.4~197.8和39.6~154.6。海参对3种多环芳烃的富集能力和速率随着海水中的这3种多环芳烃的浓度增加而增加。

      (2) 海参对苯并[a]芘的吸收在20 μg/L浓度条件下不到3 d即达到吸收平衡,并且开始释放,因此不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海参对苯并[a]芘5 μg/L、2-甲基蒽10 μg/L和3-甲基菲100 μg/L浓度条件下的吸收过程符合双箱动力学模型。这说明海参对不同种类的多环芳烃吸收机制、速率因多环芳烃的结构具有较大的差异。

      (3) 相同浓度5 μg/L条件下,海参对3种多环芳烃的平均富集系数,2-甲基蒽148.3>苯并[a]芘126.9 >3-甲基菲88.0。

参考文献 (21)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