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核心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ISSN 1007-6336
  • CN 21-1168/X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及对河口环境的指示

杨志 叶金清 杨青 郭皓

引用本文:
Citation: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及对河口环境的指示

    作者简介: 杨志(1983-), 男, 山东烟台人, 硕士, 研究方向为海洋生态评价研究, E-mail:yangzhisd@126.com;
    通讯作者: 叶金清, 工程师, E-mail:cindyyang81@hotmail.com
  • 基金项目: 国家海洋局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201607);国家自然科学基金(41576149);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201305030)
  • 中图分类号: X176

Zooplankton diversity and its relationships with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 the Liaohe estuary

  • 摘要: 于2013年8月(夏)、10月(秋)和2014年5月(春)在辽河口海域开展浮游动物多样性监测,研究了浮游动物种类组成和数量分布的时空变化特征,探讨了浮游动物多样性与河口盐度变化、富营养化等的关系。结果表明: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种类的季节更替明显,从夏季到秋季更替率为40.91%;从秋季到春季更替率为35.29%;夏季第一优势种为小拟哲水蚤(Paracalanus parvus),春、秋季为双毛纺锤水蚤(Acartia bifilosa)。夏季浮游动物种(类)数明显高于春、秋季,由夏季阶段性浮游动物类群数增加所致,而桡足类的种类数季节间差异很小。春季浮游动物数量显著高于夏、秋季,其数量高达(6.4±1.3)×104 ind./m3,秋季数量最低为(5.5±0.6)×103 ind./m3。夏季多样性指数和均匀度指数高于春、秋季。浮游动物多样性的平面分布与盐度呈显著正相关,与无机氮和磷酸盐浓度显著负相关。河口指示性种类火腿伪镖水蚤(Pseudodiaptomus poplesia)的数量的平面分布与盐度呈显著负相关,与无机氮、磷酸盐浓度显著正相关。本研究能够为我国河口海域的生态监测和管理等提供参考依据。
  • 图 1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采样站位

    Figure 1.  Sampling stations of zooplankton in the Liaohe estuary

    图 2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数量的季节分布

    Figure 2.  Seasonal distribution of zooplankton abundance in the Liaohe estuary

    图 3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指数的季节分布

    Figure 3.  Seasonal distribution of zooplankton diversity H′ in the Liaohe estuary

    表 1  辽河口主要环境因子的季节变化

    Table 1.  Seasonal variation on the main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 the Liaohe estuary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浮游动物种类组成和百分比

    Table 2.  Species composition and percent of zooplankton

    下载: 导出CSV

    表 3  浮游动物的平面分布与环境因子的Sperman相关性分析

    Table 3.  Sperman analysis between zooplankton distribution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下载: 导出CSV

