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广东省沿岸海域藻华发生的时空特征

田媛 李涛 胡思敏 谢学东 刘胜

引用本文:
Citation:

广东省沿岸海域藻华发生的时空特征

    作者简介: 田媛(1986-), 女, 河南郑州人, 博士研究生, 主要研究方向为浮游植物生态学研究, E-mail:tianyuan@scsio.ac.cn;
    通讯作者: 刘胜(1970-), 男, 四川广安人, 研究员, 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生态系统生态学, E-mail:shliu@scsio.ac.cn
  •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资助(2016YFC0502800);广东省科技计划项目(2015A020216013);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XDA13020100);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276160);广东省应用海洋生物学重点实验室运行经费(2017B030314052)
  • 中图分类号: Q178.53

Temporal and spatial characteristics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in Guangdong coastal area

  • 摘要: 本文收集了1980—2017年广东省沿岸藻华发生数据,并进行了系统分析,结果表明藻华发生区域主要集中于珠江口附近、大鹏湾和大亚湾水域,具有明显的时空特征。不同区域的藻华种类差异明显,广东西部多发硅藻藻华,广东中部多发甲藻藻华,广东东部多发金藻藻华。且各地区主要藻华种类的发生也呈现出不同的年际和季节差异,广东沿岸中部地区每年几乎都有藻华出现,其中大鹏湾海域在2000年以后无硅藻藻华发生,大亚湾海域在2002年之前以硅藻藻华为主,2002年以后以甲藻藻华为主;而东部和西部在2000年以前几乎无藻华发生,直到2000年以后才开始频繁出现藻华。西部地区(湛江海域)夏季多发硅藻藻华,中部地区的珠江口春季多发有毒藻华,大鹏湾春季多发夜光藻(Noctiluca scintillans)藻华,大亚湾夏秋季节多发锥状斯氏藻(Scrippsiella trochoidea)藻华,广东东部的球形棕囊藻(Phaeocystis globosa)藻华可在全年出现。综上,广东省藻华原因种类分布具有明显的地域和季节特征,因此需要对不同地区的藻华发生情况和可能诱因进行有针对性的监测和研究,采取区域化的管理,以期能够更合理高效地利用和保护广东省的海洋资源。
  • 图 1  1980—2017年广东沿岸藻华发生情况的年际变化(a)和季节变化(b)

    Figure 1.  The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a) and seasonal variation (b) from 1980 to 2017 along Guangdong coastal waters

    图 2  广东省沿岸不同区域藻华发生情况

    Figure 2.  Frequency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along Guangdong coastal waters

    图 3  广东省沿岸不同区域藻华发生的季节和年际变化

    Figure 3.  Seasonal and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in different regions of Guangdong province coastal area

    表 1  广东省沿岸海域藻华多发种类的发生区域及季节

    Table 1.  The regions and seasons of the multiple species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in Guangdong coastal area

