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大连、青岛及温州野生鼠尾藻种群生态调查

褚瑶瑶 刘岩 任兰英 宫庆礼

引用本文:
Citation:

大连、青岛及温州野生鼠尾藻种群生态调查

    作者简介: 褚瑶瑶(1987-), 女, 河北石家庄人, 博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大型海藻生理生态学研究, E-mail:cyy_zwz1987@163.com;
    通讯作者: 刘岩(1979-), 女, 主要从事藻类生理生态学研究, E-mail:qd_liuyan@ouc.edu.cn
  • 基金项目: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项目(201405040-4)
  • 中图分类号: S932.7

Ec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wild Sargassum thunbergii populations in Dalian, Qingdao and Wenzhou

  • 摘要: 采用随机设立样方法,于2016年至2017年的四个月份对大连、青岛和温州鼠尾藻(Sargassum thunbergii)的生长情况进行了生态学调查。结果表明鼠尾藻的形态和生化组成存在明显的地区和时间差异:大连地区的长度级个数分布最多;三个地区中,10月青岛的生物量最高(429 g/m2),2月、5月和7月大连的生物量最高,分别为931.3 g/m2,1453.1 g/m2和2047.7 g/m2;10月、2月和5月时三个地区中青岛地区的主枝数均为最高,分别为4572株/m2,5707株/m2,3659株/m2,7月最低,为2199株/m2;大连地区的鼠尾藻优先监测到侧枝,且三个地区具侧枝的主枝比例均在7月最高,其中大连地区的侧枝数最多(123±63个/株)且长度最长(13.1 cm);大连地区的色素含量与另外两个地区的含量相比相对较高,而青岛和温州地区的褐藻多酚含量则高于大连地区。通过对不同海区的鼠尾藻种群进行采样调查研究,结果表明鼠尾藻的种群结构和形态特征在显示出明显的时间变化的同时,也表现出了显著的地区差异,这些结果可能是受到三个海区的环境因子和人为干扰因素的结果。
  • 图 1  样品采集地表层海水温度

    Figure 1.  Temperature of surface temperature of sample collection regions

    图 2  鼠尾藻的大小级结构图

    Figure 2.  Size distribution of S.thunbergii

    图 3  三个地区主枝数的时间变化。大写字母代表同一地区各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小写字母代表不同地区同一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

    Figure 3.  Time variation of primary laterals numbers in three regions.Capital letters represen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t each time of the same region (p < 0.05).Lowercase letters indicat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different region at each time (p < 0.05)

    图 4  三个地区生物量的时间变化。大写字母代表同一地区各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小写字母代表不同地区同一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

    Figure 4.  Time variation of biomass in three regions.Capital letters represen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t each time of the same region (p < 0.05).Lowercase letters indicat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different region at each time (p < 0.05)

    图 5  三个地区具侧枝的个体的百分比

    Figure 5.  Percentages of individuals with lateral branches in three regions

    图 6  三个地区具气囊的个体的百分比

    Figure 6.  Percentages of individuals with pneumathode in three regions

    图 7  三个地区具生殖托的个体的百分比

    Figure 7.  Percentages of individuals with receptacles in three regions

    图 8  三个地区Chl a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8.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Chl a in three regions

    图 9  三个地区Chl c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9.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Chl c in three regions

    图 10  三个地区岩藻黄素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10.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fucoxanthin in three regions

    图 11  三个地区褐藻多酚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11.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phlorotannins in three regions

    表 1  样品采集海域自然条件

    Table 1.  Natural condition of sample collection sea area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侧枝数及侧枝长

    Table 2.  Number of lateral branches and length of lateral branches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水温与鼠尾藻形态学和生理指标的相关性系数

    Table 3.  Correlation coefficient between water temperature and morphology or physiological indicator of Sargassum thunbergii

