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基于三角模型的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评价

王玉梅 姬元雪 郑楠楠 孙海燕 丁俊新

引用本文:
Citation:

基于三角模型的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评价

    作者简介: 王玉梅(1975-), 女, 内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人, 博士, 副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为资源环境与区域可持续发展, E-mail:wangym508@163.com;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501129);山东省软科学项目(2016RZBO1006)
  • 中图分类号: F129.9

Evaluation of marine economic vulnerability in Yantai based on triangular model

  • 摘要: 随着我国海洋发展战略的快速推进,海洋资源耗竭与生态环境问题频发,海洋经济脆弱性日益引人关注。本文基于三角模型,从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三个方面构建了沿海城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并以我国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烟台作为研究区域,对其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与趋势进行评价分析。研究表明: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由中脆弱度下降为低脆弱度,整体来看,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状态不断降低,而未来系统的脆弱性将以敏感性为主导;系统的脆弱性变化趋势由早期的无序发展转向了后期的T5(低脆弱度)方向,中后期系统脆弱性稳定有序降低,表明烟台市海洋经济持续向好发展,已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 图 1  人海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及发展趋势

    Figure 1.  The vulnerability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human and marine economic system

    图 2  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指数变化趋势

    Figure 2.  Trend map of vulnerability index of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图 3  烟台市人海经济系统相对脆弱性状态与发展趋势

    Figure 3.  The relative vulnerability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human and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表 1  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评价

    Table 1.  Evaluation of the vulnerability state of the marine economic system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相对趋势评价

    Table 2.  Evaluation of relative trend of vulnerability of marine economic system

    下载: 导出CSV

    表 3  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

    Table 3.  Index system for vulnerability assessment of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下载: 导出CSV