    表 4  火腿伪镖水蚤的种群数量与环境因子的Sperman相关性分析

    Table 4.  Sperman analysis between the abundance of P.poplesia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下载: 导出CSV
  • [1] 白军红, 邓伟.中国河口环境问题及其可持续管理对策[J].水土保持通报, 2001, 21(6):12-15.
    [2] 唐启升.全球海洋生态系统动态研究计划正在发展[J].海洋科学, 1993(2):21-23.
    [3] 杨宇峰, 王庆, 陈菊芳, 等.河口浮游动物生态学研究进展[J].生态学报, 2006, 26(2):576-585.
    [4] 李开枝, 尹建强, 黄良民.河口浮游动物生态学研究进展[J].海洋科学, 2007, 31(3):72-75.
    [5] 王建步, 张杰, 陈景云, 等.近30余年辽河口海岸线遥感变迁分析[J].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1):86-92.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116
    [6] 谌艳珍, 方国智, 倪金, 等.辽河口海岸线近百年来的变迁[J].海洋学研究, 2010, 28(2):14-21.
    [7] 易柏林.双台子河口氮、磷营养盐的地球化学研究[D].青岛: 中国海洋大学, 2013: 1-73.
    [8] 孙书涵, 王冬艳, 胡克, 等.双台子河口区水中重金属污染评价及其生态效应分析[J].世界地质, 2007, 26(1):75-79.
    [9] 中国海湾志编纂委员会.中国海湾志-第十四分册|重要河口[M].北京:海洋出版社, 1998:440-447.
    [10] GB17378.7-2007, 海洋监测规范第7部分: 近海污染生态调查和生物监测[S].
    [11] 毕洪生, 孙松, 高尚武, 等.渤海浮游动物群落生态特点Ⅰ.种类组成与群落结构[J].生态学报, 2000, 20(5):715-721.
    [12] 董志军, 杨青, 孙婷婷, 等.黄河口邻近海域浮游动物群落时空变化特征[J].生态学报, 2017, 37(2):659-667.
    [13] 郭沛涌, 沈焕庭, 刘阿成, 等.长江河口浮游动物的种类组成、群落结构及多样性[J].生态学报, 2003, 23(5):892-900.
    [14] 黄良民, 王华祥.珠江口及邻近海域环境动态与基础生物结构初探[J].海洋环境科学, 1997, 16(3):1-7.
    [15] LEIBOLD M A.Biodiversity and nutrient enrichment in pond plankton communities[J].Evolutionary Ecology Research, 1999, 1:73-95.
    [16] 商栩, 王桂忠, 李少菁.福建九龙江口火腿许水蚤各发育期耐盐能力与生态分布的关系[J].台湾海峡, 2005, 24(3):330-338.
    [17] WEI H, HE Y C, LI Q J, et al.Summer hypoxia adjacent to the Changjiang Estuary[J].Journal of Marine Systems, 2007, 67(3/4):292-303. doi: 10.1016/j.jmarsys.2006.04.014
    [18] DUAN S W, ZHANG S, HUANG H Y.Transport of dissolved inorganic nitrogen from the major rivers to estuaries in China[J].Nutrient Cycling in Agroecosystems, 2000, 57(1):13-22. doi: 10.1023/a:1009896032188
    [19] 于立霞, 简慧敏, 王兆锟, 等.夏季辽河口各形态营养盐的河口混合行为[J].海洋科学, 2011, 35(12):68-74.
    [20] LAPRISE R, DODSON J J.Environmental variability as a factor controlling spatial patterns in distribution and species diversity of zooplankton in the St.Lawrence Estuary[J].Marine Ecology Progress Series, 1994, 107:67-81. doi: 10.2307/24844779
  • [1] 李浩然刘光兴马静陈洪举 . 夏、秋季黄河口及邻近水域浮游动物群落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5): 631-639.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502
    [2] 张皓宋昌民闫启仑刘晖樊景凤杨青 . 辽河口春、夏季浮游动物空间生态位的比较.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6): 920-925.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619
    [3] 刘紫玟魏雪馨许运凯葛振鸣王东启 . 盐度对长江河口芦苇湿地甲烷排放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3): 356-361, 388.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307
    [4] 杨旖祎李轶叶属峰 . 乐清湾盐度环境梯度下浮游植物生态阈值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4): 499-504.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405
    [5] 叶志林曹洁茹吴霓江天久 . 温度, 光照和盐度对产麻痹性贝类毒素藻类生长及产毒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3): 321-325, 348. doi: 10.12111/j.cnki.mes20180301
    [6] 宋洪军张朝晖刘萍张学雷王宗灵 . 莱州湾海洋浮游和底栖生物多样性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6): 844-851.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608
    [7] 顾书瑞李琦孙涵李雨苑刘光兴陈洪举 . 强降雨对胶州湾浮游动物群落结构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2): 190-195.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206
    [8] 贺雨涛刘光兴房静陈洪举 . 2008年夏季南黄海浮游动物群落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4): 494-502. doi: 10.12111/j.mes20190402
    [9] 雷发灿李雨苑刘光兴庄昀筠陈洪举 . 春季黄海WP2型网采浮游动物的群落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4): 585-592, 599. doi: 10.12111/j.mes.20190066
    [10] 刘昆孙永光齐玥王伟伟袁秀堂付元宾李培英 . 潮间带沉积物粒度空间分异及其与TC、TN的空间相关性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8, 37(1): 95-100, 150. doi: 10.13634/j.cnki.mes20180115
    [11] 王建步张杰陈景云孙伟富马毅 . 近30余年辽河口海岸线遥感变迁分析.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1): 86-92.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116
    [12] 杨阳邹立简慧敏 . 辽河口秋季有色溶解有机物的光谱特征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7, 36(1): 94-100. doi: 10.13634/j.cnki.mes20170116
    [13] 张学庆王兴刘睿赵骞 . 辽河口潮能通量与潮能耗散的数值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1): 20-26,67.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104
    [14] 侯文昊卢伟志赵开远张家林张瑞瑾雷威廖国祥刘长安 . 辽河口红海滩天津厚蟹种群时空分布特征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2): 272-277. doi: 10.12111/j.mes20190216
    [15] 刘青刘冰莉王仁锋张默崔延超许东海 . 光照强度和盐度对塔玛亚历山大藻生长的影响. 海洋环境科学, 2015, 34(2): 199-205. doi: 10.13634/j.cnki.mes20150208
    [16] 张楠楠丁光辉李雪瑶刘全斌薛欢欢崔福旭张晶 . 氧化石墨烯在不同盐度水体中的聚沉行为研究. 海洋环境科学, 2019, 38(2): 238-243. doi: 10.12111/j.mes20190211
    [17] 王中瑗张宏康余汉生李小敏蔡剑文蔡斯斯 . 快速分离富集火焰原子吸收测定不同盐度海水中溶解态锌的新方法.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4): 618-622.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422
    [18] 钱健贾怡然丰卫华陈立红陈德慧黄宝兴 . 椒江口海域营养盐及富营养状况的时空变化.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5): 743-749.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517
    [19] 李保石厉丞烜金玉休纪鹏赵晓龙何帅 . 广海湾海域营养盐时空分布及富营养化评价. 海洋环境科学, 2020, 39(x1): 1-7. doi: 10.12111/j.mes.20190171
    [20] 李欣钰康美华侯鹏飞高翔李娜姚庆祯 . 2013年胶州湾溶解营养盐时空分布特征. 海洋环境科学, 2016, 35(3): 334-342. doi: 10.13634/j.cnki.mes20160303
  • 加载中
图(3)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807
  • HTML全文浏览量:  128
  • PDF下载量:  15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8-07-05
  • 录用日期:  2018-11-19
  • 刊出日期:  2020-02-20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及对河口环境的指示