    下载: 导出CSV
  • [1] 曾呈奎.中国黄渤海海藻[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09:395.
    [2] 郭奇, 魏玉西, 殷邦忠, 等.鼠尾藻多酚分级组分的抑菌活性研究[J].渔业科学进展, 2010, 31(1):117-121.
    [3] PARK P J, HEO S J, PARK E J, et al.Reactive oxygen scavenging effect of enzymatic extracts from Sargassum thunbergii[J].Journal of Agriculture and Food Chemistry, 2005, 53(17):6666-6672. doi: 10.1021/jf050582+
    [4] 李敬, 魏玉西, 杜桂彩, 等.鼠尾藻多酚的抗凝血活性研究[J].中药新药与临床药理, 2007, 18(3):191-194.
    [5] 何平, 许伟定, 王丽梅.鼠尾藻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J].上海海洋大学学报, 2011, 20(3):363-367.
    [6] DEYSHER L E.Reproductive phenology of newly introduced populations of the brown alga, Sargassum muticum (Yendo) Fensholt[J].Hydrobiologia, 1984, 116(1):403-407.
    [7] 郑怡, 陈灼华.鼠尾藻生长和生殖季节的研究[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993, 9(1):81-85.
    [8] UMEZAKI I.Ecological studies of Sargassum thunbergii (Mertens) O'Kuntze in Maizuru bay, Japan Sea[J].Journal of plant research, 1974, 87(4):285-292.
    [9] KOH C H, KIM Y, KANG S G.Size distribution, growth and production of Sargassum thunbergii in an intertidal zone of Padori, west coast of Korea[J].Hydrobiologia, 1993, 260/261(1):207-214. doi: 10.1007/BF00049021
    [10] 王志芳, 张全胜, 潘金华.烟台芦洋湾鼠尾藻种群生物量结构的季节变化[J].中国水产科学, 2008, 15(6):992-998.
    [11] 宋广军, 王丽梅, 李世国, 等.大连沿海野生鼠尾藻种群生态调查[J].水产科学, 2011, 30(9):527-532.
    [12] SEELY G R, DUNCAN M J, VIDAVER W E.Preparative and analytical extraction of pigments from brown algae with dimethyl sulfoxide[J].Marine Biology, 1972, 12(2):184-188. doi: 10.1007/BF00350754
    [13] WANG T, JÓNSDÓTTIR R, LIU H Y, et al.Antioxidant capacities of phlorotannins extracted from the brown algae Fucus vesiculosus[J].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Food Chemistry, 2012, 60(23):5874-5883. doi: 10.1021/jf3003653
    [14] LI Y J, FU X T, DUAN D L, et al.Extraction and Identification of Phlorotannins from the Brown Alga, Sargassum fusiforme (Harvey) Setchell[J].Marin Drugs, 2017, 15(2):49. doi: 10.3390/md15020049
    [15] 张树宝, 唐永政, 王志芳, 等.鼠尾藻生长与生殖的权衡[J].生态学报, 2010, 30(22):6027-6034.
    [16] ZHANG Q S, TANG Y Z, LIU S K, et al.Zygote-derived seedling production of Sargassum thunbergii:focus on two frequently experienced constraints in tank culture of seaweed[J].Journal of Applied Phycology, 2012, 24(4):707-714. doi: 10.1007/s10811-011-9689-9
    [17] 马兴宇, 梁洲瑞, 刘福利, 等.环境因子对鼠尾藻生殖托生长及光合特性的影响[J].中国水产科学, 2013, 20(4):851-858.
    [18] 臧正蓉, 解修俊, 赵佩佩, 等.温度和光照对三角褐指藻的生长及岩藻黄素含量的影响[J].海洋科学, 2015, 39(7):1-6.
    [19] CONNAN S, DESLANDES E, GALL E A.Influence of day-night and tidal cycles on phenol content and antioxidant capacity in three temperate intertidal brown seaweeds[J].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arine Biology and Ecology, 2007, 349(2):359-369. doi: 10.1016/j.jembe.2007.05.028
    [20] 严小军, 周天成, 娄清香, 等.褐藻多酚含量的季节变化[J].海洋科学, 1996(5):39-42.
    [21] FLORES-MOLINA M R, THOMAS D, LOVAZZANO C, et al.Desiccation stress in intertidal seaweeds:effects on morphology, antioxidant responses and photosynthetic performance[J].Aquatic Botany, 2014, 113:90-99. doi: 10.1016/j.aquabot.2013.11.004
  • [1] 刘湘庆姜美洁刘璐李艳张学雷李瑞香王宗灵 . 浒苔藻体叶绿素提取方法的比较.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1): 144-148.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123