    下载: 导出CSV
  • [1] 周名江, 朱明远, 张经.中国赤潮的发生趋势和研究进展[J].生命科学, 2001, 13(2):54-59, 53. doi: 10.3969/j.issn.1004-0374.2001.02.002
    [2] HALLEGRAEFF G M.A review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and their apparent global increase[J].Phycologia, 1993, 32(2):79-99. doi: 10.2216/i0031-8884-32-2-79.1
    [3] WELLS M L, TRAINER V L, SMAYDA T J, et al.Harmful algal blooms and climate change:Learning from the past and present to forecast the future[J].Harmful Algae, 2015, 49:68-93. doi: 10.1016/j.hal.2015.07.009
    [4] 郭皓, 丁德文, 林凤翱, 等.近20a我国近海赤潮特点与发生规律[J].海洋科学进展, 2015, 33(4):547-558. doi: 10.3969/j.issn.1671-6647.2015.04.013
    [5] 于仁成, 刘东艳.我国近海藻华灾害现状、演变趋势与应对策略[J].中国科学院院刊, 2016, 31(10):1167-1174.
    [6] 吴健鹏.广东省海洋产业发展的结构分析与策略探讨[D].广州: 暨南大学, 2008: 1-85.
    [7] 李丽, 吕颂辉.近30年广东沿海赤潮灾害的特征及成因分析[J].安全与环境学报, 2009, 9(3):83-86. doi: 10.3969/j.issn.1009-6094.2009.03.021
    [8] 齐雨藻.中国南海赤潮研究[M].广州:广东经济出版社, 2008.
    [9] 钱宏林, 梁松, 齐雨藻.广东沿海赤潮的特点及成因研究[J].生态科学, 2000, 19(3):8-16. doi: 10.3969/j.issn.1008-8873.2000.03.002
    [10] 安达六郎.赤潮生物と赤潮生态[J].水产土木(日本), 1973, 9(1):31-36.
    [11] 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Sea surface temperature (100 KM Global) (SST 100)[EB/OL].[2018-01-17].https://www.class.ncdc.noaa.gov/saa/products/search?datatype_family=SST100
    [12] 佟蒙蒙.我国赤潮的分型分级及赤潮灾害评估体系[D].广州: 暨南大学, 2006.
    [13] 冷科明, 江天久.深圳海域近20年赤潮发生的特征分析[J].生态科学, 2004, 23(2):166-170, 174.
    [14] KONDO K, SEIKE Y, DATE Y.Relationships between phytoplankton occurrence and salinity or water temperature in brackish Lake Nakanoumi, 1979-1986[J].Japanese Journal of Limnology, 1990, 51(3):173-184. doi: 10.3739/rikusui.51.173
    [15] 路静, 方和平, 李开军, 等.湛江港湾海域水质状况调查及其评价[J].交通环保, 2002, 23(3):16-18, 24.
    [16] 蒋城飞, 付东洋, 李强, 等.秋季湛江港和入海口温盐结构及生态特征[J].海洋学报, 2016, 38(11):20-31. doi: 10.3969/j.issn.0253-4193.2016.11.002
    [17] DU H, ZHANG X F, ZHANG Z T, et al.Input characteristics and risk analysis of ballast water from offshore entry ships in China[J].Marine Science Bulletin, 2017, 19(2):20-37.
    [18] 王金辉, 李亿红, 秦玉涛, 等.赤潮相关有害藻类生物入侵状况研究[C]//全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及外来有害物种防治交流研讨会论文集.上海: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 2008.
    [19] 黄长江, 齐雨藻, 黄奕华, 等.南海大鹏湾夜光藻种群生态及其赤潮成因分析[J].海洋与湖沼, 1997, 28(3):245-255. doi: 10.3321/j.issn:0029-814X.1997.03.004
    [20] 李涛, 刘胜, 黄良民, 等.广东沿岸不同海洋功能区秋季浮游植物群落结构比较研究[J].海洋通报, 2007, 26(2):50-59. doi: 10.3969/j.issn.1001-6392.2007.02.008
    [21] YU J, TANG D L, YAO L J, et al.Long-term water temperature variations in Daya bay, china using satellite and in situ observations[J].Terrestrial, Atmospheric and Oceanic Sciences, 2010, 21(2):393-399. doi: 10.3319/TAO.2009.05.26.01(Oc)
    [22] LI T, LIU S, HUANG L M, et al.Diatom to dinoflagellate shift in the summer phytoplankton community in a bay impacted by nuclear power plant thermal effluent[J].Marine Ecology Progress Series, 2011, 424:75-85. doi: 10.3354/meps08974
    [23] 李涛, 刘胜, 黄良民, 等.大亚湾一次赤潮生消期间浮游植物群落变化研究[J].热带海洋学报, 2005, 24(3):18-24. doi: 10.3969/j.issn.1009-5470.2005.03.003
    [24] 肖咏之, 齐雨藻, 王朝晖, 等.大亚湾海域锥状斯氏藻赤潮及其与孢囊的关系[J].海洋科学, 2001, 25(9):50-54. doi: 10.3969/j.issn.1000-3096.2001.09.017
    [25] 齐雨藻, 沈萍萍, 王艳.棕囊藻属(Phaeocystis)的分类与生活史(综述)[J].热带亚热带植物学报, 2001, 9(2):174-184. doi: 10.3969/j.issn.1005-3395.2001.02.016
    [26] 徐宁, 齐雨藻, 陈菊芳, 等.球形棕囊藻(Phaeocystis globosa Scherffel)赤潮成因分析[J].环境科学学报, 2003, 23(1):113-118.
    [27] LU D D, QI Y Z, GU H F, et al.Causative species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in Chinese coastal waters[J].Algological Studies, 2014, 145(1):145-168.
    [28] WANG S F, TANG D L, HE F L, et al.Occurrences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HABs) associated with ocean environments in the South China Sea[J].Hydrobiologia, 2008, 596(1):79-93. doi: 10.1007/s10750-007-9059-4
    [29] 周名江, 朱明远."我国近海有害赤潮发生的生态学、海洋学机制及预测防治"研究进展[J].应用生态学报, 2006, 21(7):673-679.
    [30] LI H M, TANG H J, SHI X Y, et al.Increased nutrient loads from the Changjiang (Yangtze) River have led to increased Harmful Algal Blooms[J].Harmful Algae, 2014, 39:92-101. doi: 10.1016/j.hal.2014.07.002
    [31] 林凤翱, 卢兴旺, 洛昊, 等.渤海赤潮的历史、现状及其特点[J].海洋环境科学, 2008, 27(S2):1-5. doi: 10.3969/j.issn.1007-6336.2008.z2.001
    [32] USUP G, PIN L C, AHMAD A, et al.Alexandrium (Dinophyceae) species in Malaysian waters[J].Harmful Algae, 2002, 1(3):265-275. doi: 10.1016/S1568-9883(02)00044-6
  • [1] 黄强景惠敏胡培 . 中国东南沿海邻近海沟潜在海啸危险性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94-601. doi: 10.12111/j.mes20190417
    [2] 钟超孙凯峰廖岩綦世斌陈清华尹倩婷徐敏 . 广东流沙湾海草分布现状及其与不同养殖生境的关系.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521-527. doi: 10.12111/j.mes20190406
  • 加载中
图(3)表(1)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46
  • HTML全文浏览量:  27
  • PDF下载量:  6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6-21
  • 录用日期:  2018-07-19
  • 刊出日期:  2020-02-20