    表 4  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状态评价三角模型三边坐标值

    Table 4.  Three side coordinate values of the triangular model in the evaluation of the vulnerability state of the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下载: 导出CSV
  • [1] FERROL-SCHULTE D, GORRIS P, BAITONINGSIH W, et al.Coastal livelihood vulnerability to marine resource degradation:A review of the Indonesian national coastal and marine policy framework[J]. Marine Policy, 2015, 52:163-171. doi: 10.1016/j.marpol.2014.09.026
    [2] World Bank.Scaling up marine management: the role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R].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2006.
    [3] NEWTON A, WEICHSELGARTNER J.Hotspots of coastal vulnerability:a DPSIR analysis to find societal pathways and responses[J]. Estuarine, Coastal and Shelf Science, 2014, 140:123-133. doi: 10.1016/j.ecss.2013.10.010
    [4] JANSSEN M A, SCHOON M L, KE W M, et al.Scholarly networks on resilience, vulnerability and adaptation within the human dimensions of global environmental change[J]. Global Environmental Change, 2006, 16(3):240-252. doi: 10.1016/j.gloenvcha.2006.04.001
    [5] 李鹤, 张平宇, 程叶青.脆弱性的概念及其评价方法[J].地理科学进展, 2008, 27(2):18-25.
    [6] 李鹤, 张平宇.全球变化背景下脆弱性研究进展与应用展望[J].地理科学进展, 2011, 30(7):920-929.
    [7] 李博, 杨智, 苏飞.基于集对分析的大连市人海经济系统脆弱性测度[J].地理研究, 2015, 34(5):967-976.
    [8] CHRISTOPHERSON S, MICHIE J, TYLER P.Regional resilience:theoretical and empirical perspectives[J]. Cambridge Journal of Regions, Economy and Society, 2010, 3(1):3-10. doi: 10.1093/cjres/rsq004
    [9] 李鹤, 张平宇.矿业城市经济脆弱性演变过程及应对时机选择研究——以东北三省为例[J].经济地理, 2014, 34(1):82-88. doi: 10.3969/j.issn.1000-8462.2014.01.013
    [10] LINO B, GORDON C, NADIA F, et al.Economic vulnerability and resilience concepts and measurements[R]. Helsinki: UNU-WIDER, 2008.
    [11] 孙才志, 覃雄合, 李博, 等.基于WSBM模型的环渤海地区海洋经济脆弱性研究[J].地理科学, 2016, 36(5):705-714.
    [12] BEVACQUA A, YU D L, ZHANG Y J.Coastal vulnerability:evolving concepts in understanding vulnerable people and places[J]. Environmental Science & Policy, 2018, 82:19-29.
    [13] GUILLAUMONT P.Assessing the economic vulnerability of small island developing states and the 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J]. The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 2010, 46(5):828-854. doi: 10.1080/00220381003623814
    [14] 李晓琴, 张炜熙.海洋经济脆弱性的研究综述[J].海洋经济, 2014, 4(1):44-49.
    [15] 吕伟.烟台市海洋产业结构调整及发展战略研究[D].济南: 山东师范大学, 2013.
    [16] 张小虎, 张合兵, 赵素霞, 等.基于三角模型河南省耕地集约利用趋势及时空分异[J].土壤通报, 2013, 44(2):277-283.
    [17] 张健, 濮励杰, 陈逸, 等.区域经济可持续发展趋势及空间分布特征[J].地理学报, 2007, 62(10):1041-1050.
    [18] 赵艳, 濮励杰, 张健, 等.基于三角模型的城市土地可持续利用评价——以江苏省无锡市为例[J].经济地理, 2011, 31(5):810-815, 838.
    [19] 马轩凯, 高敏华.西北干旱地区绿洲城市土地生态安全动态评价——以新疆库尔勒市为例[J].干旱区地理, 2017, 40(1):172-180.
    [20] 姚岚, 吴次芳, 吕添贵, 等.基于三角模型的喀斯特地区土地利用系统健康评价[J].农业工程学报, 2015, 31(14):246-254. doi: 10.11975/j.issn.1002-6819.2015.14.034
    [21] 李博, 苏飞, 杨智, 等.基于脆弱性视角的环渤海地区人海关系地域系统时空特征及演化分析[J].生态学报, 2018, 38(4):1436-1445.
  • [1] 高强刘韬王妍丁初晨 . 海洋生态经济系统协调发展评价研究——以海南省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68-574. doi: 10.12111/j.mes20190413
    [2] 胡克勇耿润田沈飞飞武曲郭忠文 . 一种通用的海洋环境监测系统设计方法.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628-633. doi: 10.12111/j.mes20190422
    [3] 王晨晨潘大为韩海涛胡雪萍 . 烟台四十里湾潮间带表层沉积物中铁的形态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55-560. doi: 10.12111/j.mes20190411
    [4] 刘永叶王宇飞乔亚华杨阳陈鲁 . 我国典型核电厂址海域中广域性鱼类的热耐受性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28-532. doi: 10.12111/j.mes20190407
    [5] 黄强景惠敏胡培 . 中国东南沿海邻近海沟潜在海啸危险性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94-601. doi: 10.12111/j.mes20190417
    [6] 陈琛马毅胡亚斌张靖宇 . 一种自适应学习率的卷积神经网络模型及应用——以滨海湿地遥感分类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621-627. doi: 10.12111/j.mes20190421
    [7] 陈海洲李元超 . 文昌椰林湾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及其对围填海建设的生态响应.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33-539. doi: 10.12111/j.mes20190408
    [8] 申友利孙燕张守文黄子眉 . 中石化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海洋自然灾害风险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13-520. doi: 10.12111/j.mes20190405
    [9] 刘洪艳覃海华王珊 . 海洋沉积物中一株铁还原细菌ZQ21异化还原Fe(Ⅲ)性质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08-512, 520. doi: 10.12111/j.mes20190404
    [10]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1-7. doi: 10.12111/j.mes.20190053
    [11]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5): 649-655. doi: 10.12111/j.mes20190501
    [12] 李汉英张红玉王霞于红兵徐玉芬刘兴健张叶春 . 海洋工程对砂质海岸演变的影响——以海南万宁日月湾人工岛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75-581. doi: 10.12111/j.mes20190414
  • 加载中
图(3)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88
  • HTML全文浏览量:  77
  • PDF下载量:  1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1-08
  • 录用日期:  2018-06-28
  • 刊出日期:  2019-10-20

