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日照岚山港对二甲苯泄漏风险分析与海洋环境影响预测

王国善 林雨霏 武江越 郑洋 刘文萍 熊德琪

引用本文:
Citation:

日照岚山港对二甲苯泄漏风险分析与海洋环境影响预测

    作者简介: 王国善(1981-), 男, 山东潍坊人, 助理研究员, 从事海洋环境突发事件与生态灾害研究, E-mail:wangguoshan2013@126.com;
    通讯作者: 林雨霏, E-mail:linyf20@126.com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41606135)
  • 中图分类号: X820.4

Risk analysis and marine environment impact prediction of paraxylene leakage in Rizhao Lanshan port

  • 摘要: 随着国民经济快速发展,我国沿海危险化学品的种类和数量逐年增加,随之而来的危化品泄漏风险日益增大,给海洋生态环境构成了潜在威胁。本文聚焦于我国北方最大的散装危化品集散中心-岚山港,以年吞吐量约占危化品总量41%的对二甲苯作为研究对象,利用危化品输移扩散模型和危化品海洋生物影响评价方法,预测了在三种事故情景下发生最大可信泄漏量对二甲苯泄漏入海事故的海洋环境影响。结果显示,陆上泄漏事故(化工码头操作性事故50 t对二甲苯泄漏或化工品储罐事故800 t对二甲苯泄漏)对二甲苯入海后,其高浓度范围主要集中在港池及港区附近,对附近3个海洋保护区无影响;当船舶在航道上发生2000 t对二甲苯等挥发微溶性化学品泄漏事故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在北风涨落潮流和南偏东南风涨潮流的影响下会全部提前挥发掉而不会对附近的旅游区和海洋保护区产生影响,仅在南偏东南风落潮流的控制下向东北方向快速移动扩散,4 h后会开始影响金乌贼海洋保护区,最大浓度为5 mg/L,但持续时间较短,在泄漏后8 h左右挥发掉。
  • 图 1  日照岚山港及周边海域示意图

    Figure 1.  The schematic diagram of Rizhao Lanshan port and surrounding waters

    图 2  化工品泊位对二甲苯泄漏涵盖范围(北风和东南风)

    Figure 2.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in chemical berth (North wind and Southeast wind)

    图 3  化工品储罐区对二甲苯浓度包络范围(北风和东南风)

    Figure 3.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in chemical tank area (North wind and Southeast wind)

    图 4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北风,涨潮期)

    Figure 4.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North wind, Flow phase)

    图 5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北风,涨潮期)

    Figure 5.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North wind, Flow phase)

    图 6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北风,落潮期)

    Figure 6.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North wind, Ebb phase)

    图 7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北风,落潮期)

    Figure 7.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North wind, Ebb phase)

    图 8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南偏东南风,涨潮期)

    Figure 8.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SSE, Flow phase)

    图 9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南偏东南风,涨潮期)

    Figure 9.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SSE, Flow phase)

    图 10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南偏东南风,落潮期)

    Figure 10.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SSE, Ebb phase)

    图 11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南偏东南风,落潮期)

    Figure 11.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SSE, Ebb phase)

    表 1  水中危化品浓度的海洋污染影响程度分级(浓度单位:mg·L-1)

    Table 1.  The unit of evalution index on marine pollution degree by Soluble hazardous chemicals(mg·L-1)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船舶吨级对应的卸船泵设计能力

    Table 2.  Design capacity of ship unloader for different ship tonnage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化工码头操作性对二甲苯泄漏事故典型情景参数

    Table 3.  Typical scene parameters of operational paraxylene leakage accident in chemical terminal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化工品罐区对二甲苯泄漏事故典型情景参数

    Table 4.  Typical scene parameters of paraxylene leakage accident in chemical tank area

    下载: 导出CSV

    表 5  化学品船舶对二甲苯泄漏典型事故情景参数

    Table 5.  Typical scene parameters of paraxylene leakage accident on ships carrying chemicals