广东省沿岸海域藻华发生的时空特征

    作者简介:田媛(1986-), 女, 河南郑州人, 博士研究生, 主要研究方向为浮游植物生态学研究, E-mail:tianyuan@scsio.ac.cn
    通讯作者: 刘胜(1970-), 男, 四川广安人, 研究员, 博士生导师, 主要研究方向为生态系统生态学, E-mail:shliu@scsio.ac.cn
  • 1.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 中国科学院热带海洋生物资源与生态重点实验室; 广东省应用海洋生物学重点实验室, 广东 广州 510301
  • 2. 中国科学院大学, 北京 100049
  • 3. 中国科学院海南热带海洋生物实验站, 海南 三亚 572000
  • 4. 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预报中心, 广东 广州 510222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资助(2016YFC0502800);广东省科技计划项目(2015A020216013);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XDA13020100);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1276160);广东省应用海洋生物学重点实验室运行经费(2017B030314052)

摘要: 本文收集了1980—2017年广东省沿岸藻华发生数据,并进行了系统分析,结果表明藻华发生区域主要集中于珠江口附近、大鹏湾和大亚湾水域,具有明显的时空特征。不同区域的藻华种类差异明显,广东西部多发硅藻藻华,广东中部多发甲藻藻华,广东东部多发金藻藻华。且各地区主要藻华种类的发生也呈现出不同的年际和季节差异,广东沿岸中部地区每年几乎都有藻华出现,其中大鹏湾海域在2000年以后无硅藻藻华发生,大亚湾海域在2002年之前以硅藻藻华为主,2002年以后以甲藻藻华为主;而东部和西部在2000年以前几乎无藻华发生,直到2000年以后才开始频繁出现藻华。西部地区(湛江海域)夏季多发硅藻藻华,中部地区的珠江口春季多发有毒藻华,大鹏湾春季多发夜光藻(Noctiluca scintillans)藻华,大亚湾夏秋季节多发锥状斯氏藻(Scrippsiella trochoidea)藻华,广东东部的球形棕囊藻(Phaeocystis globosa)藻华可在全年出现。综上,广东省藻华原因种类分布具有明显的地域和季节特征,因此需要对不同地区的藻华发生情况和可能诱因进行有针对性的监测和研究,采取区域化的管理,以期能够更合理高效地利用和保护广东省的海洋资源。

English Abstract

  • 藻华也称赤潮(red tide)或红潮,是指水体中微小的浮游生物在短时间内爆发性增殖或聚集而使水体变色的一种现象[1]。近年来,随着气候变化、沿岸海洋污染等问题的加重,藻华呈现出频率逐渐升高,新型种以及有毒有害种不断增加的趋势,因此受到了全世界的高度重视[2-3]。中国沿岸海域是藻华多发地之一,藻华特点为全年、全海域、多种类、高危害,其中主要的藻华类群为甲藻[4]。广东省沿岸海域是中国三大藻华高发地之一[5]