    [2]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1-7. doi: 10.12111/j.mes.20190053
    [3] 郭康丽陈洁王小冬王艳 . 两种海洋硅藻透明胞外聚合颗粒物的产生及其生态学意义.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5): 649-655. doi: 10.12111/j.mes20190501
    [4] 刘广鹏高磊朱礼鑫李道季 . 长江口冬季叶绿素活性荧光及遥感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2): 245-250.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215
    [5] 马婉捷王小冬王艳 . 海洋尖尾藻选择性摄食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3): 332-337.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303
    [6] 许士国富砚昭康萍萍 . 渤海表层叶绿素a时空分布及演变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6): 898-903,924.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616
    [7] 庞仁松周凯庞娜桓清柳庄晓珊周秋伶 . 大鹏湾近岸海域叶绿素a的时空分布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3): 360-365.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307
    [8] 王媛刘述锡 . 鸭绿江口邻近海域夏季粒级叶绿素a分布及影响因素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6): 879-887. doi: 10.12111/j.mes20180612
    [9] 吴健生王伟 . 基于HJ-1影像和环境变量的叶绿素a浓度反演——以深圳海域为例.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3): 424-431.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317
    [10] 胡恒于腾孟范平杜秀萍李祥蕾 . 5种多溴联苯醚同系物对海洋饵料藻(亚心型扁藻和盐生杜氏藻)的急性毒性.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5): 654-660.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503
    [11] 冯媛媛席茂年 . 全球气候变化下的海洋颗石藻生理生态学响应研究进展.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x1): 1-8. doi: 10.12111/j.mes.20190231
    [12] 董涵马燕燕刘莹邓皓琦李先国张大海 . 河口底泥来源真菌Trichoderma asperellum对壬基酚的降解路径.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6): 852-857.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609
    [13] 巩秀玉黄志斐王贺威张喆马胜伟陈海刚蔡文贵 . 壬基酚对波纹巴非蛤(Paphia undulata)外套膜毒性效应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2): 234-239.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213
    [14] 赵欣园于晓磊滕丽华王趁义郭炜超 . 盐生植物修复海水养殖尾水的研究现状与进展.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3): 470-474.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325
    [15] 杨莉玲王琳杨芳杨留柱 . 口外岸线变化对茅尾海潮流动力及水体交换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82-588. doi: 10.12111/j.mes20190415
    [16] 邱纪时钟惠英祝翔宇桑卫国段青源柴丽月 . 杭州湾南岸海水中的氯酚类化合物的污染特征及生态风险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2): 231-237.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213
    [17] 李磊蒋玫沈新强王云龙吴庆元牛俊翔许高鹏 . 苯并[a]芘对脊尾白虾(Exopalaemon carinicauda)肝脏生物标志物指标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4): 513-518.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407
    [18] 刘保良陈旭阳李武全青尚敏邢素坤 . 茅尾海海洋公园沉积物持久性毒害污染物生态风险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6): 856-861, 904. doi: 10.12111/j.mes20190606
    [19] 卓明谭映宇刘瑜李士义熊天琦 . 乐清湾沿岸主要污染物排放现状调查.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6): 834-837.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606
    [20] 关春江张帆林勇樊景凤 . 大连新港7.16溢油事件的公众问卷调查.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2): 317-320.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228
  • 加载中
图(11)表(3)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39
  • HTML全文浏览量:  145
  • PDF下载量:  1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8-05
  • 录用日期:  2018-09-19
  • 刊出日期:  2019-12-20