    下载: 导出CSV
  • [1] 王志霞.危险化学品水上泄漏应急处理研究-以苯乙烯为例[J].环境科学与管理, 2011, 36(9):8-10, 22. doi: 10.3969/j.issn.1673-1212.2011.09.002
    [2] 孟辉, 宋薇, 王婉, 等."8·12"天津港爆炸事故处置现场人工影响天气保障方案设计与实现[J].灾害学, 2017, 32(2):136-140. doi: 10.3969/j.issn.1000-811X.2017.02.023
    [3] 王鑫.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现状及对策探讨[J].安全, 2016, 37(8):52-53.
    [4] 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岚山港区海洋环境要素特征值分析与重现期研究技术报告[R].青岛: 国家海洋局北海预报中心, 2005.
    [5] 罗家海, 潘南明, 汪道明.汕头港湾附近水域潮流特征和污染物扩散的数值计算Ⅰ汕头港湾附近水域潮流特征及数值模拟[J].海洋环境科学, 1996, 15(3):22-28.
    [6] 陈兰芳.南通港泄漏危化品运移扩散趋势预测及可视化[D].大连: 大连海事大学, 2008.
    [7] 廖国祥, 韩俊松, 熊德琪.复杂泄漏方式下的海上溢油行为归宿数值模拟及应用[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 2010, 36(1):86-90. doi: 10.3969/j.issn.1671-7031.2010.01.024
    [8] 王健.MARPOL73/78公约附则Ⅱ2004年修正案对海事监管的影响分析[J].中国海事, 2007(8):36-38. doi: 10.3969/j.issn.1673-2278.2007.08.014
    [9] 李政禹.联合国《全球化学品统一分类和标签制度(GHS)》主要内容介绍(续)[J].化工安全与环境, 2017(15):14-15.
    [10] MICHEL J, ZENGEL S, WHITE M, et al.Environmental sensitivity index guidelines, Version 3.0[M].Seattle, Washington: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2002:5-19.
    [11] 杨朋金, 吕则和, 周青, 等.基于GIS和层次分析法的海洋溢油敏感区综合等级评价体系研究[J].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5):749-753, 758.
    [12] MCCAY D F, WHITTIER N, DALTON C, et al.Modeling fates and impacts of hypothetical oil spills in Delaware, Florida, Texas, California, and Alaska waters, varying response options including use of dispersants[J].International Oil Spill Conference Proceedings, 2005, 2005(1):735-740. doi: 10.7901/2169-3358-2005-1-735
    [13] HUANG S X, LIU F, ZENG Q C, et al.Modeling and optimal control of atmospheric pollution hazard in nuclear and chemical disasters[J].Procedia IUTAM, 2015, 17:79-90. doi: 10.1016/j.piutam.2015.06.012
    [14] CUNHA I, MOREIRA S, SANTOS M M.Review on hazardous and noxious substances (HNS) involved in marine spill incidents-an online database[J].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 2015, 285:509-516. doi: 10.1016/j.jhazmat.2014.11.005
    [15] MCCAY D P F, ISAJI T.Evaluation of the consequences of chemical spills using modeling:chemicals used in deepwater oil and gas operations[J].Environmental Modelling & Software, 2004, 19(7/8):629-644.
  • [1] 胡克勇耿润田沈飞飞武曲郭忠文 . 一种通用的海洋环境监测系统设计方法.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628-633. doi: 10.12111/j.mes20190422
    [2] 申友利孙燕张守文黄子眉 . 中石化广西液化天然气项目海洋自然灾害风险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13-520. doi: 10.12111/j.mes20190405
    [3] 王燕王艳洁赵仕兰王震姚子伟 . 海水中溶解态总氮测定方法比对及影响因素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644-648. doi: 10.12111/j.mes20190425
    [4] 李汉英张红玉王霞于红兵徐玉芬刘兴健张叶春 . 海洋工程对砂质海岸演变的影响——以海南万宁日月湾人工岛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75-581. doi: 10.12111/j.mes20190414
    [5] 刘洪艳覃海华王珊 . 海洋沉积物中一株铁还原细菌ZQ21异化还原Fe(Ⅲ)性质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08-512, 520. doi: 10.12111/j.mes20190404
    [6] 杨莉玲王琳杨芳杨留柱 . 口外岸线变化对茅尾海潮流动力及水体交换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82-588. doi: 10.12111/j.mes20190415
    [7] 贺凡谢磊徐晓娇江天久 . 抑食金球藻对翡翠贻贝生长及摄食的影响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489-493, 502. doi: 10.12111/j.mes20190401
    [8] 张文斌董昭皆徐书童高丽 . 微生物和藻类分解对荣成天鹅湖沉积物氮磷释放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61-567. doi: 10.12111/j.mes20190412
    [9] 崔丽娜徐韧 . 两台多参数水质仪在线监测比对结果分析及方法评估.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634-638. doi: 10.12111/j.mes20190423
    [10] 吕宝一陈良龙罗婉琳田雯李静张迪陈晓菲 . 江苏某拆船厂船舶压载水舱沉积物重金属形态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48-554. doi: 10.12111/j.mes20190410
    [11] 戴明刘华雪吴风霞巩秀玉廖秀丽黄洪辉 . 万山群岛海域网采浮游植物与环境因子的关系.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40-547, 554. doi: 10.12111/j.mes20190409
    [12] 葛在名吴正超刘子嘉周卫文董园李芊 . 去吸附法测定珠江口颗粒附着细菌的丰度特征及其环境因子耦合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1-6. doi: 10.12111/j.mes.20190065
    [13] 高强刘韬王妍丁初晨 . 海洋生态经济系统协调发展评价研究——以海南省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68-574. doi: 10.12111/j.mes20190413
    [14]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1-7. doi: 10.12111/j.mes.20190053
    [15]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5): 649-655. doi: 10.12111/j.mes20190501
    [16] 陈海洲李元超 . 文昌椰林湾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健康状况及其对围填海建设的生态响应.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33-539. doi: 10.12111/j.mes20190408
  • 加载中
图(11)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88
  • HTML全文浏览量:  76
  • PDF下载量:  1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7-10-23
  • 录用日期:  2017-12-28
  • 刊出日期:  2019-10-20