基于三角模型的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评价

    作者简介:王玉梅(1975-), 女, 内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人, 博士, 副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为资源环境与区域可持续发展, E-mail:wangym508@163.com
  • 鲁东大学 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 山东 烟台 264025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501129);山东省软科学项目(2016RZBO1006)

摘要: 随着我国海洋发展战略的快速推进,海洋资源耗竭与生态环境问题频发,海洋经济脆弱性日益引人关注。本文基于三角模型,从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三个方面构建了沿海城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并以我国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烟台作为研究区域,对其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与趋势进行评价分析。研究表明: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由中脆弱度下降为低脆弱度,整体来看,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状态不断降低,而未来系统的脆弱性将以敏感性为主导;系统的脆弱性变化趋势由早期的无序发展转向了后期的T5(低脆弱度)方向,中后期系统脆弱性稳定有序降低,表明烟台市海洋经济持续向好发展,已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English Abstract

  • 沿海地区是世界上人口和经济最为密集的区域,海洋为人类提供了大量赖以生存的商品和服务,海洋经济在沿海地区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然而,随着海洋资源需求的日益增长,对海洋环境造成了广泛的、有些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损害[1]。世界上许多地区的海洋生态系统都出现了退化的迹象[2]。沿海城市作为复杂的社会生态系统,是沿海脆弱性研究的热点区域之一[3]。在国内外市场波动、海洋资源环境退化、自然灾害及气候变化等多种压力的扰动下,海洋经济较易受到冲击扰动,尤其是那些高度依赖海洋资源的地区和产业,表现出显著的脆弱性特征。

    1970年脆弱性概念首先出现于自然灾害的研究中,因此其早期概念与自然灾害中“风险”的概念相似,是指系统或其组分暴露于灾害等不利影响而遭受损害的程度或可能性,常用于自然灾害与气候变化等自然科学的研究中[4];而社会学领域则更侧重经济、制度、权利等人文驱动因素对脆弱性的影响作用,认为脆弱性是社会个体或群体承受或应对不利影响的能力[5]。随着脆弱性研究在灾害学、地理学,生态学、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经济学等诸多学科领域日渐兴起,脆弱性的概念内涵也不断丰富与发展。目前,虽然由于学科领域、研究对象、研究视角的不同,在脆弱性概念界定、要素构成等方面仍存在一定的分歧,但总体发展趋势是在“风险”、“敏感性”、“应对能力”、“暴露”等一系列相关概念的基础上逐渐融合成一个包括自然、社会、经济、环境和制度等多要素、多维度特征的综合概念体系[6]

    1999年,联合国将“经济脆弱性”作为度量国家和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指标[7],在经济危机背景下,经济脆弱性日益引人关注[8],并逐渐成为城市经济可持续发展研究的一种新视角[9]。经济脆弱性的概念衍生于脆弱性概念,目前尚未达成共识。Lino B.[10]认为经济脆弱性是一个经济体因经济开放而产生的外部冲击影响的暴露(暴露是指一个系统承受扰动压力的性质和程度);国内的多数学者则认为脆弱性是经济系统对内外扰动的敏感性和应对能力不足而使系统易受损害的一种内在属性或状态[9],是系统的暴露、敏感性与恢复应对能力相互作用的结果[7, 11]。综上,本文认为海洋经济脆弱性是指海洋经济系统受内部结构的制约,系统(子系统或系统组分)对内外扰动(冲击或压力)的敏感性及应对能力,是系统的一种内在属性。其中,系统的内部结构特征是系统脆弱性产生的直接、主要原因,而扰动是系统脆弱性发生变化的驱动因素[5];敏感性是指扰动因素作用于海洋经济系统时,系统、子系统或其组分可能产生的状态变化及易损程度,受系统内部结构特征与外部压力的共同影响;应对能力是指海洋经济系统预测、应对、抵抗扰动带来的不利影响,并从不利影响中恢复的能力。