    作者简介:杨志(1983-), 男, 山东烟台人, 硕士, 研究方向为海洋生态评价研究, E-mail:yangzhisd@126.com
    通讯作者: 叶金清, 工程师, E-mail:cindyyang81@hotmail.com
  • 1. 哈尔滨理工大学 荣成学院, 山东 荣成 264300
  • 2. 国家海洋局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 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 辽宁 大连 116023
基金项目: 国家海洋局近岸海域生态环境重点实验室(201607);国家自然科学基金(41576149);海洋公益性行业科研专项(201305030)

摘要: 于2013年8月(夏)、10月(秋)和2014年5月(春)在辽河口海域开展浮游动物多样性监测,研究了浮游动物种类组成和数量分布的时空变化特征,探讨了浮游动物多样性与河口盐度变化、富营养化等的关系。结果表明: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种类的季节更替明显,从夏季到秋季更替率为40.91%;从秋季到春季更替率为35.29%;夏季第一优势种为小拟哲水蚤(Paracalanus parvus),春、秋季为双毛纺锤水蚤(Acartia bifilosa)。夏季浮游动物种(类)数明显高于春、秋季,由夏季阶段性浮游动物类群数增加所致,而桡足类的种类数季节间差异很小。春季浮游动物数量显著高于夏、秋季,其数量高达(6.4±1.3)×104 ind./m3,秋季数量最低为(5.5±0.6)×103 ind./m3。夏季多样性指数和均匀度指数高于春、秋季。浮游动物多样性的平面分布与盐度呈显著正相关,与无机氮和磷酸盐浓度显著负相关。河口指示性种类火腿伪镖水蚤(Pseudodiaptomus poplesia)的数量的平面分布与盐度呈显著负相关,与无机氮、磷酸盐浓度显著正相关。本研究能够为我国河口海域的生态监测和管理等提供参考依据。