    广东省地处热带、亚热带地区,海域面积41.93万km2,是陆地面积的两倍多,海岸线长3368.1 km,占全国海岸线总长的1/5,为全国海岸线最长的省份[6]。同时,它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较快的省份之一。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沿岸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排放以及水产养殖业的污染,从而引起了水体的富营养化,为藻华的发生提供了物质基础。以往的学者从不同方面研究了广东省藻华发生的特点,大都认为广东省藻华发生频率不断增加,有毒种类增加,全年均可发生藻华,珠江口是藻华的高发区,富营养化和季风等是藻华发生的关键因素[7-9]。然而,最近十年对广东省藻华的研究较少,且大多集中于单次藻华或单个藻华生物的研究,系统性分析藻华特征的研究比较欠缺,并且之前的研究对不同区域的藻华特点及可能原因分析也不够全面。

    本文系统分析了1980—2017年广东省的藻华发生情况,并对藻华的空间和时间特征以及典型种类的藻华影响因素进行了分析,以期为广东省沿岸的藻华研究和海域管理提供参考性资料。

    • 1980—2017年的广东省藻华事件来源于中国海洋环境状况公报、中国海洋灾害公报、广东省海洋环境状况公报以及发表的期刊和图书,还有一些藻华事件来源于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预报中心。藻华标准的判定按照安达六郎的标准[10]

      温度数据来自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NOAA)[11]

    • 为了方便统计及寻找规律,本文将广东省沿岸海域分为以下几个藻华区域:湛江西、湛江东、茂名、阳江、江门、珠江口西部(珠江口西侧,包括珠海海域和中山海域)、珠江口东部(珠江口东侧,香港以北海域)、珠江口外(珠海至香港连线以南海域)、大鹏湾、大亚湾、汕尾、汕头和潮州市的柘林湾。

    • 有些藻华由单一种类形成,有些藻华是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种类形成的混合藻华,混合藻华按照发生在同一地点的不同种的多起藻华来计算[12]。在统计藻华月份方面,如果一起藻华横跨两个月的时间,按天数较长的月份统计,如果横跨的这两个月的天数相同,按藻华起始月份计算。同属未定种引发的藻华中可能有几起为同一种引发,也可能均为不同种引发,按藻华次数的50%估算种数[13]。广东省沿岸海域在NOAA中可获得5个经纬度(21°N,109°E;21°N,111°E;21°N,112°E;21°N,113°E;22°N,114°E;22°N,115°E;22°N,116°E;23°N,117°E)上的海表温度数据,且仅在2001—2015年有数据记录。求出这5个温度点上15 a内每月第15日的温度的平均值即为广东省沿岸海域每月的海表平均温度。

      统计结果用Sigmaplot 12.5、Golden Software Surfer 8.0和R语言3.4.1进行分析作图。

    • 1980—2017年广东省沿岸海域共记录到404起藻华,混合藻华按照发生在同一地点的多起藻华统计,最终结果为454起。从年际变化来看(图 1a),80年代藻华频率较低,每年均在10起以下,1991年和1998年有两次藻华发生高峰期(分别为26起和34起),进入2000年后藻华频率有所降低,但是每年仍有10起左右的藻华发生。

      图  1  1980—2017年广东沿岸藻华发生情况的年际变化(a)和季节变化(b)

      Figure 1.  The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a) and seasonal variation (b) from 1980 to 2017 along Guangdong coastal waters

      从季节变化来看(图 1b),广东省沿岸海域全年均可发生藻华,其中春季(3月—5月)是藻华高发季节,共发生203起,夏季(6月—8月)次之共96起,秋季(9月—11月)82起,冬季(12月—次年2月)最少共73起。甲藻藻华全年均可出现并呈现双峰特征,分别在春季(4月)和夏季(8月)出现一次大高峰(56起)和一次小高峰(25起),4月的大高峰发生的主要种类为夜光藻,发生27起,与此相对应的是春季较低的水温,其中4月份的水温为23.49℃,而8月份是广东省海水水温最高的月份,平均水温为29.45℃,此时甲藻藻华出现一个小高峰,主要种类为锥状斯氏藻(Scrippsiella trochoidea),共发生17起,占这一月份甲藻藻华总数的68.00%。硅藻藻华的全年发生规律呈现出单峰特征,即在春季(3月—5月)高发,春季共63起,其中5月份的峰值为28起。其他季节发生频率较低。金藻[主要为棕囊藻(Phaeocystis spp.)]在秋冬两季高发,共发生34起,占该门类藻华总数的65.38%。其他门类的藻华次数较少,包括针胞藻23起,纤毛虫14起,蓝藻11起,种类不详13起。