日照岚山港对二甲苯泄漏风险分析与海洋环境影响预测

    作者简介:王国善(1981-), 男, 山东潍坊人, 助理研究员, 从事海洋环境突发事件与生态灾害研究, E-mail:wangguoshan2013@126.com
    通讯作者: 林雨霏, E-mail:linyf20@126.com
  • 1. 自然资源部 海洋减灾中心, 北京 100194
  • 2. 中国海洋大学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山东 青岛 266100
  • 3. 中华人民共和国 黄岛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山东 青岛 266555
  • 4. 大连海事大学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辽宁 大连 116026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41606135)

摘要: 随着国民经济快速发展,我国沿海危险化学品的种类和数量逐年增加,随之而来的危化品泄漏风险日益增大,给海洋生态环境构成了潜在威胁。本文聚焦于我国北方最大的散装危化品集散中心-岚山港,以年吞吐量约占危化品总量41%的对二甲苯作为研究对象,利用危化品输移扩散模型和危化品海洋生物影响评价方法,预测了在三种事故情景下发生最大可信泄漏量对二甲苯泄漏入海事故的海洋环境影响。结果显示,陆上泄漏事故(化工码头操作性事故50 t对二甲苯泄漏或化工品储罐事故800 t对二甲苯泄漏)对二甲苯入海后,其高浓度范围主要集中在港池及港区附近,对附近3个海洋保护区无影响;当船舶在航道上发生2000 t对二甲苯等挥发微溶性化学品泄漏事故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在北风涨落潮流和南偏东南风涨潮流的影响下会全部提前挥发掉而不会对附近的旅游区和海洋保护区产生影响,仅在南偏东南风落潮流的控制下向东北方向快速移动扩散,4 h后会开始影响金乌贼海洋保护区,最大浓度为5 mg/L,但持续时间较短,在泄漏后8 h左右挥发掉。

English Abstract

  • 随着经济高速发展和工业生产需求的不断扩大,我国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经营和运输产业迅速发展,进出口量逐年递增,运输、存储规模迅速扩大。与此同时,我国近岸海域环境风险也日益增加,特别是近年来危险化学品环境安全突发事件时有发生,如2001年4月1日韩国籍“大勇”轮在长江口附近海域发生碰撞并泄漏苯乙烯638.8 t[1],2012年3月13日装有7000 t硫酸和140 t燃油的韩国籍“雅典娜”在广东汕尾海域沉没,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危险化学品仓库特大火灾爆炸造成大量挥发酚和氰化物泄漏等[2],因而危化品安全风险管理亟需加强[3]。海上危险化学品泄漏事故有两大来源:化学品船舶泄漏事故、陆源工业污染事故。其具有突发性、规模大、影响范围广、清除难度高等特点,一旦发生将损害附近居民的人身安全,导致沿海城市及近岸海域环境严重污染或破坏,给国家和地方带来巨大损失。因此,近海危化品泄漏风险分析与海洋环境影响评估研究已迫在眉睫。