English Abstract

  • 河口区是连接淡水生态系统与海洋生态系统的生态交错区,是许多经济鱼类的产卵场和索饵场,我国主要河口包括黄河口、长江口、珠江口等以及本文的研究对象——辽河口都是重要的渔业水域;然而,河口周边往往也是人口密集、经济发达区,长期以来的不合理开发利用,已导致我国河口生境退化、生物多样性下降、环境污染加剧等环境问题[1]日益突显,河口生态环境敏感脆弱。浮游动物作为初级生产和渔业资源的中间媒介[2],在国内外均被列为河口生态系统重要研究对象之一,在种类组成、优势种、生态群落、生物量、时空分布及其环境影响因素等方面均开展过研究,其群落结构变化主要受食物、温度、盐度、被摄食以及径流等因素的影响[3-4]

    辽河原名双台子河,为辽河下游盘锦境内河段,也是目前辽河唯一的入海通道。由于大规模的养殖开发和盐田建设围海,辽河口局部河道和入海口门已逐渐变窄[5];海岸线发生明显变迁,辽河口景观格局明显改变[6]。该海域富营养化[7]、重金属污染[8]等问题备受关注,这些也是我国河口海域的共性问题。以辽河口为例,研究其浮游动物多样性与河口盐度变化、富营养化等的关系,能够为我国河口海域的生态监测和治理等提供参考依据。

    • 本研究海域辽河口位于渤海北部的辽东湾海域,辽东湾一般11月中下旬结冰,翌年3月中下旬终冰,辽河口经由河流径流的淡水输入主要集中在7—9月[9]。于2013年8月(夏)、10月(秋)和2014年5月(春)在辽河口海域开展浮游动物多样性监测,共布设29个采样站位(图 1),采用浅水Ⅰ、Ⅱ型网自底层至表层垂直拖网,所获样品用终浓度为5%的甲醛溶液固定;同步获取水深、水温、盐度、溶解氧、悬浮物、硝酸盐、磷酸盐等,其测定方法按照《海洋监测规范》(GB17378-2007)[10]

      图  1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采样站位

      Figure 1.  Sampling stations of zooplankton in the Liaohe estuary

    • 浮游动物优势度(Y)的计算公式和优势种的定义:

      式中:ni为第i种的个体数;fi为该种的站位出现频率; N为样品中的总个体数,取浮游动物优势度Y≥0.02的种为优势种。

      浮游动物多样性指数(H′)和均匀度指数(J)的计算公式:

      式中:S为样品中的种类总数;PiniN的比值;H′为Shannon-Weaver多样性指数值;Hmax为log2S,表示多样性指数的最大值。

      浮游动物种类更替率(R)的计算公式:

      式中:R为种类的月更替率;ab分别为相邻两个月份的物种数;c为相邻两个月份共有物种的个数。浮游动物种(类)数:合并统计浅水Ⅰ、Ⅱ型网样浮游动物种(类)的鉴定结果,其中浮游幼虫(体)仅鉴定到大类,除浮游幼虫(体)外的其它类群均鉴定到种的水平。文中所涉及的优势度、数量、多样性指数和均匀度指数等计算,其数据均来源于浅水Ⅱ型网样的鉴定分析结果。

      采用SPSS 19.0的Sperman相关性分析浮游动物与环境因子之间的关系,浮游动物参数包括数量、物种数和多样性指数,环境因子包括水深、水温、盐度、溶解氧、悬浮物、硝酸盐、磷酸盐。该分析也被应用于探讨河口指示种的种群数量分布与环境因子的关系,统计分析前种群数量需进行log(x+1)转换。采用Kruskal-wallis非参数检验和Dunn’s多重比较分析不同季节浮游动物数量和多样性的差异显著性。本研究所涉及的平均值表示为平均值±标准差(SD)。

    • 所监测海域海水盐度夏季最低为17.85±4.04,春季最高为27.38±2.18,秋季为20.44±3.57。溶解氧含量春、秋季较高,分别为8.30±3.5 mg/L和8.13±0.50 mg/L,夏季最低为7.44±1.46 mg/L,三个季节均没有发现低氧(< 5 mg/L)站位。无机氮浓度夏季最高,为1743.97±567.28 μg/L;而磷酸盐的浓度秋季最高,为446.42±28.16 μg/L。主要环境因子监测结果见表 1