    • 从地域分布来看,广东省沿岸海域藻华产生次数最多的区域是大鹏湾(120起),其次为大亚湾(111起),珠江口也是藻华多发区,包括珠江口东70起,珠江口西18起,珠江口外23起。广东省藻华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图 2),基本上可以将广东省沿岸海域分为西部、中部和东部三个区域。其中,西部——湛江海域为硅藻藻华多发区,主要为湛江东,其中硅藻藻华所占比例为42.42%,主要种类为中肋骨条藻(Skeletonema costatum)。中部——大鹏湾、大亚湾、珠江口西、珠江口东、珠江口外、阳江和茂名为甲藻藻华多发区,甲藻藻华所占比例分别为69.17%,42.34%,50%,55.71%,60.87%,100%和75%。在甲藻藻华多发区中,大亚湾为锥状斯氏藻藻华多发区,该藻发生次数占大亚湾藻华总次数的22.52%;大鹏湾、江门市、茂名市为夜光藻(Noctiluca scintillans)藻华多发区,该藻藻华所占比例分别为41.67%,100%和75%;阳江、珠江口西、珠江口东和珠江口外的甲藻藻华引发种类比较多样,并不以某种藻类为主导,包括裸甲藻(Gymnodinium spp.)、血红哈卡藻(Akashiwo sanguinea)、无纹环沟藻(Gyrodinium instriatum)、米氏凯伦藻(Karenia mikimotoi)、双胞旋沟藻(Cochlodinium geminatum)和多环旋沟藻(Cochlodinium polykrikoides)等。东部——汕头、汕尾和柘林湾为金藻藻华多发区,金藻藻华所占百分比分别为45.45%,32.26%和62.5%,且全部为棕囊藻藻华。

      图  2  广东省沿岸不同区域藻华发生情况

      Figure 2.  Frequency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along Guangdong coastal waters

    • 广东省沿岸不同区域藻华发生的年际变化和季节变化呈现出不同的特征。由于不同的地点,藻华模式不同,根据广东省藻华发生的特征将广东省沿岸海域分为五个区域进行分析,分别为西部(包括湛江东和湛江西)、珠江口附近(包括茂名,阳江,江门、珠江口西、珠江口东和珠江口外)、大鹏湾、大亚湾和东部(包括汕尾、汕头和柘林湾)。

      整体来看,在广东沿岸中部地区(珠江口附近、大鹏湾和大亚湾)历年来均有藻华出现,但是在东西部地区,直到2000年前后才记录到藻华(图 3)。西部硅藻藻华占主导地位,其中中肋骨条藻发生次数最高,占32.5%。中部地区基本上是甲藻藻华占主导。特别是珠江口附近,1998年就有10起甲藻藻华,这10起藻华中,4起米氏凯伦藻藻华,3起裸甲藻藻华,2起无纹环沟藻藻华和1起叉状角藻(Ceratium furca)藻华。在大鹏湾海域,1990年前后是夜光藻藻华集中发生的时期,之后夜光藻藻华的发生频率明显降低;而硅藻藻华相对较少,尤其是在2000年之后基本无硅藻藻华发生。大亚湾海域在2002年之前以硅藻藻华为主,2002年之后以甲藻藻华为主;2000年是锥状斯氏藻藻华的多发年份(共发生了8起),之后,其发生频率降低,但是锥状斯氏藻依然是主要的藻华种。东部的藻华以棕囊藻为主导,但最近几年(2013—2017年)甲藻藻华开始增多,主要种类为血红哈卡藻。

      图  3  广东省沿岸不同区域藻华发生的季节和年际变化

      Figure 3.  Seasonal and interannual variation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in different regions of Guangdong province coastal area

      整体来看,广东沿岸中部地区(珠江口附近、大鹏湾和大亚湾)和西部的藻华具有明显的季节特征,东部的藻华没有明显的季节特征(图 3)。西部夏季多发硅藻藻华,其次数占夏季总次数的80%,其中中肋骨条藻是夏季藻华的高发种,占夏季藻华总数的70%。在中部地区,珠江口附近多发甲藻藻华,多发季节为春季,多发种除夜光藻(11起)以外还有多种有毒甲藻,如裸甲藻(9起)和米氏凯伦藻(4起)等;大鹏湾的藻华由夜光藻主导,多发于冬春季节,占冬春季节藻华总数的53.49%;大亚湾的藻华则明显表现为春季以硅藻为主导,夏季以甲藻为主导,锥状斯氏藻是夏秋季节的高发种,在8、9月份分别发生14起和8起,占这两个月藻华总数的70%和53.33%。东部全年各个月份发生藻华的次数基本持平,多发种球形棕囊藻(P.globosa),既可以在水温较低的冬季发生,也可以在水温较高的夏季发生。