    作为进出口贸易中转站的危险化学品码头为我国经济的发展提供了便利条件,并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近年来,中国沿海各大港口陆续新建、改建、扩建或对外开放一批从事散化作业的专用码头及专用罐区,如上海港、宁波镇海港区、山东日照岚山港区等。山东省日照岚山港位于山东省南部日照市岚山区,黄海海州湾北部,水上距日照港22海里,距连云港24海里,青岛港81海里,是我国南北海运主通道中间带的一座天然良港。岚山港区危险品作业区域集中,危险品运输数量大、种类多,是江北最大的液体化工集散地、国内重要的液化品交易市场。岚山港有油品和液体化工品泊位11个,泊位通过能力35, 100, 000 t/a,拥有300, 000 t级危险化学品专用码头2座、100, 000 t级和50, 000 t级液体化工品专用泊位各一座、10, 000 t级和5000 t级化工品专用泊位各三个,危险化学品存储罐区总容量约7, 000, 000 m3。2014年液体危险货物32, 050, 000 t,占总吞吐量的32%,到港300, 000 t级油轮196艘次,船舶总量达到四千余艘次,危险货物种类已达75种。根据2013~2014年日照海事局对日照海上运输危险化学品的统计以及日照检验检疫局登记的危险化学品信息,目前日照海域主要的危险化学品约有20种。其中,在这期间对二甲苯的贸易量显著上升,年吞吐量为1, 100, 000 t左右,约占危化品总量的41%。对二甲苯主要用于生产对苯二甲酸,也用作涂料、染料和农药等的原料,密度为0.86,微溶于水,是易燃液体有毒品。

    本文选择岚山港化学工业区及周边海域作为典型区域(图 1),收集该区域水文及气象资料,模拟岚山港附近潮流场。根据岚山港危险化学品风险源调查结果,确定最大可信事故的泄漏种类、发生概率和泄漏量,根据对港区主要装卸和储存的液体化学品数量统计分析,选取对二甲苯作为典型的挥发微溶性液体危险化学品,开展危险化学品泄漏事故模拟预测,研究不同情景泄漏情况、泄漏化学品迁移变化情况以及对周围海洋环境和生态保护区的影响风险。

    图  1  日照岚山港及周边海域示意图

    Figure 1.  The schematic diagram of Rizhao Lanshan port and surrounding waters

    • 相关基础数据资料主要包括:研究区域内的水文气象资料[4];危化品相关调查或专项检查等相关资料;地方基础规划建设项目成果资料;港口工程建设项目的调查报告和图件;地方政府公布的与危化品有关的文件资料;有关海上危化品的科技项目报告、学术论文或著作等。

    • 日照市海上危化品的种类、性质、数量和分布等情况通过资料搜集、现场调查等方式获取。资料搜集指调查区域内可能导致危化品泄漏风险发生的客体分布状况,具体包括危化品生产、使用、储存、运输等作业活动及海上危化品泄漏历史记录的调查。现场调查是对应对风险源应进行多媒体资料(照相或摄像)采集,并准确记录位置并在工作底图上标明。

    • 本文的研究方法主要是基于文献、报告和调研数据的数值模拟分析。其中岚山港附近潮流场数据直接采用文献[4]的数值模拟结果,具体过程在此省略。本文主要侧重于危化品输移扩散模型以及危化品海洋生物影响评价方法研究。

      评价采用基于费克扩散定律的物质传输扩散全微分方程,通过三维差分数值模拟方法模拟化学品泄漏对水质的影响[5-7],模式为:

      式中:CPlltnt代表污染物浓度; xyz代表笛卡儿三维空间坐标;t代表时间;uv代表xy方向的深度平均的海流流速;wPlltnt代表含污染物水体在z方向的重力沉降速率,采用Stokes定律计算;KxKyKz代表xyz方向的湍流及摩擦扩散系数,根据相关研究报道,分别取为1 m2/sec、1 m2/sec、0.001 m2/sec;S代表源汇项。

      计算网格和差分方法采用与上述潮流场模拟相同的网格和方法。输入模型的潮流数据由潮流模型提供。

    • 参考MARPOL73/78公约附则Ⅱ修正案中对有毒液体化学品的最新分类,评价化学品对海洋生物危害影响程度[8-11],评价指标参见表 1。对二甲苯属于Y类污染性化学品,因此对海洋生态环境的轻度污染、中度污染、重度污染的浓度阈值分别为0.1、1、10和50 mg/L。