      表 1  辽河口主要环境因子的季节变化

      Table 1.  Seasonal variation on the main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 the Liaohe estuary

    • 辽河口海域的淡水输入主要集中在7—9月份,夏季(8月)属于丰水期,而春(5月)、秋季(10月)淡水输入量均较低[9],本研究发现夏季浮游动物的种(类)数显著高于春、秋季,桡足类的种类数季节间差异很小,夏季高的种(类)数主要由阶段性浮游动物(即底栖动物的浮游幼虫)类群数增加所致。三个航次共鉴定出浮游动物8大类28种和浮游幼虫(体)20大类(表 2)。夏季浮游动物的种类组成最为丰富,其中浮游幼虫(体)的类群数最高,高达20大类,占夏季浮游动物总种(类)数的47.62%,这是夏季浮游动物总种(类)数最高的主要因素。桡足类的物种数季节差异较小,春、夏季均为14种,秋季为13种。此外,水螅水母类和被囊类仅在夏季出现,介形类仅在春季航次出现。该河口海域浮游动物种类的季节更替明显,从夏季到秋季更替率为40.91%;从秋季到春季更替率为35.29%。

      表 2  浮游动物种类组成和百分比

      Table 2.  Species composition and percent of zooplankton

      夏季浮游动物第一优势种为小拟哲水蚤(Paracalanus parvus),春、秋季为双毛纺锤水蚤(Acartia bifilosa),这与渤海浮游动物主要优势种[11]一致。夏季航次浮游动物优势种按优势度高低依次为小拟哲水蚤、双毛纺锤水蚤、拟长腹剑水蚤(Oithona similis)、桡足类幼体、无节幼体、强额拟哲水蚤(Paracalanus crassirostris)和太平洋纺锤水蚤;秋季航次优势种为双毛纺锤水蚤、小拟哲水蚤、强壮箭虫(Sagitta crassa)和强额拟哲水蚤;春季航次优势种为双毛纺锤水蚤、无节幼体、克氏纺锤水蚤(Acartia clausi)和火腿伪镖水蚤(Pseudodiaptomus poplesia)。夏季第一优势种小拟哲水蚤优势度为0.37,双毛纺锤水蚤次之,优势度为0.13;秋季小拟哲水蚤优势度降低为0.06,而双毛纺锤水蚤优势度升高至0.81;春季双毛纺锤水蚤优势度为0.76,仍占绝对优势。值得指出的是该河口浮游动物半咸水种的代表种火腿伪镖水蚤在春季时优势度高于夏、秋季,春季其优势度为0.05,为优势种之一;而在夏、秋季其优势度均小于0.01,未能成为优势种。

    • 该海域浮游动物的数量呈明显的季节变化,Kruskal-wallis非参数检验表明春季浮游动物数量明显高于夏、秋季(p<0.05),这与同处于渤海的黄河口[12]的分布规律不一致,后者被观测到夏季浮游动物数量最高。辽河口海域春季浮游动物平均数量达(6.39±6.24)×104 ind./m3;夏季次之,为(1.82±1.24)×104 ind./m3;秋季最低,其平均数量为(5.54±3.33)×103 ind./m3

      夏季,浮游动物数量的平面分布呈河口向远岸逐渐增多的趋势;秋季,其数量分布大致呈自东向西增多的趋势;而春季,整个河口海域浮游动物数量均较高,平面分布呈斑块性分布(图 2)。

      图  2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数量的季节分布

      Figure 2.  Seasonal distribution of zooplankton abundance in the Liaohe estuary

    • 物种多样性的季节变化规律不同于数量的季节变化,Kruskal-wallis非参数检验表明夏季丰水期浮游动物多样性指数和均匀度指数均显著(p < 0.05)高于春、秋季,这与长江口[13]、珠江口[14]的规律一致。夏季辽河口海域各站位浮游动物样品的多样性指数在0.99~3.44之间,平均指数为2.41±0.57;均匀度指数介于0.26~0.75之间,平均为0.58±0.12。秋季各站位浮游动物样品的多样性指数在0.63~2.21之间,平均指数为1.15±0.46;均匀度指数介于0.20~0.79之间,平均为0.34±0.14。春季各站位浮游动物多样性指数在0.60~2.30之间,平均指数为1.19±0.50;均匀度指数介于0.16~0.59之间,平均为0.33±0.13。