    目前国外学者侧重于自然灾害或气候变化扰动造成的海岸带社会经济脆弱性、自然环境脆弱性和生态脆弱性研究[12],特别是全球气候变化背景下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脆弱性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13]。国内海洋经济脆弱性研究相对较为滞后,但近几年已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关注,如李晓琴[14]对海洋经济脆弱性的相关研究成果进行了梳理与评述;李博等[7]采用集对分析法探讨了大连市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演变趋势与影响因素;孙才志等[11]运用数据包络分析与核密度估计模型探讨了环渤海城市海洋经济的脆弱性演变与空间格局。脆弱性评价是揭示经济发展“瓶颈”的重要手段,对分析经济发展中的主要制约因子和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4]。从近年来海洋经济脆弱性评估的研究成果来看,主要侧重于脆弱性整体演变趋势和影响因素的分析与评估,而较少涉及各个时段的脆弱性状态类型与发展过程。总体来看,国内外海洋经济脆弱性的研究滞后于其它研究领域,研究成果相对较少,急需从不同区域尺度、不同层次开展脆弱性理论、方法与实践研究。本文从可持续发展视角,构建沿海城市海洋经济脆弱性评价体系,采用三角模型对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进行综合测度分析,明确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的类型与演化趋势,旨在推动与促进城市海洋经济脆弱性的理论与方法研究,同时为制定降低海洋经济脆弱性的政策措施,提高海洋经济系统可持续发展能力提供科学依据。

    • 烟台市地处山东省胶东半岛北部,倚渤黄两海,与日本、韩国隔海相望;对应海域面积约2.6万km2,海岸线长达909.1 km,约占山东省的27.2%,优越的区位条件和丰富的海洋资源,为烟台市发展海洋经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作为全国最早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烟台市海洋产业基础较好,海洋经济发展迅速,主要海洋产业产值由2004年的448亿元提高到2014年的2477.9亿元,年均增长19.77%;占全市GDP的比重也由27.47%提高到41.28%,海洋经济地位日益凸显,已成为推动全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尽管近年来烟台市的海洋经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海洋产业科技含量相对较低,渔业产值比重较大,主要由资源消耗型产业带动增长,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少,尚属粗放型、资源消耗型经济结构[15]。密集的经济与人口、较为粗放的增长方式、相对弱化的环境管制等因素,均可使海洋资源环境所承受的压力负荷上升;而近岸海域环境污染、赤潮、生物多样性减少、渔业资源耗竭等生态环境问题可使海洋生态系统结构改变、功能退化、调节能力降低,系统的敏感性加强,脆弱性趋势改变。

    • 三角模型是美国农业部(USDA)根据土壤中砂-粉砂-粘土的比例含量来判定土壤类型时提出的一种评价方法[16],之后该方法在经济可持续性评价[17],土地利用可持续性评价[18]、土地生态安全评价[19]、土地利用系统健康评价[20]等方面得到了广泛应用,最近也有学者将其应用到了判定脆弱性类型的研究中[21]。三角模型可以对3个相互联系的方面进行可视化描述,能够很好地图解系统的综合状态类型及发展趋势,具有直观性和简明性[17-18]。本文将三角模型应用于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中,并根据三角模型的特性,将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指数转换为非压力指数(NPI)、非敏感性指数(NSI)和非应对性指数(NCI),再根据三者之间的相对比例关系构建三角模型,可视化描述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状态及发展趋势。使用“MS Word”中的绘图功能绘制基本的三角模型图,见图 1