      表 1  水中危化品浓度的海洋污染影响程度分级(浓度单位:mg·L-1)

      Table 1.  The unit of evalution index on marine pollution degree by Soluble hazardous chemicals(mg·L-1)

    • (1) 最可能泄漏量

      在正常操作情况下,化工码头装卸作业一般不会发生泄漏事故,但在特殊情况下,一旦码头装卸化工品时发生软管脱落或断裂等故障,会造成大量化学品泄漏。码头装卸作业时因操作失误造成的化学品泄漏量,可根据不同船舶吨级对应的卸船泵输送能力(表 2),一般1万t级以下船舶按5 min关闭泵阀或纠正来确定泄漏量,1万t级以上船舶按3 min关闭泵阀或纠正来确定泄漏量。

      表 2  不同船舶吨级对应的卸船泵设计能力

      Table 2.  Design capacity of ship unloader for different ship tonnage

      根据规划,岚山港区化工码头泊位以5, 000 t级为主,预测港区码头泊位到港散化船的主力船型为5, 000 t级,其船泵设计输送能力为250 m3/h,可能泄漏时间按5 min计,则泄漏量为20 m3,即化学品最可能泄漏量为18 t。

      (2) 最大可信泄漏量

      岚山港区化工码头泊位最大可靠泊50, 000 t级船舶,其船泵设计输送能力为1200 m3/h,可能泄漏时间按3 min计,则泄漏量为60 m3,即化工品码头最大可能泄漏量为50 t。

    • 岚山港区单个危险品储罐的有效容积为100~100, 000 m3,其中以1, 000 m3的储罐为主,当危险品储罐发生泄漏事故时,假如全部泄漏,最大可信泄漏量为800 t。

      对于罐区管线泄漏事故,最大泄漏孔径为900 mm,泄漏时间约为5 min,则保守估计泄漏量约为300 t左右。

    • 散化船舶事故性泄漏量取决于船舶的损坏程度及损坏部位,船舶发生碰撞、搁浅、触礁事故通常是一个或两个边舱受损泄漏,大多数情况下为部分泄漏。一次性事故化学品最大的泄漏量为船载化学品全部溢出,但这样的情况极少发生。

      (1) 最可能泄漏量

      码头到港散化船的主力船型为5, 000 DWT,一般有10~12个液货舱,其中单个边舱的舱容一般占总载重吨的6%,假设一个边舱全部漏完,则泄漏量为300 t,即船舶海难性事故最可能泄漏量为300 t。

      (2) 最大可信泄漏量

      码头最大可靠泊50, 000 t级化工品船,一般有18~20个液货舱,单个边舱的舱容一般占总载重吨的4%,假设一个舱全部漏完,泄漏量为2, 000 t,得到最大可信泄漏量为2, 000 t。

      (3) 最坏情形下的泄漏量

      码头最大可靠泊50, 000 t级散化船,假设全部漏完,泄漏量为45, 000 t。

    • 依据国家海洋局局北海预报中心岚山港2009~2013年气象实测资料,本区域全年春季主导风向NNE风,风速为4.3 m/s;夏季主导风向SSE风,风速为5.4 m/s;秋季和冬季主导风向N风,风速为5.5 m/s。

      由于事故发生时间、地点、数量以及风、流等众多不确定因素,因此难以将所有情况均进行模拟。由于港池内流速较小,涨落潮流态变化不大,因此根据附近海域的水文气象特征,选取区域代表性的春秋冬季和夏季主导风向构成典型风险条件组合(表 3),在冬季主导风向北风5.4 m/s和夏季主导风东南风5.5 m/s条件下,化工品泊位泄漏对二甲苯50 t的浓度扩散模拟结果分别如图 2所示,并由预测结果图可以看出,对二甲苯泄漏到码头前沿水域后,由于港池的封闭作用,加上对二甲苯微溶于水,无论是在主导北风还是东南风条件下,高浓度范围主要集中在泄漏泊位所在港池及附近水域,浓度可达50 mg/L,2 d后会自净消散,对附近海洋保护区无影响。

      表 3  化工码头操作性对二甲苯泄漏事故典型情景参数

      Table 3.  Typical scene parameters of operational paraxylene leakage accident in chemical terminal

      图  2  化工品泊位对二甲苯泄漏涵盖范围(北风和东南风)

      Figure 2.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in chemical berth (North wind and Southeast wind)