      多样性指数的平面分布规律也不同于数量的平面分布,三个季节多样性指数的低值区均位于研究海域的中部,近河口区和远岸区多样性指数增大(图 3)。

      图  3  辽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指数的季节分布

      Figure 3.  Seasonal distribution of zooplankton diversity H′ in the Liaohe estuary

    • 盐度是决定河口海域浮游动物种类和数量分布模式的重要环境因子之一[15]。Sperman相关性分析的结果(表 3)表明,三个季节辽河口浮游动物种(类)数的平面分布均与海水盐度呈显著正相关,换言之,种(类)数的平面分布随着盐度的升高而增加;该现象与其它河口如九龙江口等类似,有学者认为应从环境、动物本身的内在因素等多个方面来理解这一现象[3]。此外,浮游动物总数量的平面分布与海水盐度在秋季也呈显著正相关,在春、夏季相关性不显著(表 3)。与之相对照的是,三个季节河口半咸水种火腿伪镖水蚤数量的平面分布均与盐度呈显著负相关(表 4),表明盐度是影响该河口种类数量分布的重要因素之一,这种负相关关系也进一步佐证了火腿伪镖水蚤属于辽河口海域淡水输入指示种。该种类是春季该河口海域浮游动物优势种,但在夏、秋季优势度均较低,未能成为优势种,推测这种种群结构的季节变化可能与种间竞争[16]等其它生物和环境因素有关。

      表 3  浮游动物的平面分布与环境因子的Sperman相关性分析

      Table 3.  Sperman analysis between zooplankton distribution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表 4  火腿伪镖水蚤的种群数量与环境因子的Sperman相关性分析

      Table 4.  Sperman analysis between the abundance of P.poplesia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辽河口海域富营养化问题[7]较为突出,但不存在长江口海域等的低氧问题[17],本研究三个季节均未发现低氧站位。即便与我国三大主要河口[18]相比,辽河口无机氮含量也处于较高水平(研究区域夏季含量高达125 μmol/L),沿岸工农业污水的排放和河流输入是辽东湾海域高无机氮含量的主要原因[19]。对封闭水体的营养盐加富实验表明:在总氮、总磷浓度最高时,浮游植物和浮游动物的种类丰富度均明显下降[20]。本研究(表 3)发现夏季浮游动物的种(类)数、多样性指数的平面分布均与无机氮、磷酸盐呈显著负相关;秋季浮游动物数量的平面分布与无机氮、磷酸盐呈显著负相关,种(类)数与磷酸盐负相关;浮游动物多样性的平面分布与氮、磷营养盐的这种负相关关系,暗示着进一步的富营养化可能导致该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的降低。

    • (1) 辽河口海域夏季浮游动物的种(类)数显著高于春、秋季,主要由夏季阶段性浮游动物类群数增加所致,桡足类的种类数季节间差异很小;春季浮游动物数量明显高于夏、秋季;夏季浮游动物多样性指数和均匀度指数显著高于秋、春季。

      (2) 三个季节浮游动物种(类)数的平面分布均与海水盐度呈显著正相关,秋季总数量的平面分布与盐度显著正相关;三个季节河口半咸水种火腿伪镖水蚤数量的平面分布均与盐度显著负相关,佐证了该种类是辽河口海域淡水输入重要指示种之一。

      (3) 夏季浮游动物种(类)数、多样性指数的平面分布均与无机氮、磷酸盐呈显著负相关;秋季数量的平面分布与无机氮、磷酸盐呈显著负相关,种(类)数与磷酸盐呈显著负相关;这些负相关关系暗示着进一步的富营养化可能导致该河口海域浮游动物多样性的降低。

参考文献 (20)

目录

    /

    返回文章