    • 广东省沿岸海域记录的藻华种类约73种,其中甲藻32种,硅藻30种,金藻3种,针胞藻4种,蓝藻3种,纤毛虫1种。特定藻华种在某些地区高发,往往跟该种类的适应性和发生地点特殊的环境特征有关。因此本文分析了广东省沿岸藻华多发种和有毒种类的发生特点。

      (1) 多发种

      在广东省沿岸海域发生的454起藻华中,甲藻藻华有223起,是主要的藻华门类,主要种类为夜光藻(77起)和锥状斯氏藻(36起);其次为硅藻藻华,发生118起,主要种类为中肋骨条藻(43起)。金藻的发生次数仅次于甲藻和硅藻,共有52起,其中主要为球形棕囊藻(39起)(表 1)。在这77起夜光藻藻华中,有50起发生于大鹏湾且集中于冬春季节。锥状斯氏藻藻华常见于大亚湾(25起),主要发生于夏秋季,其他地区如大鹏湾、汕尾等也有此种藻华发生,但是其余地区无该种藻的藻华发生。中肋骨条藻主要发生于西部地区(主要为湛江东)和珠江口附近(主要为珠江口东部),且集中于春夏两季,占这两个地区硅藻藻华的75%~85%。球形棕囊藻藻华多发于东部(即汕头、汕尾和柘林湾),全年均可发生,这些地区的藻华次数占广东省所有球形棕囊藻藻华的43.58%。

      表 1  广东省沿岸海域藻华多发种类的发生区域及季节

      Table 1.  The regions and seasons of the multiple species of harmful algal blooms in Guangdong coastal area

      (2)有毒种

      广东省沿岸海域发生的有毒种类主要有球形棕囊藻、米氏凯伦藻、旋沟藻(Cochlodinium spp.)、卡盾藻(Chattonella spp.)和赤潮异弯藻(Heterosigma akashiwo)。球形棕囊藻藻华共39起,东部地区(汕头、汕尾和柘林湾)发生17起,是主要的发生区域,除此以外,在广东沿岸的其他区域也有棕囊藻藻华,其主要发生季节为冬季(表 1)。米氏凯伦藻藻华共发生14起,珠江口是其多发区(6起),春季是其多发季节(9起),值得注意的是,1998年一年中就发生了8起。旋沟藻在广东省沿岸共12起,其中双胞旋沟藻5起,多环旋沟藻5起,旋沟藻(未定种)2起;旋沟藻多发于秋季(7起),多发区为珠江口附近(11起)。卡盾藻共14起,该属藻类多与其他种共同发生藻华,如锥状斯氏藻和夜光藻等;春季(6起)和夏季(5起)是该属藻类的多发季节,大亚湾是其多发区,共发生10起。赤潮异弯藻共7起,其中春季发生4起,且这4起都发生于大鹏湾,另外3起发生于珠江口附近。可见,广东省的有毒藻华可在一年四季发生,珠江口附近是多发区。

    • 广东省沿岸海域的藻华发生具有明显的空间特征和时间特征,这些特征可以为我们进行海域管理、监测以及科学研究提供指导。广东沿岸西部地区(湛江海域)多发硅藻藻华,多发种为中肋骨条藻,多发季节为夏季。以往研究表明,中肋骨条藻可在广温、低盐和富营养化的水体中发生藻华[14]。湛江港是湛江东部中肋骨条藻藻华的主要发生区域。该海港深入市区内陆,因此受到居民生活、工农业和交通运输所产生的废水的污染,同时也受到了水产养殖业的污染,使该海区处于中度富营养化水平[15]。湛江港内除了遂溪河注入外,还有十几条小溪注入,因此盐度偏低[16]。上述条件为中肋骨条藻藻华的高发提供了基础。另外,有毒藻类几乎没有在湛江东部发生过,因此该区域可适度发展水产养殖业,但要推广绿色环保的养殖模式。