      图  1  人海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及发展趋势

      Figure 1.  The vulnerability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human and marine economic system

      图 1中三角形为等边三角形,三边坐标分别由NCINSINPI三者之间的相对比例关系构成,NCI位于最高顶点,NSI位于右下顶点,NPI位于左下顶点。每个坐标轴分别沿逆时针方向从0到1被平均分成5个等份,代表各指数的5个不同范围:非常低(0~0.2),较低(0.2~0.4),中等(0.4~0.6),较高(0.6~0.8),非常高(0.8~1.0);三角形内又分为5个区域:A、B、C、D、E分别表示不同的脆弱性状态[14-15],见表 1。在三角图中,根据3边坐标指数相对比例变化,可辨识出7种不同的运动变化趋势,从T1至T7分别代表 7种不同的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发展趋势[17] (见图 1表 2)。

      表 1  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评价

      Table 1.  Evaluation of the vulnerability state of the marine economic system

      表 2  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相对趋势评价

      Table 2.  Evaluation of relative trend of vulnerability of marine economic system

    • 海洋经济脆弱性问题是海陆相互作用、“自然-社会-经济”多因素、多维度共同作用的结果,根据海洋经济脆弱性定义,其关键构成要素包括系统受到的内外扰动压力及系统的敏感性和应对能力三个方面。因此,本文以烟台市为研究对象,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从扰动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三个准则层,选取与之对应的27个指标,构建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见表 3)。

      表 3  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

      Table 3.  Index system for vulnerability assessment of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1) 压力指标:反映当前的社会经济水平条件下人类活动有意或无意施加于海洋经济系统的扰动冲击与压力,是海洋经济脆弱性的人为驱动因素。P1~P4指标衡量对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能力,指标数值越大,表明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与调节能力越强,长远来看可减轻经济发展对海洋自然资源子系统的潜在压力(如海水养殖面积及产量增加,即可适当减缓对海洋捕捞产量的需求,从而避免海洋渔业资源的过度捕捞与损害),为负向指标;P5指标衡量人口增长给社会经济与海洋资源环境带来的综合压力;P6~P7指标衡量海洋经济发展对区域水资源与能源需求压力;P8~P9指标主要反映产业污染排放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压力。

      (2) 敏感性指标:反映海洋经济系统遭受贸易冲击、人口集聚、环境规制等各种常规与突发扰动压力时,社会经济与资源环境各要素及其相互关系的可能变化与易损性。S1指标衡量海洋产业结构,反映海洋经济增长对渔业资源的依赖程度;S2指标衡量海洋经济地位,S3~S4指标衡量海洋经济的发展潜力,S5~S6指标衡量海洋经济发展的资源基础状况,这四个指标均为负向指标,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海洋经济系统的内部结构制约特征;S7~S9指标衡量海洋经济对国际市场的依赖程度,指标值越大表明越易受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敏感性越高。

      (3) 应对性指标:一方面反映海洋经济系统的自我管理与建设能力,另一方面反映海洋经济系统在内部结构变化与外部环境冲击下的抗干扰能力与自我修复能力。C1~C4指标衡量海洋经济与社会的总体发展水平与发展能力,反映海洋经济系统应对扰动压力的经济保障能力;C5~C9指标衡量海洋社会经济系统通过科技资金投入、生产技术革新、环境管制应对扰动压力不利影响的能力。

    • 本文构建的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共选取了27个指标,各项指标的原始数据主要来源于2005—2015年的《烟台统计年鉴》、《烟台年鉴》、《中国海洋统计年鉴》和《中国交通统计年鉴》等,海洋生产总值占GDP比重、海岸线经济密度、人均海岸线长度等部分指标是由年鉴原始数据计算所得。

      采用“线性比例变换法”对指标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具体计算公式如下:

      标准化数据=指标原始数据/max(指标原始数据),正向指标

      标准化数据=指标原始数据/min(指标原始数据),负向指标

      经过标准化处理后,指标值均处于0~1之间,最优值为1, 最劣值为0。

    • 在多指标综合评价中,评价指标权重的赋值是一项基本而重要的工作。为了保证指标权重赋值的科学性和客观性,本文采用综合客观赋权法。首先,选取目前经济统计分析中较为常用的熵值法、变异系数法、标准离差法和CRITIC法四种客观赋权方法,分别计算出各指标的权重值,然后再计算这四种权重的平均值,作为综合客观权重系数(表 3),其中 1, 式中:WPiWSiWCi分别是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指标的综合权重。

    • (1) 评价指标综合指数的计算采用加权型多因子指数法计算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的压力指数(PI)、敏感性指数(SI)和应对性指数(CI),计算公式为:

      式中:PjSijCij分别是压力指标、敏感性指标和应对性指标的标准化值。

      (2) 三角模型三边坐标指数的计算一般三角模型的特点是三边坐标的比例关系此消彼涨,用于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的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指数基本符合三角模型的特性,即若系统的应对性指数提高,则压力和敏感性指数中的一个或两个同时会相应降低,系统的脆弱性也随之降低,而其可持续发展能力则相应增强,因此可将脆弱性与可持续发展看成是海洋经济系统发展的正反两个方向。综上,为使海洋经济系统各年的脆弱性状态分布与三角模型的基本图形特征相符,故将压力指数、敏感性指数和应对性指数转换为非压力指数、非敏感性指数和非应对性指数,再根据三个指数间的相对比例关系绘制三角模型。

      海洋经济系统的非压力指数和压力指数是一对相对的概念,因此存在NPIj=1-PIj;其它两个指数亦然,即NSIj=1-SIjNCIj=1-CIj;指数转换之后,NCI值越大,NSINPI值越小,则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水平越高,反之亦然。

    • 根据公式(1)、(2)和(3)计算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的压力、敏感性和应对性指数,并绘制各脆弱性指数的变化趋势图,见图 2

      图  2  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指数变化趋势

      Figure 2.  Trend map of vulnerability index of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图 2可以看出,2005年之后压力指数呈逐年下降趋势,其中2005—2006年下降幅度最大,由0.8911下降到0.4632,降低了48%;2006年之后进入缓慢下降阶段。对压力指数变化贡献较大的影响因素包括海水养殖面积、沿海规模以上港口生产用码头泊位数、海盐产量、万元海洋工业产值取水量和工业废水排放量。其中海水养殖面积与产量持续增长,弥补了海洋捕捞产量的下降,从而缓解了海洋渔业资源的过度捕捞与衰竭压力;沿海规模以上港口生产用码头泊位数由2004年的34个增加到2014年的88个,且码头泊位大型化、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港口业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了临港工业与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有利于海洋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减缓综合发展压力;单位产值的水耗强度与能耗强度逐年降低,工业废水直接排放入海量呈波动下降趋势,表明海洋经济绿色发展水平不断提升,资源环境压力减缓。总体来看,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所承受的整体压力呈不断下降趋势,向利好方向发展。

      敏感性指数2008—2009年起伏较大,最大值出现在2008年,达到了0.82;其它年份略有波动,但变化不大。对敏感性指数变化贡献较大的影响因素包括渔业产值占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港口货物吞吐量增长率、外贸依存度和旅游外汇收入占滨海旅游总收入的比重。研究期间内,渔业产值占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下降速度较快,表明对渔业资源的依赖程度逐渐降低,海洋产业结构日趋合理,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系统的敏感性;作为改革开放后中国最早的沿海开放城市,烟台市的海洋经济具有明显的外向型特征,2004—2008年,外贸依存度呈逐年上升趋势,2008年达到了71.36%,之后总体呈下降趋势,但均在50%以上,因此易受国际市场波动的影响,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给烟台市的海洋经济造成了较大程度的冲击,2010年之后才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敏感水平。由此可见,烟台市今后需不断地挖掘自身优势条件,调整对外贸易状况和结构,稳定对外贸易依存度,从而减缓国际经济波动对烟台市海洋经济可能造成的冲击与影响。