大连、青岛及温州野生鼠尾藻种群生态调查

    作者简介:褚瑶瑶(1987-), 女, 河北石家庄人, 博士研究生, 主要从事大型海藻生理生态学研究, E-mail:cyy_zwz1987@163.com
    通讯作者: 刘岩(1979-), 女, 主要从事藻类生理生态学研究, E-mail:qd_liuyan@ouc.edu.cn
  • 中国海洋大学 海水养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山东 青岛 266003
基金项目: 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经费项目(201405040-4)

摘要: 采用随机设立样方法,于2016年至2017年的四个月份对大连、青岛和温州鼠尾藻(Sargassum thunbergii)的生长情况进行了生态学调查。结果表明鼠尾藻的形态和生化组成存在明显的地区和时间差异:大连地区的长度级个数分布最多;三个地区中,10月青岛的生物量最高(429 g/m2),2月、5月和7月大连的生物量最高,分别为931.3 g/m2,1453.1 g/m2和2047.7 g/m2;10月、2月和5月时三个地区中青岛地区的主枝数均为最高,分别为4572株/m2,5707株/m2,3659株/m2,7月最低,为2199株/m2;大连地区的鼠尾藻优先监测到侧枝,且三个地区具侧枝的主枝比例均在7月最高,其中大连地区的侧枝数最多(123±63个/株)且长度最长(13.1 cm);大连地区的色素含量与另外两个地区的含量相比相对较高,而青岛和温州地区的褐藻多酚含量则高于大连地区。通过对不同海区的鼠尾藻种群进行采样调查研究,结果表明鼠尾藻的种群结构和形态特征在显示出明显的时间变化的同时,也表现出了显著的地区差异,这些结果可能是受到三个海区的环境因子和人为干扰因素的结果。

English Abstract

  • 鼠尾藻(Sargassum thunbergii)为褐藻门、马尾藻科、马尾藻属中重要的海洋经济藻类[1],是我国沿海地区广泛分布的一种大型底栖褐藻,通常生长在潮间带以及潮下带的岩礁上。鼠尾藻除了在海洋生态系统占有重要地位外,在医药、保健、水产养殖及化工等方面具有许多重要的发展潜力[2-5]

    目前有关鼠尾藻生态学研究已有大量报道[6-9]。如Umezaki[8]调查了日本舞鹤湾鼠尾藻的形态学和生物量,Koh[9]对朝鲜西海岸鼠尾藻的种群结构进行了研究。王志芳等人[10]对烟台芦洋湾鼠尾藻生长的季节变化以及影响生物量的生境因子进行了分析,宋广军等人[11]对大连野生鼠尾藻种群的生长发育情况进行了生态学调查。根据以往的报道[11],由于环境条件的差异,不同地区鼠尾藻的形态特征有一定的差异,生长和成熟的季节也有所不同,且同一地区不同季节鼠尾藻的藻体形态和生长状态也明显不同。

    目前关于鼠尾藻生态调查的研究已经有很多,但是对不同地区和不同时间的种群结构及形态特征进行比较的相关研究还未见报道。本文通过大连、青岛和温州设置的三个采样地点,分析三个地区及不同时间鼠尾藻的形态及生理指标的差异,为鼠尾藻的资源分布和人工开发利用提供科学依据。

    • 定点调查采样地位于辽宁省大连市龙王塘、山东省青岛市太平角和浙江省温州市竹屿岛。三个采样地均以岩礁为主,其中大连龙王塘的坡度较缓,且为养殖区,受人为干扰的程度较低,青岛太平角多以大型岩礁石块为主,且常年有游客及市民的活动,鼠尾藻较易受到踩踏,温州竹屿岛为远离陆地的无人岛,且地势较陡,海浪冲击较大,受到人为干扰的几率较低。三个地区的水质较好,均无河流注入。调查期间大连的表层水温在5℃~25℃之间变化,青岛的表层水温在7℃~26℃之间变化,温州的表层水温在11℃~27℃之间变化。三个地区的盐度均在30~35之间变化。因为大连和青岛地区的采样点地势较缓,鼠尾藻分布面积较大;而温州地区采样地势较陡,鼠尾藻分布在同一水平线,故在大连和青岛采样地分3个潮位设立15个固定样方(同一潮位设立5个样方),在温州采样地设立了7个固定样方,于2016年10月,2017年2月、5月和7月间在各采样地的大潮期间取样,用30 cm×30 cm的方框随机选取小样方,小样方内鼠尾藻带固着器完全铲下,样品装进塑料袋带回实验室,去除杂藻及附属物,并用过滤海水清洗干净。每次取样同时测量海区表层水温及盐度。