      珠江口及其邻近海域是藻华发生的高危区,有许多有毒藻华出现,包括米氏凯伦藻、旋沟藻、赤潮异弯藻等,棕囊藻也有7起发生于珠江口附近。仅1998年3月中旬至4月初在珠江口和香港海域发生的米氏凯伦藻藻华就造成了两地水产养殖业损失近3.5亿元(1998年中国海洋灾害公报)。珠江口是重要的港口区,其中海运中压舱水的排放量占全国第三位,仅次于长江口区和环渤海区[17]。大量压舱水的带入必然导致有毒有害藻类的引入。其中,米氏凯伦藻、赤潮异弯藻和球形棕囊藻已经被证明是外来入侵物种[18]。另外珠三角海洋经济区是全国沿海三大经济圈之一,珠江口位于珠三角海洋经济区的中心地带,高速的经济发展导致该海区的水环境持续恶化,溶解无机氮(dissolved inorganic nitrogen,DIN)和溶解无机磷(dissolved inorganic phosphorus,DIP)含量显著高于周边海域[7],造成该海域长期处于富营养化状态。因此,压舱水带来的有毒有害种种源以及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恶化,可能是珠江口有毒有害藻华高发的重要原因。如何有效管理海运过程中的压舱水以及有效降低珠江口海区的水污染程度,是该地区藻华治理的关键。

      大鹏湾多发夜光藻藻华。夜光藻作为一种异养生物具有以下特点:喜冷水、无休眠期,盐度的突然下降会导致其死亡,藻华发生时海区不需要富营养化[19]。与广东省其他海域(特别是柘林湾和珠江口海域)相比,大鹏湾属于水质较好的海区[20],且无大的河流注入,一般不会产生低盐环境,与大亚湾相比水温较低,在冬季时的低温就可能促使夜光藻发生藻华。夜光藻作为一种无毒性的藻类,其爆发性增殖和死亡造成的水体缺氧,也会使水产养殖业蒙受损失,但一般不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并且大鹏湾最近几年夜光藻藻华次数有所降低,由夜光藻引发灾害事件的可能性较低。因此,大鹏湾的藻华治理任务相对较轻,但也应做好监测工作,避免大的藻华灾害事件的发生。

      锥状斯氏藻藻华主要发生于大亚湾的夏秋季(表 1)。大亚湾海域由于受核电站温排水以及全球变暖的影响,在核电站建成之前(1994年之前)的升温速率为0.05℃/a,在核电站建成之后变为0.09℃/a,升温速率加快[21]。Li[22]等研究发现核电站排水口海域表层水温从1982年到2005年升高了6.8℃。以往的研究大都认为,升温是锥状斯氏藻藻华发生及持续的可能原因[23]。本研究也发现,该藻藻华的多发月份为广东省水温最高的月份(29.45℃)。同时,大亚湾底质中存在大量锥状斯氏藻休眠孢囊,也为其藻华多发提供了必要条件。另外,在大鹏湾发生的7起锥状斯氏藻藻华中,有5起与大亚湾藻华几乎发生于同一时期(2000年9月、2003年8月、2010年8月、2012年7月和2012年8月)。肖咏之等[24]认为在大亚湾的藻华结束后,相继在邻近的大鹏湾等海域发生的锥状斯氏藻藻华是由于暂时性孢囊萌发所致。因此,升温和休眠孢囊以及暂时性孢囊都可能是锥状斯氏藻发生藻华的关键因素。应在夏秋季加强对该海区的藻华监测,尽量降低锥状斯氏藻藻华发生对海域生态环境的影响。

      东部地区(汕头、汕尾和柘林湾海域)多发棕囊藻藻华。棕囊藻藻华需要富营养化的环境,DIN和Fe是其发生的关键因素[25]。柘林湾整个海湾处于严重富营养化程度,黄冈河从顶部流入柘林湾,陆源污染和高密度水产养殖是其富营养化的主要原因;而柘林湾的Fe含量也较高[26]。汕头港整个海域氮污染较严重,磷污染相对较轻,污染排放源主要有榕江和外沙河,河流的注入是Fe的主要来源。总体来看,粤东地区的棕囊藻藻华自2000年左右开始出现并逐年增多,与此相对应的是2000年左右是粤东地区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以汕头为例,1988年汕头市的GDP为73.59亿元,而1998年就增加到了423.18亿元[8],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不容忽视。因此,严重的富营养化和Fe的注入,可能是广东东部棕囊藻藻华高发的主要原因。这些地区应大力控制污染源的排放,逐步减轻海域的富营养化程度,同时也应高度重视藻华的监测工作。