      应对性指数大体呈直线上升趋势,且上升幅度较大,由2004年的0.2796上升到了2014年的0.9519,10 a间增长了240%。应对能力的提升主要得益于烟台市海洋经济总体实力的快速增长及科技投入的显著增加,其中海岸线经济密度指标由2004年的0.4928亿元/km提高到2014年的2.7257亿元/km,翻了5.5倍多;人均海洋生产总值由2004年的6926.19元提高到2014年的37922.59元,翻了近5.5倍;R&D科学事业支出占海洋产值比重由2004年的1.58%增加到2014年的6.82%,翻了4.2倍,加之资源利用效率和环境治理效率的提高,共同推动了应对能力的持续快速提高。

    • 将脆弱性指数转换为三角模型的三边坐标指数NPINSINCI,并进行归一化处理计算三者的比例关系,结果见表 4

      表 4  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状态评价三角模型三边坐标值

      Table 4.  Three side coordinate values of the triangular model in the evaluation of the vulnerability state of the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根据表 4运用MS word的绘图功能绘制烟台市2004—2014年的海洋经济脆弱性状态与趋势图(见图 3)。根据三角图形中数据点的分布区域和彼此间的相对位置关系,可以对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状态及发展趋势进行判定和分析。

      图  3  烟台市人海经济系统相对脆弱性状态与发展趋势

      Figure 3.  The relative vulnerability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human and marine economic system in Yantai

    • 根据图 3,可将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状态划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处于C(中脆弱度)区域,包括2004、2005和2006三年。结合表 4可知,2004—2005年,NCI的相对比例在0.4~0.6之间,属于中等范围;NPI的相对比例在0.1~0.4之间,属于非常低~较低的范围;NSI的相对比例在0.2~0.4之间,属于较低范围。说明这一时期的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主要是由于应对能力一般兼发展压力较大造成的,属于压力主导型的中等脆弱度。2004—2006年,烟台市海洋产业产值年均增长速度均在20%以上,海洋资源的开发强度较大,而资源环境效率有待提高,因此发展压力较大;同时,海洋经济总体实力偏弱、环境规划与管理政策执行不到位、海洋科技投入不足等因素导致海洋经济系统的整体应对能力一般。

      第二阶段处于D(较低脆弱度)区域,包括2007—2011年。这一时期,NCI的相对比例总体上逐年下降,说明海洋经济系统的应对能力不断提升。2008年后,NPI比例基本未变,一直保持在中等范围的中心区域,说明相对压力得到了有效控制;受2008年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NSI比例在2008—2009年突然降低到0.1~0.2,进入了非常低的范围,之后又回升到较低范围。总体来看,这一时段烟台市的海洋经济脆弱性状态属于敏感性为主导的较低脆弱度。究其原因,一方面,政府大力推动海洋蓝色经济发展,科技研发投入快速增加,使海洋经济产值持续增长、产业结构不断调整,海洋经济的总体实力得到快速提升;另一方面,进入“十一五”后,政府的环境管制日益加强,提出了明确的节能降耗与减排目标,资源节约与环境保护成效日益显现,因此,海洋经济系统的应对能力提升明显,而所受压力未与经济增长同步上升,但受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影响依然较大。

      第三阶段处于E(低脆弱度)区域,包括2012—2014年。这一时段,NCI的相对比例逐年下降,进入非常低的范围,说明海洋经济系统应对能力继续提升;NPI的相对比例逐年增长,由中等上升到较高范围,表明系统的相对发展压力呈现出下降趋势;NSI的相对比例有所提高,但依然在较低范围。总体来看,海洋经济脆弱性状态进入了敏感性为主导的低脆弱度区域。进入“十二五”以来,烟台市的海洋经济继续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海洋经济产值持续增长,2014年又恢复到了20%以上的年均增长率。而随着全国环境污染形势日益严峻,政府的环境管制措施进一步加强,执行效率上升,节能、降耗和减排效果显著,多重利好因素的耦合叠加促使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日益降低。