      表 1  样品采集海域自然条件

      Table 1.  Natural condition of sample collection sea area

    • 测量每个样方内的所有鼠尾藻的分株长度,将长度分为13个长度级(cm):0~9.9、10.0~19.9、20.0~29.9、30.0~39.9、40.0~49.9、50.0~59.9、60.0~69.9、70.0~79.9、80.0~89.9、90.0~99.9、100.0~109.9、110.0~119.9、120.0~129.9,绘制大小级结构图。

    • 对每次采样每个样方内的鼠尾藻所有主枝数进行计数,计算15个样方内单位平方米内的主枝数的平均数作为每个地区每个采样时间的主枝数,单位主枝数/m2

      图  1  样品采集地表层海水温度

      Figure 1.  Temperature of surface temperature of sample collection regions

      将固着器切除,将藻体放入烘箱,在104℃下烘至恒重,在分析天平上称其质量,记为每次采集的所有样方内单位面积的生物量的平均值,单位g/m2

    • 从每次采集的鼠尾藻中取10株鼠尾藻,对每株鼠尾藻上所有长度≥0.5 cm的侧枝进行计数,计算每株鼠尾藻的平均侧枝数,并记录最长和最短的侧枝长度。

      对每个样方内的所有主枝数计数,并记录每个样方内具侧枝、具气囊、具生殖托的主枝数。每次采集的所有样方内具侧枝、具气囊、具生殖托的主枝数占据样方内所有主枝数的比例的平均值即为具侧枝、具气囊、具生殖托的鼠尾藻的比例。

    • 参考Seely(1972)[12]的方法检测三个地区鼠尾藻的色素含量(Chl a、Chl c和岩藻黄素)。褐藻多酚含量的测定用Wang等人描述的Folin-Ciocalteu法[13-14]并进行一定的修改。

    • 采用SPSS统计软件分析,多因素方差分析用来分析地区及时间分别对各监测指标的影响。Scheffe分析检验各因素的影响作用。以p < 0.05作为显著性判别标准。分析同月份采样地水温与鼠尾藻各项指标的相关性。

    • 图 2显示大连、青岛和温州地区鼠尾藻的4个月份的大小级分布。从中可以看出,三个地区的小长度级(0~9.9 cm)藻体全年都有分布且占据的比例始终最高。三个地区鼠尾藻的长度分布存在差异:大连地区的最大长度级及长度级个数在5月达到最大,且最大长度级为120.0~129.9 cm;青岛地区的最大长度级和长度级个数在7月达到最大,且最大长度级为50.0~59.9 cm;温州地区的最大长度级和长度级个数在5月达到最大,最大长度级为60.0~69.9 cm,且7月的最大长度级及长度级个数与5月相同。

      图  2  鼠尾藻的大小级结构图

      Figure 2.  Size distribution of S.thunbergii

    • 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鼠尾藻主枝数受时间(F=30.388,p < 0.01)和地区(F=7.521,p < 0.01)显著影响(图 3)。其中,大连和温州地区7月的主枝数显著高于其他三个月份(Scheffe,p < 0.05)。青岛地区四个月份的主枝数无显著差异(Scheffe,p>0.05),2月主枝数最高,7月最低。地区间比较,10月、2月和5月均是青岛地区显著高于大连和温州地区(Scheffe,p < 0.05),7月时青岛地区显著低于大连和温州地区(Scheffe,p < 0.05)。

      图  3  三个地区主枝数的时间变化。大写字母代表同一地区各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小写字母代表不同地区同一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

      Figure 3.  Time variation of primary laterals numbers in three regions.Capital letters represen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t each time of the same region (p < 0.05).Lowercase letters indicat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different region at each time (p < 0.05)

      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鼠尾藻生物量受地区(F=30.115,p < 0.01)和时间(F=29.836,p < 0.01)显著影响(图 4)。

      图  4  三个地区生物量的时间变化。大写字母代表同一地区各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小写字母代表不同地区同一月份的显著差异性(p < 0.05)

      Figure 4.  Time variation of biomass in three regions.Capital letters represent significant difference at each time of the same region (p < 0.05).Lowercase letters indicat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different region at each time (p < 0.05)