    • 由于港池内流速较小,涨落潮流态变化不大,因此根据附近海域的水文气象特征,选取区域代表性的春秋冬季和夏季主导风向构成事故典型发生情景条件组合(见表 4),在冬季主导风北风5.4 m/s和夏季主导风东南风5.5 m/s条件下,化工品储罐泄漏对二甲苯800 t入海后的浓度扩散模拟结果分别如图 3所示。由预测结果图可以看出,储罐中的对二甲苯泄漏到码头前沿水域后,由于港池的封闭作用,加上对二甲苯微溶于水,无论是在主导北风还是东南风条件下,高浓度范围主要集中在化工品罐区和泊位所在港池及附近水域,最高浓度可达150 mg/L,对3个海洋保护区无影响。

      表 4  化工品罐区对二甲苯泄漏事故典型情景参数

      Table 4.  Typical scene parameters of paraxylene leakage accident in chemical tank area

      图  3  化工品储罐区对二甲苯浓度包络范围(北风和东南风)

      Figure 3.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in chemical tank area (North wind and Southeast wind)

    • 根据附近海域的水文气象特征,选取区域代表性的秋冬季和夏季主导风向以及不同涨落潮流态构成典型风险条件组合(见表 5)。

      表 5  化学品船舶对二甲苯泄漏典型事故情景参数

      Table 5.  Typical scene parameters of paraxylene leakage accident on ships carrying chemicals

      (1) 春、秋、冬季主导风下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影响预测

      在春、秋、冬季盛行风向为北风,代表风速值5.4 m/s条件下,对二甲苯泄漏量2, 000 t,模拟事故发生时分别处于涨潮、落潮两种情景下的浓度扩散情况。

      图 45所示,事故发生在涨潮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会在8 h后挥发消失,微溶于水中的对二甲苯首先随涨潮流和北风作用下向西南方向移动扩散,24 h后会开始先后影响金乌贼海洋保护区、大竹蛏保护区和文昌鱼保护区,对二甲苯最大浓度为0.3 mg/L,超过轻度污染浓度阈值的保护区范围为1.8 km2,但持续时间很短,1 h后影响就会基本消除。

      图  4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北风,涨潮期)

      Figure 4.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North wind, Flow phase)

      图  5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北风,涨潮期)

      Figure 5.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North wind, Flow phase)

      图 67所示,当事故发生在落潮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会在8 h左右挥发掉,微溶于水中的对二甲苯会随落潮流向东北方向移动扩散,16 h后会开始影响金乌贼海洋保护区,对二甲苯最大浓度达到0.5 mg/L,超过轻度污染浓度阈值的保护区范围为2.3 km2,但持续时间较短,1 h后影响就会基本消除。

      图  6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北风,落潮期)

      Figure 6.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North wind, Ebb phase)

      图  7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北风,落潮期)

      Figure 7.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North wind, Ebb phase)

      (2) 夏季主导风下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影响预测

      在夏季盛行风向东南风,代表风速值5.5 m/s条件下,对二甲苯泄漏量2, 000 t,模拟事故发生时分别处于涨潮、落潮两种情景下的浓度扩散情况。

      图 89所示,事故发生在涨潮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会在8 h后挥发消失,微溶于水中的对二甲苯首先随涨潮流向西南方向移动扩散,10 h后随落潮流和南偏东南风共同作用进入金乌贼海洋保护区、大竹蛏保护区和文昌鱼保护区,对二甲苯最大浓度分别为3 mg/L、0.2 mg/L和0.3 mg/L,超过轻度污染和中度浓度阈值的保护区范围分别为19.2 km2和0.7 km2,但持续时间较短,1 h后影响就会基本消除。

      图  8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南偏东南风,涨潮期)

      Figure 8.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SSE, Flow phase)

      图  9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南偏东南风,涨潮期)

      Figure 9.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SSE, Flow phase)

      图 1011所示,当事故发生在落潮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会在8 h左右挥发掉,微溶于水中的对二甲苯会随落潮流和南偏东南风向东北方向快速移动扩散,4 h后会开始影响金乌贼海洋保护区,对二甲苯最大浓度分别为5 mg/L、0.3 mg/L和0.2 mg/L,超过轻度污染和中度浓度阈值的保护区范围分别为21.8 km2和1.3 km2,但持续时间较短,1 h后影响就会基本消除。

      图  10  对二甲苯泄漏后不同时刻的浓度场(南偏东南风,落潮期)