    • 从整体发展态势来看,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状态已从中等脆弱度降低为低脆弱度(图 3)。三边指数均向利好方向发展,NCI比例由0.59降为0.05,表明系统的应对能力由一般提升到了非常高的水平,NPI比例由0.18增长为0.62,表明系统所受压力由非常高降到了较低水平;NSI比例由0.23增长为0.33,表明虽然系统的敏感性依然较高,但随着系统所受压力的降低和应对性的显著提高,系统的相对敏感性表现出缓慢下降的趋势。

      具体来看,可将烟台市11年来的海洋经济脆弱性变化趋势划分为3个阶段(图 3)。结合图 1表 2表 4可以看出,第一阶段,2004—2008年,呈无序发展态势,4年间烟台市海洋经济脆弱性分别经历了T1(中脆弱度)、T4(较低脆弱度)、T5(低脆弱度)和T3(中脆弱度)四种发展趋势;这一时期海洋经济快速粗放增长,渔业产值占海洋生产总值的比重高达50%以上,过度捕捞致使渔业资源日益衰竭,海洋捕捞产量逐年下降,加之近岸海域的环境污染与赤潮灾害,发展压力大而应对能力不足造成脆弱性演变方向不明确。

      第二阶段,2008—2011年,海洋经济脆弱性变化趋势介于T6(较低脆弱度)和T5(低脆弱度)的临界状态,记为T(6→5),NPI比例大体上没有变化,而NCI比例和NSI比例的变化分别为逐年增大和逐年减小,表明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呈现有序降低趋势,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各子系统之间的关系日益协调,系统进入有序稳定发展阶段。

      第三阶段,2011—2014年,呈现T5(低脆弱度)演变趋势,NCINPINSI比例变化分别为减小、增大、增大,表明烟台市海洋经济持续向好发展,已进入良性发展轨道。2011年,国务院正式批复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人与自然和谐的蓝色经济区成为新的发展目标,烟台市作为山东省重要的沿海城市,海洋开发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 (1) 2004—2014年,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的压力指数大体呈下降趋势,表明系统所承受的整体压力不断下降;海水养殖面积及产量的持续增长、港口业基础设施建设的迅速发展、产业能耗与水耗的的逐年降低是压力下降的主要贡献因素。敏感性指数2008—2009年起伏较大,其它年份略有波动,但变化不大;外向型经济特征显著,外贸依存度高,易受国际市场波动影响是敏感性指数波动的主要影响因素;而渔业产值比重下降,产业结构优化调整是敏感性降低的主要因素。应对性指数呈快速上升趋势,表明系统的应对能力迅速提高;烟台市海洋经济总体实力的快速增长、科技投入的显著增加及资源利用效率和环境治理效率的提高共同推动了应对能力的快速上升。

      (2) 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脆弱性先后经历了压力主导型中脆弱度、敏感性主导型较低脆弱度和敏感性主导型低脆弱度三个发展阶段;整体来看,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状态不断降低,而未来系统的脆弱性将以敏感性为主导。因此,减缓海洋经济系统的发展压力并不断提升其应对能力是近期降低系统脆弱性的重要途径;而降低系统的敏感性则是未来工作的重心。

      (3) 烟台市海洋经济系统的脆弱性变化趋势由早期的无序发展,经历了中期的T(6→5)(“较低-低”脆弱度临界状态)趋势,转向了后期的T5(低脆弱度)方向,中后期系统脆弱性趋势的稳定有序降低,表明烟台市海洋经济持续向好发展,已进入良性发展轨道。

参考文献 (21)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