      不同地区间的鼠尾藻生物量存在差异(Scheffe,p < 0.05)。其中,2月、5月和7月大连地区的生物量显著高于青岛和温州地区(Scheffe,p < 0.05)。10月青岛地区的生物量最高,其次为大连,温州地区最低。

      不同时间的生物量也存在显著差异(Scheffe,p < 0.05)。三个地区的生物量随时间表现出升高的趋势。7月生物量最大,显著高于其他三个月份的生物量(Scheffe,p < 0.05)。5月三个地区的鼠尾藻均处于快速生长期,生物量均在7月达到峰值。

    • 图 5中可以看出,大连地区的鼠尾藻在2月监测到侧枝,青岛和温州地区5月监测到侧枝。三个地区的鼠尾藻具侧枝的比例均为7月最高,且不同地区具侧枝的鼠尾藻占据的比例存在明显差异:7月大连和青岛地区占据的比例分别达到21.7%和28.7%,而温州地区在7月份的比例仅为5.6%。

      图  5  三个地区具侧枝的个体的百分比

      Figure 5.  Percentages of individuals with lateral branches in three regions

      比较三个地区单株鼠尾藻侧枝数达到最大值的结果,从表 2中可以看出,同时期大连地区的侧枝数最多且长度最长。大连和青岛地区的侧枝数量和长度均在7月达到最大值,且两个地区的侧枝数最大值分别为123±63个/株和85±36个/株,两个地区的最大侧枝长分别为13.1 cm和10.5 cm;温州地区的鼠尾藻的侧枝数和侧枝长则均是在5月达到最大值,分别为32±17个/株和2.7 cm。

      表 2  侧枝数及侧枝长

      Table 2.  Number of lateral branches and length of lateral branches

      图 6中可以看出,大连和温州地区的鼠尾藻在2月出现气囊,青岛地区的鼠尾藻在5月出现气囊。2月大连海区具气囊的比例为13.1%,而温州地区具气囊的鼠尾藻的比例为6.0%;5月大连和青岛地区具气囊鼠尾藻的比例分别为13.2%和14.8%,而温州地区具气囊的鼠尾藻的比例为4.8%。在7月时大连和青岛地区还存在具气囊的主枝,而在温州地区未检测到具气囊的主枝。

      图  6  三个地区具气囊的个体的百分比

      Figure 6.  Percentages of individuals with pneumathode in three regions

      图 7中可以看出,三个地区的鼠尾藻均在7月出现生殖托,其中大连和青岛地区出现具生殖托的主枝占据的比例较高, 分别为21.7%和34.0%,而温州地区的鼠尾藻具生殖托的主枝比例仅占据0.1%。大连和青岛地区具生殖托的主枝比例明显高于温州地区。

      图  7  三个地区具生殖托的个体的百分比

      Figure 7.  Percentages of individuals with receptacles in three regions

    • 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鼠尾藻Chl a含量受地区(F=85.523,p < 0.01)和时间(F=24.649,p < 0.01)显著影响(图 8)。Chl a含量存在地区和时间差异(Scheffe,p < 0.05),10月和2月的大连地区的Chl a显著高于青岛和温州地区,5月大连和温州地区的Chl a显著高于青岛地区,7月大连地区的含量显著高于青岛地区。大连地区的含量2月明显高于其他三个时间的含量。青岛和温州地区的含量均是10月最低且显著低于其他三个时间的含量,2月、5月和7月间的含量差异不显著。

      图  8  三个地区Chl a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8.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Chl a in three regions

      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鼠尾藻Chl c含量受时间(F=131.683,p < 0.01)和地区(F=66.466,p < 0.01)显著影响(图 9)。

      图  9  三个地区Chl c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9.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Chl c in three regions

      三个地区的Chl c含量均表现出了显著的时间变化(Scheffe,p < 0.05),均为2月含量最高,且2月和7月的含量显著高于10月和5月的含量。地区间的含量也存在差异(Scheffe,p < 0.05),10月三个地区的含量均差异显著,2月、5月和7月均为大连和温州地区的含量显著高于青岛地区。

      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鼠尾藻岩藻黄素含量受时间(F=14.37,p < 0.01)和地区(F=27.249,p < 0.01)显著影响(图 10)。

      图  10  三个地区岩藻黄素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10.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fucoxanthin in three regions