      Figure 10.  Concentration field at different time after the leak of paraxylene (SSE, Ebb phase)

      图  11  航道船舶对二甲苯泄漏浓度包络范围(南偏东南风,落潮期)

      Figure 11.  The covering range of paraxylene leakage from ships on channel (SSE, Ebb phase)

    • 相对于溢油事故,国内危化品泄漏入海漂移扩散研究刚刚起步,漂移扩散数值模拟方法不完善,加之近岸地形、流场数据不足,导致数值模拟和影响预测结果存在不确定性[12]

      本文以日照岚山港对二甲苯泄漏为典型情景案例,而实际发生事故时泄漏的可能是单一危化品也可能是多种危化品,因此,危化品泄漏入海事件模拟应充分考虑多种危化品同时泄漏入海以及不同危化品之间物理、化学反应情况,如对二甲苯微溶于水,密度比水小,则其泄漏入海后会漂浮在海面上,漂移扩散模型可参照溢油模型,而与溢油不同的是,对二甲苯的挥发性比较强,因此,在模型中需充分考虑海面上对二甲苯在空气介质中的漂移扩散[13]。危化品泄漏量是漂移扩散数值模拟和影响预测的关键参数,应注意区分危化品储量、危化品泄漏量和危化品入海量,在不同事故情境中可能差异很大。危化品入海量应是漂移扩散数据模型的接入数据,该数据小于等于危化品泄漏量,而且危化品泄漏量又小于等于危化品储存量和船舶理论运输量。在不同事故情景中,危化品泄漏入海的方式也不相同,可能是持续泄漏也可能是一次性涌入,需要在构建模型时充分考虑。危化品泄漏入海后的环境行为较为复杂,不同的危化品在不同的环境条件下以挥发、漂浮、溶解或沉降的一种或几种方式在海水介质中漂移扩散,受温度、风向、潮汐、扰动等物理因素的影响[14],还需考虑码头、岸线、生物和沉积物的吸附作用。

      危化品泄漏入海事故的环境影响预测的本质是反应事故发生前后海洋生态环境的变化[15],因此,事故影响区域内的背景数据(水质、生物、沉积物)是环境影响预测的必要条件。目前,本文研究的影响区域背景数据严重缺乏,而且危化品对海洋生物的生物毒性数据也寥寥无几,因而,环境影响预测仅是定性描述而实现损失的定量估算。

      毫无疑问,危险化学品泄漏入海数值模拟和环境影响预测是事故应对和处置决策的参考和依据,将两者有机结合的快速评估技术将是此类环境突发事故应急管理的发展方向。

    • (1) 本文以资料搜集、现场调研等方式获得的日照市海上危化品的种类、性质、数量和分布为基础,选择日照市岚山港化学工业区及周边海域作为典型区域,确定微溶性危化品对二甲苯作为事故情景分析的研究对象,通过对二甲苯泄漏源强分析,分别给出了化工码头操作性事故、化工品储罐泄漏事故和航道船舶海损性泄漏事故的最大可信泄漏量和最可能量为50 t和18 t、800 t和300 t以及2, 000 t和300 t。

      (2) 本文立足于日照岚山港区气象、水文和地质特征进行岚山港附近潮流场数值模拟;依据数值模拟结果,利用危化品输移扩散模型和危化品海洋生物影响评价方法,预测在上述三种事故情景中发生最大可信泄漏量对二甲苯泄漏入海事故的影响。结果显示,陆上泄漏事故(化工码头操作性事故50 t对二甲苯泄漏或化工品储罐事故800 t对二甲苯泄漏)对二甲苯入海后,其高浓度范围主要集中在港池及港区附近,对附近3个海洋保护区基本无影响;当船舶在航道上发生2, 000 t对二甲苯等挥发微溶性化学品泄漏事故时,泄漏到水面的对二甲苯在北风涨落潮流和南偏东南风涨潮流的影响下会提前全部挥发掉而不会影响到附近的旅游区和海洋保护区,仅在南偏东南风落潮流的控制下向东北方向快速移动扩散,4 h后会开始影响金乌贼海洋保护区,对二甲苯最大浓度分别为5 mg/L、0.3 mg/L和0.2 mg/L,超过轻度污染和中度浓度阈值的保护区范围分别为21.8 km2和1.3 km2,1 h后影响就会基本消除,时间较短,在泄漏后8 h左右完全挥发。

参考文献 (15)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