    • 整体来看,广东省的藻华趋势与中国的藻华趋势基本相同,都是在1990年和2000年左右出现了两次藻华高峰期[12, 27],菲律宾也在1991年和1998年出现两次藻华高峰期,马来西亚的藻华高峰期为1994—1998年,越南为1999和2002年[28],其中1998年为厄尔尼诺年,因此气候变化可能是这些地区在1998年前后藻华高发的原因。中国沿岸海域春季多发甲藻藻华,菲律宾夏季多发甲藻藻华,越南夏季藻华多发,但是多发种比较多样,而马来西亚的藻华在全年都较平均。在多发种方面,广东沿海海域的多发藻华种类为夜光藻、球形棕囊藻、中肋骨条藻和锥状斯氏藻,有毒种较少;东海海域为东海原甲藻、米氏凯伦藻和亚历山大藻等[29],渤海海域主要为夜光藻、中肋骨条藻、赤潮异弯藻、球形棕囊藻[4];而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多发种为可产生麻痹性贝毒毒素(paralytic shellfish poisoning,PSP)的扁甲藻(Pyrodinium bahamense),1980—2003年,扁甲藻在马来西亚就发生了300多起藻华,越南海域的多发种与广东沿岸海域相似,主要有夜光藻,中肋骨条藻和球形棕囊藻[28]。在多发种的更替方面,广东沿岸海域的大鹏湾和大亚湾在2000年以后出现了硅藻藻华减少,甲藻藻华增多的现象;东海海域藻华优势类群在2000年之前以硅藻和异养性的夜光藻形成的藻华为主,2000年以后, 东海原甲藻、米氏凯伦藻和亚历山大藻等甲藻形成的藻华开始占据优势[30];渤海海域在2000年之前的藻华种类绝大多数是夜光藻,在2000年以后,有毒甲藻类的比例增加[31]。在1990年之前,东南亚的藻华多为扁甲藻藻华,且集中于马来西亚的沙巴州,1990年之后在马来西亚半岛(Peninsula Malaysia)的东部和西部出现了亚历山大藻(Alexandrium sp.)藻华,并有增多的趋势[32]。综上所述,广东沿岸海域的藻华多发种中有毒种相对较少,其藻华发生模式与中国沿岸其他海域及东南亚相比,各有异同。但总体来说,上述地区藻华形势越来越严峻。

    • 广东省的藻华发生具有明显的区域和时间特征,为了能够有效降低藻华对广东省沿岸海域的影响,合理开发和利用海洋资源,本文提出以下几点建议。首先,广东省的藻华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可以通过现场观测和模拟实验的方法弄清主要藻华种(如锥状斯氏藻、球形棕囊藻、夜光藻等)的生理生态特点,继而研究它们在特定海域发生藻华的机理,为控制藻华提供理论依据。其次,广东省海岸线较长,藻华种类多样,结合长时空序列数据进行深入分析,有助于我们掌握藻华生物演替规律。但是想要了解大范围的浮游植物种群分布规律及藻华发生规律,为预测藻华发生提供依据,不仅要收集相关管理部门的信息,还要积极动员社会力量(包括科研人员和相关社会团体等)为藻华监测提供信息。广东省藻华监测的重点时间和地点为春季的珠江口附近,夏秋季的大亚湾,秋冬季节的广东东部海域。最后,虽然藻华的原因各异,但是沿岸海域的富营养化是藻华的基础和首要条件,因此降低水体富营养化,是治理藻华的关键[30]

    • (1) 广东省的藻华具有明显的时空特征,西部多发硅藻藻华,中部多发甲藻藻华,东部多发金藻藻华;多发地区为珠江口附近、大鹏湾和大亚湾;春季多发夜光藻藻华,夏季多发中肋骨条藻和锥状斯氏藻藻华,球形棕囊藻藻华可在全年发生。

      (2) 河流带来的淡水输入以及陆源营养物质的输入、压舱水导致的外来有毒有害藻类的引入、核电站的温排水影响及底层休眠孢囊的存在可能是造成广东省藻华发生的原因。

      (3) 与中国其他海域及东南亚部分海域的藻华发生模式相比,广东沿岸的藻华多发种中的有毒种相对较少,藻华发生模式各有异同点。但总体来说,上述地区的藻华发生形势均越来越严峻。

参考文献 (32)

目录

    /

    返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