      三个地区的岩藻黄素含量均表现出了显著的时间变化(Scheffe,p < 0.05),青岛和温州地区的岩藻黄素含量均随着生长时间的进行色素含量逐渐升高,7月时含量最高;而大连地区的含量在2月时最高,10月最低。地区间的含量也存在差异(Scheffe,p < 0.05),同月份中大连的含量始终最高,而青岛和温州的含量接近。

      多因素方差分析显示鼠尾藻褐藻多酚含量受时间(F=56.611,p < 0.01)和地区(F=31.493,p < 0.01)的显著影响(图 11)。

      图  11  三个地区褐藻多酚含量的时间变化

      Figure 11.  Time variation of contents of phlorotannins in three regions

      不同地区间的褐藻多酚含量存在差异(Scheffe,p < 0.05)。10月和2月温州地区的含量显著高于大连和青岛地区的含量,大连和青岛之间差异不显著。5月温州地区的含量最高,其次为青岛,大连地区的含量最低,温州地区的含量显著高于大连地区的含量。7月青岛地区的含量最高,显著高于大连和温州地区,大连和温州地区间的含量差异不显著。

      时间对褐藻多酚的含量影响显著。大连地区5月含量最高,10月含量最低,5月含量显著高于另外3个月份的含量。青岛地区的含量随时间的进行表现出上升的趋势,且5月和7月的含量差异不显著,10月和2月的含量差异不显著,5月和7月的含量显著高于10月和2月的含量。温州地区5月含量最高且显著高于其他三个月份,其次为2月的含量较高,7月和10月的含量较低,显著低于2月和5月的含量。

    • 因鼠尾藻在进行营养繁殖时,藻体依靠固着器再生新的藻体,而营养繁殖贯穿全年[10],故全年中均存在小长度级藻体。有性繁殖期过后,大量出现的小长度级藻体主要由三方面产生:有性繁殖的新个体补充、通过固着器再生的新个体补充(营养繁殖)、大藻体衰退[10]。本调查发现,三个地区小长度级(0~9.9 cm)的鼠尾藻在全年均有分布,这与王志芳等人[10]对烟台芦洋湾鼠尾藻种群生物量结构的调查结果一致。

      不同地区的鼠尾藻因为环境条件的差异,其形态特征有一定的差异,生长和成熟的时间也有所不同[6]。海水的积温效应也可能是诱导鼠尾藻成熟的重要因素[6],鼠尾藻性成熟后,较多营养被分配于生殖,限制了鼠尾藻的长度生长[15]。在本调查中发现,三个地区的水温与具生殖托的主枝数占据的百分比呈负相关(表 3)。大连地区位于渤海海域,采样地人为干扰较低,且渤海海域冬季常出现海冰,同时期水温在三个地区中最低,达到诱导鼠尾藻性成熟的积温所需的时间较长,个体的营养生长时间就较长,从而表现出相同生长阶段中大连地区的鼠尾藻最大长度级最大的现象,青岛地区水温高于大连地区,且采样地因为常年有游客及市民的活动,可能也会限制了鼠尾藻最大长度级的增长,所以青岛地区鼠尾藻的最大长度级表现出比大连地区小的现象,而温州地区的水温在三个地区中最高,达到性成熟的有效积温时间短,限制了鼠尾藻长度的增长,表现出最大长度级较大连地区小的结果。

      表 3  水温与鼠尾藻形态学和生理指标的相关性系数

      Table 3.  Correlation coefficient between water temperature and morphology or physiological indicator of Sargassum thunbergii

      根据相关研究[6, 11],温度在鼠尾藻生长发育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冬季之后海水温度上升,鼠尾藻长度和生物量急剧增加,长度先达到最高值,此时侧枝继续增多,生物量在七月份达到最高值,在本文中大连、青岛和温州地区的生物量均在7月达到最高值,该结果与这一结论相符。而温州地区水温较大连和青岛地区的水温高,在7月时鼠尾藻已进入衰退期,所以7月的侧枝数和侧枝长与5月相比均降低。温州地区鼠尾藻的侧枝数较少且长度较短,这可能与温州竹屿岛的地势有关,因竹屿岛地势较陡,海浪对鼠尾藻的冲击力较大,可能会造成对鼠尾藻形态上的选择,即侧枝较少及侧枝较短的个体更有利于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下来。

      在本调查中发现,三个地区的水温与具生殖托的主枝数占据的百分比呈负相关(表 3)。三个地区鼠尾藻的生殖托均在7月被观察到,青岛和大连地区的鼠尾藻具生殖托的主枝数比例明显高于温州地区。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是温州地区的鼠尾藻成熟较早[16],7月份时生殖托已经开始脱落。鼠尾藻成熟前都伴随着海水温度的积累和上升,海水的积温效应也可能是诱导鼠尾藻成熟的重要因素[6]

    • 根据马兴宇等人[17]的研究,温度与色素之间的含量呈现出负相关性,Chl a含量受环境因子的影响较大,而Chl c则相对稳定。本文中,我们分析了三个地区温度与色素之间的相关性,除10月外,Chl a与温度间呈现出负相关关系(表 3),同时期大连地区的温度低于青岛与温州地区,大连地区的鼠尾藻Chl a含量显著高于青岛和温州地区,这与马兴宇等人的结论相一致。根据臧正蓉等人[18]的研究,温度为35℃时三角褐指藻的盐藻黄素含量低于温度为25℃时的含量。本文研究中,鼠尾藻中的岩藻黄素含量在除7月以外均与温度表现出负相关的关系,且10月与2月时为极显著的关系。

      温度和紫外辐射对褐藻多酚的含量存在影响,褐藻多酚在抵御不良环境时发挥作用[19],温度较高和紫外辐射较大,可能诱导鼠尾藻体内生成较多的褐藻多酚。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三个地区的温度与褐藻多酚含量之间呈显著正相关(表 3)。温州地区温度全年最高,且青岛比大连地区温度高,从而表现出在10月、2月和5月时温州地区的褐藻多酚含量最高,青岛居中,大连地区含量最低的形式。7月温州鼠尾藻已明显进入衰退期,叶片脱落,褐藻多酚含量显著下降。青岛地区的鼠尾藻在7月时还呈现出褐藻多酚含量增高的现象,这与严小军等人[20]对青岛鼠尾藻的褐藻多酚含量的研究结果相一致,即在夏季鼠尾藻褐藻多酚的含量显著升高,并在8月份达到最高值,而这可能与夏季辐照度增强、生物种类增多有关,因为褐藻多酚有防御植食性动物摄食的作用[21],夏季植食性海洋动物的出现可能也会诱导海藻体内产生较多的褐藻多酚抵御植食性动物,观察发现,9月时青岛鼠尾藻并未衰退,反而表现出叶片增大的现象,所以7月份青岛地区鼠尾藻生长状态良好,从而产生褐藻多酚的含量并未像另外两个地区出现降低的趋势。而大连地区在7月份褐藻多酚的含量降低,可能也与此时鼠尾藻处于衰退期有关。

    • 大连,青岛和温州地区的鼠尾藻生物量和形态均表现出了明显的地区和时间变化特征。在形态上,不同地区鼠尾藻的形态存在差异,大连地区和青岛地区的鼠尾藻个体较大,分枝数多且长度较长,而温州地区的鼠尾藻个体则较细小,侧枝数少且长度较短。三个地区的生物量均随生长时间的进行呈现逐渐升高的趋势。不同地区的鼠尾藻出现气囊和侧枝的时间不同,大连地区的鼠尾藻中优先监测到侧枝和气囊。在本次调查中三个地区的个体出现生殖托的时间一致。大连地区的鼠尾藻色素含量最高,温州居中,青岛地区的含量最低。三个地区的个体中色素含量时间变化一致。褐藻多酚的含量在地区间存在明显差异,温州地区和青岛地区的含量较高,但温州地区和大连地区鼠尾藻褐藻多酚含量在时间上变化一致,青岛地区一直呈现出上升的趋势。

      本文通过对不同地区及其四个月份的鼠尾藻的生物量结构和形态学进行调查研究,分析了不同海区和季节鼠尾藻种群的生理生态学特征,为鼠尾藻的生态保护和人工开发利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参考文献 (21)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